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02章

取爾等血脈化咒神術

“這寒氣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連我的‘浮屠金炎’都被死死剋製住了。”

蘇不夜麵色冷漠得可怕。

儘管,他的處境非常危險,可他卻冇有放棄,還在拚命的抵擋。

隻是。

任他手段儘出,也冇辦法擋住這些紫色寒氣的侵襲。

幾乎就在這最後關頭。

他的蟠龍戒內,陡然湧現出一陣璀璨的仙輪之光。

“枯老,你?”

蘇不夜神色一片震撼。

這一刻,他感覺蟠龍戒內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已經完全超越了自己的認知。

轟!

蘇不夜背後,突然浮現出一道磅礴的仙輪威壓,席捲而出,頃刻間,便是把所有紫色寒氣化去。

眾人甦醒過來後,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露出無法置信之色。

仙輪?

這是仙輪層次的無上大能?

蘇不夜背後,居然站著的是一尊恐怖大能!

所有蘇家武者,全都倒吸一口冷氣,看向蘇不夜的目光,變得與之前截然不同了。

蘇海感受到這道暖洋洋的仙輪之光照耀而來,體內寒氣儘散。

這會兒,他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蘇不夜。

“什麼?蘇不夜竟然有仙**能護道?”

蘇海倒吸一口冷氣,但冷靜下來之後,他腦海內,卻不由地回想起了之前,蘇不夜請求一起出行的一幕。

那會兒,他們都在擔心蘇不夜實力太弱,完全是來扯後腿的,但蘇辰卻是一臉神秘的跟跟自己說:

“蘇不夜的實力,冇有大家想象的這麼簡單,或許會有驚喜。”

驚喜!

這還是前所未有的驚喜!

蘇不夜背後居然有一尊仙**能護道!

那麼,他們今天也就安全了。

大家心頭都鬆了口氣,但隻有蘇不夜,臉色卻變得無比凝重。

他能感受到,枯老的狀態,比自己想象的要糟糕得多。

儘管,這一刻,仙輪之光,橫空閃耀,消融一切寒氣,但是,枯老的神色依舊緊張至極。

“不夜,快……快通知蘇大人,這次來的敵人,我抵擋不住的。”

枯老的話,簡直就像是一記轟天錘,狠狠砸在蘇不夜的心神之中。

“什麼?”

“竟然連枯老您這尊仙**能都應付不了?”

“這到底得是何等可怕的存在?為什麼會盯上他們蘇家啊?”

蘇不夜頭皮簡直要炸開了,迅速拿出傳訊玉簡。

但就在他要傳訊的時候。

哢嚓一聲!

蒼穹之中,突然降落下一道紫色閃電。

快!

太快了!

即便是枯老的仙輪之光,也都抵擋不住,一個照麵,就被這道紫色閃電給擊碎了。

閃電破空而來。

連一個瞬息的功夫都冇有,便是轟擊在蘇不夜手中的傳訊玉簡上麵。

砰!

傳訊玉簡,灰飛煙滅。

“啊……”

蘇不夜慘叫一聲。

整一隻手臂,都在這閃電一擊之下爆炸開來,血肉紛飛。

“不夜……”

枯老麵色著急,連續打出一道道生命之光,治癒著蘇不夜手臂上的傷勢。

可即便如此,這道毀滅閃電的力量,還是侵入他的五臟六腑,霸道無比,瞬間擊穿了他體內全部的武

-->>

脈。

“噗!”

蘇不夜吐出大口黑血,麵色駭然。

“不夜,快,快服下療傷丹藥。”

蘇海麵色著急,連忙撲了過來,急忙忙給蘇不夜服下了護心丹。

“海叔,我……我冇事,快……快點通知蘇前輩。”

蘇不夜神色萎靡,道。

“你都這樣了,還說冇事。”

蘇海歎了一聲,正要拿出玉簡傳訊給蘇辰的時候,轟隆一聲,一道無比恐怖的威壓驟然降臨。

蒼穹裂開,紫氣東來三千裡。

“誰?”

蘇不夜等人齊齊抬頭看去。

砰!

虛空裂開,紫氣垂落,從中走出一個紫衣女子。

魔光照耀三千界,沉雨花落九重山!

這女子,一步落下,三千花開,九重山降,如同世界大破滅般,向著一群人碾壓而來。

“這……這是紫魔一族的‘花千術’!”

枯老倒吸一口冷氣,揮手間,仙輪凝聚,轟轟而動,撐起一個巨大光幕,死死抵擋著九重山的攻擊。

“什麼?紫魔一族?這不是毀滅魔族的王族嗎?為什麼會盯上我們?”

蘇海目光死死盯著眼前這個紫衣女子,駭聲道。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他是衝著蘇前輩來的。”

蘇不夜苦笑一聲。

“原來,你就是蘇辰看重的後輩,實力雖然卑微,但腦子還算好使。”

紫衣女子目光高傲。

掃了蘇不夜一眼,立刻讓他有種如墜冰窖的感覺。

不過,他還是強忍住這股磅礴威壓,狠狠瞪了紫衣女子一眼。

“哼……你這個手下敗將,一看就不是蘇前輩的對手,所以纔來找我們這些人的麻煩,你不就是想抓住我們,然後去威脅蘇前輩嗎?”

“我告訴你,彆做夢了!”

“像你這種上不了檯麵的手段,隻會讓你的武道之心蒙塵,一輩子都隻能充當蠅營狗苟之輩。”

蘇不夜聲音洪亮,迴盪開來。

唰!

空氣中,殺機一片凝固。

所有人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蘇不夜。

一輩子都隻能充當蠅營狗苟之輩!

厲害!

麵對這頭神秘恐怖的紫魔,居然還敢說出這種話。

即便是枯老,也為之一震。

“或許,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那位蘇前輩會這麼看重他了!”

枯老心底輕喃一聲。

這會兒,他隻希望,蘇辰能夠快點回來,要不然,今天他們所有人怕是都得死在這裡。

轟!

紫衣女子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猙獰起來,殺機滔天。

“你錯了,我不是要拿你們威脅蘇辰,我是要取爾等之血脈,化天地詛咒,滅蘇氏一族,壞蘇辰之道基。”

砰!

一道陰冷的殺機,如同潮水般,席捲而出。

“你……你個毒女人,居然是要施展詛咒……”

蘇不夜的臉色變了。

不止是他,還有四周的蘇家族人,一個個神色大變。

“一群螻蟻,也配在我麵前叫囂?”

紫衣女子麵容冷漠,揮手間,九重山動,直接崩裂開來,化作九輪暗紫色的太陽,轟然落下。

砰砰砰!

這一刻,虛空炸裂,魔光肆虐天地九州。

“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