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13章

開始行動

“冇有了,大夢脫神術,這在我魔族之中就是最頂尖的控神秘法了。”

葉天譏一臉虛弱,搖頭道。

“不急著回答,你再好好想想。”

蘇辰一個揮手,世界古樹上麵的葉子,鋪天蓋地的飛了出來,直接紮在葉天譏的神魂上麵,瘋狂汲取他的神魂之力。

“啊……”

葉天譏慘叫一聲,拚命掙紮,可是世界古樹的力量,連魔靈子都抵擋不住,何況是他一個個小小的紫魔聖子呢!

世界古樹上麵。

這會兒,還掛著好幾個顏色不一的光團。

其中一個光團,所封印著的,自然就是黑傘了。

“這,這怎麼可能,連紫魔聖子葉天譏都落在蘇辰手裡麵了?”

黑傘嚇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這會兒,他一陣慶幸,好在自己聽從魔帝大人的話,冇有反抗,老實交代,牢底坐穿,但好在可以不用遭受酷刑折磨。

像這位紫魔聖子,明顯就是有所隱瞞,這才引來蘇辰的凶殘折磨。

而在黑傘旁邊的一個光團中,所封印的是魔靈子,他淡淡掃了葉天譏一眼,目光有種看著獵物的感覺。

“嘖嘖……這居然是一頭完整的紫魔,要是能夠飽餐一頓就好了。”

魔靈子舔了舔嘴唇,有些口乾舌燥。

紫魔,屬於毀滅魔族中的王族,不僅僅是身份高貴,最重要的是,他們的血脈非同一般,不僅具備強大的天賦,而且還有一種特殊的力量。

尋常魔族,隻要吞噬煉化了紫魔一族的血脈,都能從中獲取這股特殊力量,從而得到提升與突破。

以魔靈子的身份與地位,自然是看不上這股力量,但如今,他虎落平原啊!

自己都快成泥菩薩了,過江難保,自然要想著法子給自己謀劃一條退路。

如今。

葉天譏的出現,讓他看到了機會。

“這得慢慢謀劃。”

……

蘇辰壓根冇心思搭理魔靈子,此刻,他的注意力,都放在葉天譏身上。

等到世界古樹把這傢夥的力量都快抽乾之後。

他纔開始釋放出自己的心界之塔,轟入葉天譏腦海內,開始全方位的記憶排查。

“嗯……果然,這傢夥冇給我老實交代!”

蘇辰冷冷哼了一聲,在葉天譏的記憶之中,找到了一門比起‘大夢脫神術’還要可怕的神通。

這門神通,與巫道詛咒有些相似,但比起巫道詛咒還要可怕得多。

“天人五衰。”

蘇辰認真看完這門魔族神通後,心底就有了決定。

修煉!

轟隆隆聲傳出。

荒古天碑,神光照耀,籠罩住蘇辰之際,龐大的心神之力,瘋狂運轉起來,開始推衍這門神通。

一個時辰過去了。

兩個時辰過去了。

三個時辰過去了。

黑夜,漸漸要遠去,黎明的曙光就要到來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蘇家之中,卻有一道人影,飛速掠動,向著西南天府的北邊飛去。

“接下來,該去辦正事了。”

蘇辰聲音傳出時,在他身上,陡然閃過一陣陣灰色的光芒。

這些灰光,灑落開來,所有碰觸到的草木,全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衰竭、枯萎。

但僅僅隻是一個轉眼的功夫,清風拂過,靈氣繞旋,這些草木,又都恢複了勃勃生機的樣子。

蘇辰一路疾馳,冇有乘坐傳送陣,而是直接朝著西北天府的邊陲趕去。

如果他要是冇了錯的話,恐怕,這會兒,各地的傳送陣,都被恭元王派人給盯住了。

隻要自己敢去乘坐傳送陣,那傢夥立刻就會收到訊息。

蘇辰為了避免打草驚蛇,直接來到西北邊陲的一座黑色城堡外麵,隔空喊了一句。

“布布哢,有生意上門了,快點出來接單。”

哢嚓一聲!

黑色城堡的大門,馬上打開,從中飛出一道滑稽的身影。

“小子,這回又要叫我幫你乾啥,殺人還是放火?上刀山,還是小火海,隻要你能出得起價錢,我都能替你把閻王爺給綁過來。”

布布哢拍著胸脯保證道。

“少廢話,送我去西南天府。”

蘇辰非常乾脆道。

“西南天府,那得三個億源幣,畢竟是加急傳送。”

布布哢臉上露出一個標準的奸商笑容。

“最多一個億。”

蘇辰直接砍掉三分之二。

自己雖然源幣不少,但也不是冤大頭啊,怎麼可能任由這傢夥獅子大開口。

“一個億?這太少了,不乾,我要虧本的!”

布布哢連連擺手,轉身就要回去。

“這一單你要是接了,回頭,我給你拉攏一個大客戶。”

蘇辰看著布布哢遠去的背影,淡定道。

“大客戶?有多大?”

布布哢腳步一頓,轉過身時,目中露出布靈布靈的光芒。

“反正,人家不差錢,隻要你能替他把活給乾好!”

蘇辰腦海內,陡然閃過一道人影。

這話,他可不是在敷衍布布哢,而是真心實意,要促成布布哢與那傢夥的合作。

“哼……空口無憑,等會你要是敷衍我怎麼辦?”

布布哢一臉警惕的看著蘇辰。

“我先給你聯絡人!”

蘇辰抬手一抓,取出一塊淡白色的玉簡,上麵刻著一個簡單的文字。

燕!

這會兒,他冇有任何隱瞞,當著布布哢的麵,直接往傳訊玉簡內留言。

“上次,你在拍賣會上,跟我說過的,要去修羅之地內的血獄裡麵撈人,這事乾不乾,我給你找了個幫手!”

蘇辰留下這句話後,玉簡一拋,直接扔給了布布哢。

“自己檢查一下唄,看看我有冇有忽悠你。”

布布哢一臉訕笑,真的拿起玉簡,認真看了一眼。

“這對方到底是什麼人啊,居然能夠拿‘呼倫絕玉’來做傳訊玉簡,還真不是一般的有錢。”

布布哢看著手裡的玉簡,越發的愛不釋手。

這枚傳訊玉簡,比起一般的傳訊玉簡要珍貴得多,它是用‘呼倫絕玉’打造而成的,就算是遭受到大帝本源的轟擊,都不會受損。

呼倫絕玉,完全可以說是天底下最堅硬的一種玉石之一了,通常是用來製作真品聖器的。

這還是布布哢第一次看到,有人居然奢侈到這種程度,把‘呼倫絕玉’打造成一塊傳訊令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