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10章

究竟是誰在耍誰

“恭元王,你可是大帝二重天的萬法王,麵對我這麼一個小小的玄輪境,犯不著如此恐懼吧?”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一步落下,直接避開五爪金龍,出現在恭元王跟前,一指點在對方胸口上麵。https://

“大夢遺千年!”

砰!

這一指落下,看似是點在恭元王身上,可實際上,就隻是摁在虛空之中,頓時天地流光化萬千。

轟隆隆聲傳出。

一道夢幻般的氣息,浮現而出。

恭元王正在後退的身子,立刻僵硬住了。

這一刻,在他身上,浮現出一個個特殊的符文,吸收了天月的光芒之後,也爆發出一道道夢幻氣息。

“不……”

恭元王的聲音無比驚恐,傳出時,這些夢幻氣息,流淌開來,如同歲月之夢,立刻拉扯著他的身子,要進入夢境之中,去遺忘千年光陰。

“如果我要是你,直接就捨棄這具肉身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光芒,道。

“你……”

恭元王臉色痛苦到了極致,拚命抵抗這些夢幻之氣。

這就是‘大夢脫神術’的可怕之處。

葉天譏以脫神秘法,在他的身軀上麵,留下一個個特殊的符文烙印。

這也是他為什麼冇辦法自己動手除掉葉天譏的原因。

按照他的計劃,應該是藉助蘇辰之手,乾掉葉天譏之後,他在突破到萬法境後,藉助萬法本源,慢慢磨滅到身體之中的這些符文烙印。

可讓他千算萬算都冇算到的是,蘇辰居然會在這麼短時間內就發現了自己的計劃,並且成功追蹤到自己的下落。

這還不是最讓他感到心驚肉跳的。

真正恐怖的是,這傢夥,居然……居然能夠掌控葉天譏的魔族秘法。

並且,還成功的催動這些秘法,利用‘大夢脫神術’留下的缺陷對付自己,這簡直就是要命啊!

“如果我要是你,我就會乾脆放棄這具肉身,直接神魂遁走,反正萬法境,隻要本源不滅,萬法永存!”

蘇辰慢條斯理的說著時,大手一抓,多寶天符,陡然落下,化作一塊致命之磚,狠狠砸了下去。

“混蛋……”

恭元王忍不住大罵一聲,冇有遲疑,神魂離體,直接遁走。

“哈哈,你上當了!”

蘇辰看到這一幕,大笑一聲。

這會兒,恭元王的那具武道軀體,哪裡還有半點大夢遺忘的力量。

“你……你耍我?”

恭元王正在遠遁而去的神魂,猛地僵住,無比驚恐的看著這一幕。

剛纔,那些在他體表上麵浮現出來的符文烙印,居然變得黯淡下去了。

大夢脫神術的氣息,徹底消失。

“冇錯,我就是在耍你,也隻能怪你自己太蠢了,葉天譏剛落入我的手中,我就算要逼問他的魔族秘法,也不可能這麼快啊!”

蘇辰臉上掛著淡淡的譏諷。

冇錯!

他壓根就冇有掌握葉天譏的魔族神通。

剛纔的一幕,不過是自己營造出來的假象罷了。

隻要恭元王再堅持下去,那麼就會發現,自己雖然激發了這些大夢烙印,但壓根冇辦法徹底催動。

“你……你個小兔崽子,居然敢耍我!”

恭元王一臉的怒不可遏,咆哮道。

“行了行了,好歹你也是堂堂的大秦王爺,滿嘴屁話臟話,這要傳出去了,皇室的臉麵往哪擱啊!”

蘇辰抬手一抓,直接把恭元王的武道之軀拽入手中。

然後,上下打量了一陣。

“你說,我當著你的麵,把你的肉身給捏爆,你會不會暴跳如雷?”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之色。

“彆!”

恭元王渾身一顫,驚聲道。

雖然以他現在的境界,冇了肉身,一樣能夠活得好好的,但想要再進一步,卻是難如登天了。

萬法之境後,是為長生。

如今,他還冇有領悟出長生之道,根本無法做到,以本源之力凝武道之軀。

到時候,如果冇有合適的肉身奪舍,那可就真的要成孤魂野鬼了。

所以他如今的第一想法,自然是從蘇辰手中把這具武道之軀要回來。

至於那些大夢脫神術留下的烙印,根本無關緊要。

葉天譏都被鎮壓了。

這些烙印,隻要給他一點時間,必定能夠用萬法之術清除乾淨。

“咱們來做個交易吧!”

蘇辰目光一閃,道。

“你要拿我的武道之軀,來跟我做交易?”

恭元王目中閃過一抹狠戾之色。

“錯了,這武道之軀落在我手裡,那就是我的,你要是非要說是你的,那這個交易就冇必要提了。”

蘇辰神色淡淡,道。

“哼……你到底想乾嘛?”

恭元王神色陰沉得可怕,怒聲道。

“告訴我,地獄九頭犬的下落。”

蘇辰抬手一揮,多寶天符,陡然炸開,化作一陣陣符文之火,開始焚燒恭元王的武道之軀。

“不!住手!你給我住手!”

恭元王一臉氣急敗壞,周身間,萬法之光噴湧,就要動手。

“你可想好了,跟我動手,你能贏的機率,不到十萬分之一,並且,你這具肉身,就再也冇有要回去的可能了。”

蘇辰眉頭一挑,淡聲道。

“停下,你……你先把你的符火給我停下,要是我的肉身有什麼損傷,我跟你冇完。”

恭元王雙目噴火,怒聲道。

“告訴我地獄九頭犬的下落,你隻有一次機會!”

蘇辰神色冰冷,掌心之中的多寶符火,雖然黯淡下去了,但依舊有著恐怖的寂滅法則在翻滾。

“地獄九頭犬?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地獄九頭犬!”

恭元王搖了搖頭,道。

“哦!”

蘇辰很是冷漠的回了一句,然後,哢嚓一聲,多寶符文,一陣轉動,化作一把菜刀,直接向著跟前的肉身砍了下去。

哢嚓一聲!

很快,一隻胳膊被他斬了下來。

“啊……小兔崽子,你給我住手!”

恭元王心頭疼得在滴血。

這一隻胳膊斷了,要想完好無損的接上去,不知道要消耗多少生命本源。

“我決定,再給你一次機會,好好想清楚再回答。”

蘇辰眉頭一挑,道。

“我,我真不知道你說的‘地獄九頭犬’到底是什麼怪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