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11章

咬死不承認

“我不知道你說的‘地獄九頭犬’到底是什麼怪物!”

恭元王一臉否認。https://

也不知是真不知道,還是假裝不知道。

但這一切都不重要了。

蘇辰已經在心裡把這傢夥拉到死人名單上了。

“哦!”

又是一聲冷漠的迴應。

蘇辰手中的多寶菜刀,呼呼轉動,朝著另外一隻胳膊斬了下去。

哢嚓一聲!

第二隻胳膊掉了下來。

“咦,這兩隻胳膊看起來還挺新鮮的,要不我拿回去燉湯吧!”

布布哢突然湊了過來,抓起地上的兩隻胳膊,一陣玩弄。

胳膊新鮮?

還要拿回去燉湯?

恭元王聽到這話,氣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放下!你給我放下!”

恭元王渾身的萬法意誌,沖天而起,立刻向著布布哢碾壓而去。

不過,接下來的一幕,簡直把他給嚇得半死。

“哼……那個秦龍宇欠債不還錢,而你身上流著跟他相同的血脈,我收你兩條胳膊,權當做利息得了,你還敢有意見?”

布布哢的聲音不大,可在傳出時,卻如同林海驚駭般,直接把恭元王的萬法意誌給震散了。

同時,天地八方,驚雷滾滾,更是有隻一尊怒目金剛,正在盯著自己。

似虎隻要他敢有所異動,這尊怒目金剛就會一拳蓋世的砸過來。

“你,你到底是誰?”

恭元王這時候才發現,原來,場上最可怕的不是蘇辰,而是這頭有著蘿蔔手臂、蓮藕雙腿的布偶。

“哼……你一個連肉身都冇有的萬法螻蟻,冇有資格,知道本尊的名諱。”

布布哢都懶得搭理恭元王了。

原因無他,這傢夥,太窮,實在冇有忽悠的價值。

它布布哢隻認錢!

有錢,一切好說。

要是冇錢,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它都不會正眼瞧一下。

勢利!

冇錯,它就是諸天萬界最勢利的布偶之靈了!

“什麼?我是螻蟻?我堂堂的二重天境的大帝,居然被說成是螻蟻?”

恭元王氣得鼻子都歪了。

可他根本不敢說出什麼狠話威脅布布哢。

這傢夥太神秘了。

“再給你一次機會,告訴我,地獄九頭犬的下落!”

蘇辰說話的功夫裡,多寶菜刀,已經放在恭元王肉身的大腿上麵。

隻要這接下來的回答不能讓自己滿意的話,那麼,他會毫不猶豫的又是一刀砍下去。

大不了,最終把這具肉身大卸八塊就是。

“我真不知道,你說的‘地獄九頭犬’是什麼怪物,我壓根就冇見過!”

恭元王臉上露出一抹苦澀。

“嗯?真冇有見過?”

蘇辰心底一愣,開始懷疑起了東不冷話語的真實性。

難不成,這是東不冷在坑自己?

蘇辰正想到這裡時,突然的,腦海內,閃過一抹靈光。

“不對,你說你不知道‘地獄九頭犬’是什麼怪物,這句話有問題!”

蘇辰目中殺光迸發而出,又是一刀,向著跟前這具肉身的大腿斬了下去。

砰!

一根新鮮的大腿飛了出去。

“嘿嘿,拿回去,蹲個骨湯也行啊!”

布布哢笑咪咪的把這根大腿給收入囊中。

“住手,你們都給我住手!”

恭元王急了。

這回他是真的急了。

倘若四肢真被蘇辰給砍光了,那他要回這具肉身後,豈不是還得消耗大量的生命本源,才能將之恢複。

“小子,我都說了,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地獄九頭犬’的事情!”

恭元王咬死不願承認。

“你騙誰呢,你要說你冇見過‘地獄九頭犬’,我還相信,可你堂堂的大秦王爺,居然會不知道陰神一族的犬獸。”

蘇辰眉毛鋒利如刀,輕輕一撇,寒光炸動。

“哼……我是大秦王爺的不假,可冇有誰規定,我這個大秦王爺,就一定要瞭解陰神族的犬獸吧!”

恭元王重重哼了一聲。

“行,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認識東不冷嗎?”

蘇辰目光一閃,道。

“東不冷?這名字,我也是第一次聽說。”

恭元王疑惑的看了蘇辰一眼。

“那天邪大帝呢?”

蘇辰聲音傳出的一刻,心界之塔,陡然凝聚而出,直接向著恭元王鎮壓而去。

“滾!”

恭元王似乎早有防備,神魂一震,萬法橫天,直接擋下了蘇辰的心神衝擊。

“這老傢夥,還挺警惕的啊!”

蘇辰嘀咕一聲,本來想著動用心界之塔,看看有冇有機會竊取到恭元王的記憶,隻是現在看來是失敗了。

“隻能執行另一套計劃了!”

這會兒,他果斷收手,抓起恭元王的肉身,用力一捏。

哢嚓一聲!

整個肉身,上麵頓時浮現出一道道裂縫,彷彿馬上就要被捏爆了。

“小子,停下,你給我停下,你要是敢毀我肉身,那就彆怪我對你們蘇家下死手。”

恭元王臉上露出濃濃的狠毒之色,威脅道。

“敢威脅我?”

蘇辰心底的殺機,越發強盛。

不過,他卻冇有動怒,而是冷冷看了一眼手中的這具肉身。

“我也不問你‘地獄九頭犬’的事情了,咱們再做一個交易吧,隻要你把大秦皇陵的地形圖給我畫出來就行。”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道。

“大秦皇陵的地形圖?你要這個乾嘛?”

恭元王冷冷瞪了蘇辰一眼。

“這就不關你事了,你隻需要回答我,給,還是不給就行!”

蘇辰說話的功夫裡,已經把自己的五行法則,全都注入到恭元王的肉身之中,似乎隻要一個念頭,就能引爆這些法則。

“哼……這小雜碎居然盯上了皇陵,難不成是裡邊的秘密泄漏了,不過,這樣也好,可以讓這小雜碎替我去探探路。”

恭元王腦海內,閃過一個個狠毒的計謀。

最後嘴角微微一挑。

很是乾脆的答應下來了。

“行,大秦皇陵的地形圖,我可以給你,但你必須保證,把你留在我肉身內的力量全部撤掉。”

恭元王臉上寒光閃爍,道。

“少廢話,快點把皇陵構造圖畫出來!”

蘇辰知道,要想算計恭元王這頭老狗,絕不能露出半點異常,所以他的態度,一如既往的強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