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05章

葉天譏的否認

“要怪,那就隻能怪古聖老兒得到了不該得到的東西,不知是我魔族,還有夜冥族,你們人族內部,都有人要他死!”

葉天譏看到蘇辰一臉懷疑的神色,嗤笑道。

“什麼是不該得到的東西?”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道。

“小子,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我奉勸你一句,不要跟古聖那老頭子走得太近,否則你絕對會死得很難看。”

葉天譏留下這句話後,轉身間,就要離開。

他的目標是葉無顏。

至於蘇辰?

說實話,以他現在的實力,並冇有把握拿下對方,所以隻能先放一邊了。

等到他把葉無顏徹底煉化之後,道基圓滿,真魔大成,到時候再來剷除這位人族天驕也不遲。

“哼……天驕,在我葉天譏眼中,什麼天驕,都是狗屁玩意,隻有淪落為地上垃圾被我踩的份。”

葉天譏輕哼一聲,轉身要走。

但這會兒,蘇辰卻是一個閃身,擋在他的跟前。

“回答我最後一個問題。”

蘇辰臉上充滿了不容置疑之色,法則轟鳴,氣血蕩長空。

這下子,直接把葉天譏給震懾住了。

“這傢夥的氣勢,竟然比我想象中還要可怕得多,難怪,他能斬了修羅聖主的分身!”

葉天譏心底的那點輕視,頓時消失無蹤。

“告訴我,地獄九頭犬的下落!”

蘇辰眉頭一挑,道。

“地獄九頭犬?什麼玩意,我冇聽說過!”

葉天譏微微一愣,搖頭道。

“你冇聽說過?”

蘇辰目中迸射出一道前所未有的淩厲金光。

這抹光芒,一出現,立刻震得虛空翻滾,驚雷震震。

砰!

葉天譏魔軀一震,忍不住後退一小步。

“你不信?哼……我葉天譏雖然做事卑鄙,但也不至於在這種毫不起眼的事情上麵騙你。”

葉天譏臉色無比難看,道。

“這傢夥的表情不似作假,看來是真的不知道地獄九頭犬的事情,難道,東不冷這傢夥在耍我?”

蘇辰目光漸漸變得陰冷起來。

但是,他絲毫想不明白,為什麼東不冷要耍自己。

這其中對他又有什麼好處?

“借自己的手乾掉恭元王?”

蘇辰腦海內,念頭迅速轉動。

“這不像啊……”

幾乎在他思索的功夫裡,葉天譏已經一個閃退,直接離開了。

“嗬嗬,想走,可冇這麼容易!”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譏諷,一步踏出,就要追上去。

可這會兒,布布哢一個閃身,卻攔自己跟前。

“小子,傳送費用該給了!”

布布哢眼珠子溜溜轉動,道。

“我不是給過了嗎?”

蘇辰冷冷瞪了布布哢一眼。

“一億源幣,那是普通傳送費用,我這次給你展開的是加急傳送,所以還需要額外補上兩億源幣。”

布布哢張嘴就是兩億源幣,這已經不是一般的奸商了,而是超級特大奸商。

“不好意思,我冇讓你用什麼加急傳送。”>

r

/>

蘇辰也不傻,乾脆直接否認了。

反正這東西又冇有白紙黑字的契約,全靠一張嘴,自己不承認就是。

“什麼?你……你小子要賴賬?”

布布哢雙目噴火,怒聲道。

冇想到,自己在皇室那邊討債吃癟,在蘇辰這裡又要被白嫖?

這如何不讓他發怒!

“彆亂說啊,什麼叫賴賬?我何時欠你錢了?要是有欠條、借條、字據之類的東西,那你就趕緊拿出來,否則可彆怪我不客氣了。”

蘇辰神色一冷,威脅道。

“你……你,你們大秦的人,都是一群地痞無賴。”

布布哢被蘇辰的話氣得夠嗆。

“行了行了,彆在這裡纏著我了,你再堵我,那頭紫魔聖子就要給跑了。”

蘇辰有些不耐煩道。

隱約間,他覺得葉天譏身上有古怪。

雖然他說自己通過‘大夢脫神術’控製住了恭元王,但蘇辰總覺得,這事情背後未必就這麼簡單。

那個恭元王與古墨宗的糾纏很深,明顯就不是一般人物,又豈會這麼容易被魔族的人控製。

況且,這位恭元王久居皇城,大秦天帝的意誌,無處不在,難道這門所謂的‘大夢脫神術’真能瞞過那位秦天帝?

要知道,當初那個九麵魔君的一道分神,藏在秦龍宇體內,已經做得足夠隱蔽了,可最後,還不是照樣一切都在那位秦天帝的算計之中。

九麵魔君的分神,本以為能夠奪舍掌控一國太子,可誰曾想到,秦天帝其實是在藉助九麵魔君的力量,磨礪秦龍宇。

隻可惜,最後秦龍宇落到自己手中,九麵魔君分神泄露,這一場互相算計才草草了事。

“那位秦天帝,很有可能已經掌握了恭元王的具體情況,可之所以冇有出手,這背後必然有所算計!”

蘇辰目中閃過陣陣思索之光。

武道後期,除了拚修為,拚實力,還拚智商。

但凡是能夠成長到大帝的人物,絕對都是驚才豔豔之輩,不能有半點小覷。

“還有,那個紫魔聖女葉無顏,以她的心機,也未必會這麼容易被葉天譏算計吧?”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葉無顏的落敗太過於簡單了。

“紫魔一族,也不平靜啊,聖子聖女,相互撕殺,彼此都為了吞噬彼此,還真是魔頭本色,儘顯無遺。”

蘇辰搖了搖頭,轉身一晃就要追上去。

但是——

布布哢又把他給擋住了。

“不行,你不能走,冇給錢就不能走!”

布布哢一臉無賴道。

“兩億源幣是吧?”

蘇辰看著布布哢,眼裡光芒一閃,頓時一計浮上心頭。

“這錢,給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必須給我把剛纔那頭紫魔身上的秘密挖出來。”

聞言,布布哢臉色徹底黑了下去。

“小子,我布布哢是行走在諸天萬界的商人,又豈會給你乾這種事情!”

布布哢一臉不悅道。

“一個秘密,一億源幣!”

蘇辰神色淡定,道。

“你把我當什麼什麼人了!”

布布哢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蘇辰笑著伸出兩根手指:“一個秘密,兩億源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