-

第2501章

西南變故

“布偶靈族的契約,一旦簽下,受天道監視,誰都不可能撕毀!”

轟!

這句話,不亞於九天神雷,直接在秦龍宇腦海內炸開,震得他心神狂顫。

“您……您是說,我跟布布哢簽訂的契約,全都是有效的,我所欠下的源幣,一分不少都要還?”

秦龍宇頭皮發麻,道。

說實話,他都不知道自己最後被布布哢坑著簽下多少個億的源幣借條了。

這叫他怎麼去還啊!

秦龍宇嚇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因未到痛苦時啊!

“對的,布偶靈族的詭異,比你想象的還要可怕得多,剛纔老夫之所以全力以赴的追殺那傢夥,就是想趁著協議到期之前,將之斬殺,隻可惜,那傢夥太狡猾了,一看形勢不對就跑。”

白髮老者臉上露出濃濃的遺憾。

可誰也冇有注意到,這會兒,他眼底之中,卻有一抹平靜且戲謔的光芒在閃爍。

說到底,他剛纔的憤怒,三分真七分假。

他真正的目標,可不是布布哢,而是秦龍宇啊!

這年頭,傳人不好找呀!

他可是費了好大的功夫,才讓秦天帝同意把自己兒子交給他來教導的。

要不然,皇室之中那麼多護法,隨便出來一個,都能把布布哢給轟走,可偏偏為什麼是他出手了?

這還不就是衝著秦龍宇來的!

“那我簽下的那麼多欠條,豈不是都要還?”

秦龍宇一臉欲哭無淚。

那麼多源幣,就算是把他給賣了也湊不出來啊!

“還是一定要還的,否則,扯上布偶一族的因果,那就麻煩了,除非你這輩子就隻是永遠待在蒼龍大陸之中。”

秦老祖目光一閃,道。

“什麼?老祖,您的意思是說,我們都有機會離開蒼龍大陸,去到更廣闊的世界?”

秦龍宇雙眼發亮,道。

“誰跟你說,離開蒼龍大陸就一定是去到更廣闊的世界了?彆總是羨慕這羨慕那的,我跟你說,外麵世界的月亮,冇有比我們這圓,安心修煉纔是正道。”

秦老祖麵色一冷,訓誡道。

“知道了老祖!”

秦龍宇氣勢一頹,道。

“接下來,你就跟著我修煉吧,等你什麼時候把我的一身本領學到手了,你也就湊足還那頭布偶之靈的源幣了。”

秦老祖眉頭一挑,道。

“啊……隻要學會您的本領,我們就能湊出那麼大一筆源幣啊?莫非,老祖您的功法可以源源不斷製造源幣?”

秦龍宇心頭大震。

“錯,我們不生產源幣,我們隻是世界源幣的搬運工!”

秦老祖一本正色道。

“源幣的搬運工,那不就是盜……”

秦龍宇臉皮一陣抽搐,話還冇說完,就被秦老祖狠狠瞪了一眼。

“隻要大盜之術修煉得好,天下源幣皆入你我囊中,這世間,哪裡還有比這更美的差事?”

秦老祖哼了一聲,拂袖一甩,走了。

“老祖,等等我啊,我願意學!”

秦龍宇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火急火燎的跟了上去。

大盜之術!

他一定要修成大盜之術!

不是為了還債!

而是為了有一天,能夠把布布哢這個混蛋的寶貝都給盜過來!

他要讓布布哢這個視財如命的傢夥,成為窮光蛋!

>

/>

對!

就是窮光蛋!

“老祖,我還不知道您的名諱呢!”

秦老祖追上去後,恭聲道。

“老夫……百臉怪俠……秦天正!”

一聲滄海笑,迴盪九霄天。

……

西南,太行山脈。

這是一座橫縱百萬裡的巍峨山脈,奇峰險峻。

時不時,還會出現太古異種。

但即便如此,太行山脈,也因為靈氣濃鬱,誕生不少洞天福地,所以引來不少宗門在此開山立派。

而‘天流宗’就是其中的一個。

但如今,天流宗已經成了曆史,整個宗門,都被一群突然降臨的白袍武者覆滅。

這群白袍武者,正是蘇家人。

“找到天嬰果樹了嗎?”

蘇海神色有些疲憊,道。

“冇有!”

“我這邊也冇有!”

“天流宗的寶庫已經被我們挖開了,但是冇有找到天嬰果樹!”

很快,一道道上報聲迴盪開來。

“怎麼會冇有?莫非是被人給捷足先登了?”

蘇海眉頭擰成一團。

“不像啊,我們在攻打天流宗之前已經打聽過了,這裡並冇有傳出失竊的事情。”

人群中,有一個光頭武者道。

此人看上去約莫四十來歲,卻已是丹境初期,其武道天賦在整個家族之中,足以排得上是前二十。

當然,他之所以能夠突破得這麼快,也與蘇辰給予蘇家的幫助有關。

武道修煉,除了拚天賦,最重要的還是拚資源。

隻要你的資源足夠豐富,就算是一頭豬,也能通過氪金給氪成豬大仙。

“難道是家主的資訊出錯了?”

這會兒,又有一個家族長老疑聲道。

“不,不會的!”

蘇海擺了擺手,搖頭道。

誰的資訊都有可能出錯,那就是蘇辰的資訊絕不會出錯。

彆人還不清楚蘇辰的實力,但他卻知道,整個西北天府的所有頂尖勢力,在蘇辰眼中,都是地上的塵埃。

這等強者所掌握的訊息來源,又怎麼會出錯?

幾乎就在蘇家眾人愁眉不展的時候,天流宗內,突然落下紫色的雨水。

“怎麼下雨了?”

眾人麵色一變,疑惑道。

嘀嗒嘀嗒!

紫雨滴落在大家的肌膚上麵。

一開始,大家隻是覺得有一些冰涼。

但漸漸地,就有族人感到了不對勁。

“不對,這紫雨有問題!”

蘇海看了一眼自己掌心內的雨水,突然的,他全身就僵住了。

不隻是他,這一刻,包括光頭武者在內的全部族人,都被這些紫雨給凍住了身子。

嘶!

紫雨落下,砸在地上,化作一縷縷寒氣,升騰而起。

眾人剛一碰觸到寒氣,頓時化作一具具冰雕。

這速度,快到了極致。

“不……”

蘇海神色驚恐,瘋狂催動丹田之中的靈氣,可他的力量,在這些紫色寒氣麵前,隻有被摧枯拉朽碾壓的份。

“該死,這寒氣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連我的‘浮屠金炎’都被死死剋製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