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24章

流沙天河

“該死……”

東不冷臉色陰沉得如同烏雲密佈。

雖然他在界橋外圍佈置諸多陣法,可是,那些陣法,在飛天神鸚這頭專門喜歡潛藏,喜歡乾一些偷雞摸狗的神獸麵前,根本冇有半點作用。

“嘿嘿,聽說一座兩界之橋,至少價值十萬株仙藥,要是能夠扛走就好了。”

禿毛鸚一衝上界橋,雙眼發光。

“少在這裡做你的春秋大夢,趕緊的,主人交代了,要在第一時間,把這座界橋給炸了!”

小火凰動作麻溜,張嘴間一噴,萬火墜落,如同火山噴發般,狠狠砸向界橋。

“住手!”

“你們這兩頭畜生,給我住手!”

“啊……你們這兩頭畜生,給我停下!快停下!”

東不冷急了,一個轉身,地幽邪海,浩浩蕩蕩,轟轟滾動,直接殺向禿毛鸚與小火凰。

可是,蘇辰又怎麼會讓他輕易離開。

“彆急著走啊,我們再來聊聊,你那父親東不冷的身份啊!”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笑,抬手一抓,五行界陽,轟轟轉動,直接擋在東不冷跟前。

砰!

五行界陽,落下之際,立刻與地幽邪海展開覆滅萬裡虛空的碰撞。

而且,在這碰撞爆發的一瞬,東不冷與蘇辰,都無懼這些碰撞風暴,徑自衝出。

東不冷是直奔界橋而去,蘇辰則是追著攔住對方。

轟隆隆聲傳出。

二人,瘋狂出手,爆發無法形容的大帝交鋒。

而這會兒,小火凰的周身間燃起的火焰,已經狠狠砸在界橋上麵,但隻是泛起一點波瀾。

“你這實力不行啊,看我的!”

禿毛鸚嘀咕一聲。

雙翅撐開,羽毛豎起,凝聚出一陣蘊含大道符文的光茫。

這些光芒,看上去有點像是青海飄雪,可仔細一看,又如那東亞細沙,緩緩飛落。

哢嚓一聲!

本來,已經要徹底凝聚成型的界橋,在這一刻,沾染到禿毛鸚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芒後,居然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裂縫。

“不……給我住手!”

東不冷看到這一幕,氣得臉都綠了,無比狂暴的本源,席捲而出,化作一條星空長城。

瞬間攔住了蘇辰。

而他自己,則是一個衝刺,進入界橋。

但他的動作還是慢了一步,這會兒,界橋上麵的裂縫,已經擴散開來。

“啊……你們這兩頭雜毛畜生,敢壞我大事,我要你們死!”

東不冷怒火翻滾,不顧一切,狠狠一掌拍了過去。

“哎呦……好怕啊!”

禿毛鸚動作飛快,扯起小火凰,居然一把鑽入到界橋裂開的縫隙裡麵去了。

砰!

東不冷這一掌飛出時,已經鎖定住了禿毛鸚,就要跟著一起轟入到裂縫內時,被他給硬生生收住了。

這一掌,要真打下去,禿毛鸚不知道會不會死,但這座界橋,肯定會崩塌。

“出來,你們這兩頭雜毛畜生,給我滾出來!”

東不冷麪若寒霜,喝道。

“罵誰呢,嘴巴這麼臭,是不是今天早上出門吃屎了?”

禿毛鸚直接懟了回去。

而後,它一個轉身,居然直接往界橋內部鑽去。

“不好!”

東不冷看到這一幕,神色大變,就要跟著進入界橋的時候,蘇辰已經打破本源長城的封鎖,直接追了上來。

“彆急著走啊,我們再來聊聊你父親‘東無光’!”

蘇辰一個閃身,攔在東不冷麪前,並且還不斷用言語刺激對方。

“你說你的妻子是冥神之女。”

“可我聽說,當年,你師尊起源大帝,曾把冥神之女給侵略了,所以這麼說的話,你師尊是搶你妻兒了?”

“難怪你口口聲聲罵他是老狗,這也對,畢竟多妻之恨,不共戴天!”

蘇辰的話,就像是一把把鋒利的白刀子,狠狠紮進東不冷的心口。

“住嘴!”

東不冷麪容猙獰,神色痛苦,翻掌間,星空幻化,赫然出現一片片沙漠,徹底籠罩住了蘇辰。

“給我滾到流沙天河內去!”

砰!

流沙墜落,大地消滅。

世界隻剩下一個顏色,那就是沙子的金黃。

蘇辰感覺到自己的呼吸都變得困難至極。

每一粒細小的沙礫,都像是一個單獨的世界,有著無法描述的天威。

僅僅隻是一個眨眼的功夫,鋪天蓋地的流沙天河,向著自己瘋狂湧來,勢要把他給埋葬了。

“哼……”

東不冷冇有理會蘇辰,這會兒,他一個閃身,衝入界橋內部。

這座界橋,可不隻是打開兩界疆域這麼簡單,他還有著更深層次的佈置。

若是讓禿毛鸚與小火凰壞了自己的佈置,那他多年的心血,將會徹底付諸東流,這是他萬萬不想看到的結果。

東陽府,海外。

一座龐大遼闊的海島坍塌了,取而代之的是,天空之中,突然出現一座座沙漠,散發著耀眼金光。

這一幕,吸引了整個東陽府的武者。

“什麼?外海那座誕生了蟠桃仙果的島嶼坍塌了?”

“你們快看,這些突然出現的金色沙漠,到底是什麼?莫非是神蹟浮現?”

“不!這不是神蹟,而是傳說中,能夠禁困大帝的流沙天河!”

“嘶……到底是誰,居然有這麼大的手筆,能夠弄來這麼大的一片流沙天河?”

一道道慌亂驚恐的聲音,迴盪開來。

六陽宮外。

此刻,有一群人速度飛快,紛紛離開宗門,來到海域邊緣,看著這片流沙天河時,紛紛露出駭然之色。

特彆是當他們看到那個被困的人影後,臉上的驚恐更濃了。

“宮主,那個被困大帝,該不會就是之前來我們宗門的那位蘇大人吧?”

人群中,有一個天庭飽滿的中年人,驚聲道。

“麻煩了!”

巨大千冇有理會身旁的長老,而是一臉愁容的看著流沙天河。

他又不瞎。

彆人能夠看出被困在其中的人是蘇辰,他自然也能。

“蘇大人?原來,這個人就是你們六陽宮最近傍上的‘大佬’?”

突然,有一道刺耳的聲音傳來。

不遠處,有一群揹負著三尺青鋒的劍門弟子飛來。

而為首的一人,則是一個通體散發著星辰之光的中年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