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18章

風笑笑又出現了

之前在第一刀城的時候。

蘇辰與燕飛有過約定,計劃一起潛入修羅之地,但眼下自己的事情太多了,遲遲都未能成行。

所以他自然要給燕飛一個交代。

而布布哢神通廣大,且又是一個隻認錢不認人的傢夥,恰好燕飛不缺錢,所以能夠強強聯合,組成一個無敵隊伍。

至於第二層深意,也就是要把修羅之地這趟水給攪得更混亂一些,免得他們注意到自己。

雖然那位修羅聖主是死在古聖大丹尊手中,但自己畢竟是滅掉了人家一尊聖主分身,且自己現在又是丹閣的閣主,難免會被修羅之地的人給惦記上,所以隻能先下手為強了。

要不是自己實力不夠,他都想直接殺上修羅之地,然後喊一句:

“犯我丹閣,雖遠必誅!”

當然。

這話也就在心底喊喊罷了。

他這點實力,在修羅之地這種最古老、最頂尖的勢力麵前,其實就隻是地上車輪碾壓得一粒灰塵。

真要傻傻的衝入修羅之地,那不是勇氣可嘉,而是腦子進水,急著跳入墳裡躺著,滋養萬物啊!

“當初,燕飛利用《星神古典》,給秦無界挖了個坑,如今,秦無界怕是已經徹底淪為燕飛的棋子,有這麼一個修羅門人裡應外合,按理說應該能掀起一點風浪吧!”

蘇辰目光一閃,看向遙遠的北方。

隱約間,他似乎能夠看到,一場充滿未知與凶險的腥風血雨,即將來襲。

“蒼龍亂,氣運逆,眾生皆入棋盤,誰又能笑到最後呢?”

一聲輕喃,傳出時,蘇辰一步踏出。

消失在西南叢林。

等到他走後一個時辰。

叢林外麵,陸陸續續出現好幾道人影。

“嘶……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居然把十萬裡叢林的樹木都給毀得乾乾淨淨!”

“雖然大戰平息了,但這叢林深處,還有一道道可怕的餘威留下,我等造神武者,壓根就不敢靠近。”

“這莫非是大帝層次的交鋒?”

人群中,傳出陣陣談論的聲音。

這些人都是西南天府本地的勢力,平日裡,他們在這片土地上,也算是一方豪強。

可今夜,西南叢林這邊爆發的大戰,僅僅隻是一縷氣息,就讓他們有一種窒息與毀滅感覺。

這也是他們等到大戰結束之後的一個時辰,纔敢慢慢靠近的原因。

“你們快看,這留下的痕跡,居然是五行法則,與大帝本源的碰撞!”

人群中,突然傳出一聲驚呼。

那是一個山羊鬍老人,目光死死看著距離自己不遠處的一截斷木。

這截斷木,上麵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正在不停的碰撞,但明顯是,本源之力,不及五行法則,呈現出節節敗退的趨勢。

“這……這怎麼可能?”

“法則之力,竟然壓製住了大帝本源?”

“嘶,冇想到,傳說中大帝萬法境的本源之力,居然會被區區法則所壓製。”

眾人臉上露出濃濃的不可思議。

要知道,他們也都是造神強者,體內凝聚出內世界,誕生出了法則,但是,他們的法則之力,在這一縷萬法本源麵前,簡直就是螢火蟲,與太陽的差距。

可這世上,居然有人能夠把法則之力修煉到這等地步,不僅能與萬法本源對抗,還能直接壓製住本源之法。

這要不是親眼所見,他們肯定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我知道了,這,這是傳說中的五行法則,整個大秦帝國,隻有那一位,成功修煉出了五行法則,並且達到五行圓滿的境界。”

那個山羊鬍老人突然想到什麼,驚聲道。

“誰?”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向山羊鬍老人。

“西北天府,蘇辰!”

山羊鬍老人臉上露出濃濃的敬色。

“是他!”

眾人雖然冇有親眼見過蘇辰,但是,人的命,樹的影,蘇辰所創造的戰績,實在太耀眼了。

單單是他在中州大地,斬了修羅之地一尊聖主分身的事情,便是名動八方。

況且,大家也都知道了,蘇辰還把萬古歲月前的一尊惡帝給收服了,這纔是最讓人心驚膽戰的事情。

“蘇辰……”

這會兒,叢林北邊,走出一個絕美的女子,踏步間,衣裙飄飄,笑若香蘭。

眾人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這個女子,甚至,有好些人都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不過,這絕美女子,根本冇有搭理這群人,而是直接玉手輕輕一撈,直接把那一截斷木給抓了過去。

然後,一轉身就要離去。

“姑娘,這塊斷木是我們先發現的,你這樣明搶不合適吧?”

山羊鬍老人反應過來時,麵色一冷,道。

“這是我姐夫留下的東西,我拿走它,算明搶嗎?”

女子聲音清冷,傳出時,眾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姐夫?蘇辰是你姐夫?”

山羊鬍老人一臉目瞪口呆。

“當然,你要是不信,那我也冇辦法!”

女子嘴角微微一挑,道。

她,便是風笑笑。

“你這叫什麼話,你說蘇辰是你姐夫,那就是你姐夫啊,我還說,蘇辰是我哥呢!”

山羊鬍老人神色不善,哼道。

“哈哈……”

四周眾人都忍不住笑了。

“哦?蘇辰是你哥?那正好,我跟我姐夫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你們都去死吧!”

一道寒徹九天的聲音,迴盪開來。

砰!

天地間,突然出現一顆顆燃燒的隕石,千錘萬砸,轟然落下。

“不……”

那個山羊鬍老人,嚇得魂兒都要丟了。

這每一顆砸落的隕石,都蘊含了無窮無儘的萬法本源,比起他們之前感受到的叢林深處大戰的氣息,還要可怕。

不隻是山羊鬍老人,還有剛纔那些發出笑聲的西南武者,全都被這些萬法隕石所籠罩,一個個露出前所未有的絕望之色。

“啊……饒命啊!”

“什麼?你……你竟然是大帝二重天女帝!”

“走!快走啊!”

場上,有二十多個造神強者,一個個目露絕望,駭然而逃。

可就在他們身子衝出的一瞬。

天地間,每一顆落下的隕石,全都崩潰開來,化作一陣無法想象的恐怖衝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