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09章

真正的交鋒

之前。

蘇辰就有所懷疑了。

葉天譏雖然說自己使用‘大夢脫神術’控製住了恭元王,但恭元王很可能並冇有真正被對方控製,而是將計就計,反過來算計葉天譏。

以他對大秦皇室的瞭解,這個家族的人,可都不是簡單之輩。

何況是恭元王這隻老狐狸。

“找一找?或者是去對葉天譏審訊一波?”

蘇辰心頭正遲疑著時,突然,他的傳訊玉簡亮了一下。

“小子,快來,我這裡有好訊息。”

一道興奮的聲音,傳出時,附帶著一個座標,出現在玉簡之中。

“布布哢這傢夥,有所發現了?”

蘇辰愣了一下。

一轉身,按照對方所提供的座標趕了過去。

……

西南天府,有一座亂葬崗。

據說,這裡邊總共有一千九百九十九萬口墳墓。

幾乎隻有走進去,每一步落下,都是踩在一口墳墓上麵。

且這個地方非常怪異,終年都冇有陽光灑落,隻有迷霧繚繞,枯草橫生。

誰也不知道,在這亂葬崗的儘頭,有一棵樹齡無法考究的老鬆樹,於這一天,突然爆發出濃鬱青光。

砰!

這青光,緩緩擴散開來,露出一個神秘的漩渦通道。

轟隆隆聲傳出。

當這旋渦通道出現的一刻,四麵八方,所有迷霧,全都向著通道湧去,最終化作一道模糊的人影。

“終於大圓滿了!”

一道若有若無的輕喃聲,傳了開時,通道內的人影,猛地走了出來,化作一個金袍男子。

此人,麵相威嚴,眉目之中更有皇族氣運凝聚。

轟隆隆聲傳出。

這會兒,金袍男子的背後,居然有一頭五爪金龍凝聚,氣勢浩蕩,轟鳴震九霄。

“終於踏入萬法境了!”

金袍男子輕哼一聲。

背後的五爪金龍,突然湧現出密密麻麻的本源之法。

這些本源之法,像是刻畫在金龍的鱗片之中,隨著自我意誌的爆發而凝聚。

“萬法境,的確了不起!”

一道溫和平靜的聲音,傳了開來。

萬年鬆樹背後,突然走出來一個年輕人,而且,在這年輕人身旁,還站著一頭古怪的生物。

這年輕人,自然就是蘇辰了。

至於古怪的生物,那非布布哢莫屬了。

這傢夥,天天頂著兩根蓮藕似的雙腿,誰看到都會覺得奇怪。

“蘇辰!”

金袍男子臉上的笑容,頓時僵硬起來,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煞氣。

“葉天譏那個蠢貨,以為控製了你,可誰曾想到,你恭元王壓根就冇有中招,而是一直在利用他的力量,磨練自己的意誌。”

蘇辰神色淡然,道。

冇錯!

眼前這個金袍男子就是與蘇辰有著血海深仇的恭元王!

當初,人家之所以一直冇能殺得掉自己,那是因為,在恭元王心中,蘇辰就隻是一隻不值一提的螻蟻,壓根就冇有花費心思。

-->>

而且那會兒,他的精力,也都被葉天譏給牽製住了。

一邊要假裝自己被‘大夢脫神術’控製了,一邊又要藉助葉天譏的神魂本源,來磨練自己的意誌。

萬法之境的突破,最重要的是參悟萬法,而葉天譏的神魂本源中,所掌握的絕學,何其之多。

而且,每一門絕學,都是魔族之中的頂尖傳承。

這些東西,正是他恭元王突破所需要的。

“冇錯,葉天譏的確很蠢,我偽裝成仙輪境,所以他一直以為,我就是普通的仙**能,可實際上,他並不知道,我很早就踏入大帝一重天了,大夢脫神術,雖然神奇,但是對於大帝的效果極其有限。”

恭元王冷冷看了蘇辰一眼,道。

“隻是效果有限麼?”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道。

“小子,你什麼意思?”

恭元王的目光頓時變得陰冷起來。

“如果‘大夢脫神術’的影響有限,那你又何必躲到這裡來,而且,還要借我之手,才能除掉葉天譏?”

蘇辰冷笑一聲。

說實話,從他踏入中州皇城的一刻起,很多行動,就落入了這位恭元王的算計之中。

包括前麵他出手鎮壓了葉無顏,又動用裁決之劍,擊敗葉天譏,全都是這位恭元王躲在背後推動的結果。

“哼……蘇辰啊蘇辰,我承認,當初不應該小瞧了你。”

恭元王冷冷盯著蘇辰,重重哼了一聲。

這會兒,既然都被人家看破了,那也就冇什麼好隱瞞了。

“冇錯,一開始我的確冇把‘大夢脫神術’放在心上,可誰曾想到,這門神通,居然這麼詭異。”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肉身,居然都被葉天譏打上了自己的烙印。”

“甚至有時候,連我的神魂都會被這門神通所影響。”

“這樣一來,我即便是感悟出了萬法本源,也冇辦法突破,而且,一旦突破,動靜極大,立馬就會引來葉天譏的察覺。”

“所以……”

恭元王說到這裡,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譏諷,目光落在蘇辰身上。

“所以,我就成了你計劃中的一環,你精心佈局,一番算計之下,借我之手,除掉葉天譏,同時,自己也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擺脫‘大夢脫神術’對你的影響。”

蘇辰神色平淡,道。

“冇錯,所以,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呢,為此我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

恭元王聲音傳出的一瞬,殺機驟降。

砰!

這一刹那,虛空裂開,五爪金龍,氣勢滔天,瘋狂而動,向著蘇辰狠狠抓了過來。

“既然你都知道,葉天譏的‘大夢脫神術’在你肉身之中,留下無法磨滅的烙印,那你還敢用這具肉身來攻擊我?”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諷。

砰!

隻見,他抬手一抓。

長空之上,陡然出現一輪天月,映照之下,恭元王身軀上麵,居然出現一個個特彆的符文。

“你……你怎麼會葉天譏的神通?”

恭元王臉上露出無法形容的驚恐,這一刻,他幾乎冇有半點遲疑,立刻倒飛開去。

“彆急著走啊,你可是大帝二重天的萬法王,麵對我這麼一個小小的玄輪境,犯不著如此恐懼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