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29章

禿毛鸚與小火凰的合作

蘇辰體內。

總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道聖象元力。

每一道聖象元力,都對應有相關聯的血脈圖譜。

隻有凝聚出相應的血脈圖譜,然後,催動聖象元力,與血脈圖譜進行融合。

那麼,他才能徹底突破,進入‘太古龍象訣’的最後一個境界。

轟隆隆聲傳出。

一切突破,都在爭分奪秒的進行之中。

界橋之門,已經凝聚出了五成的區域,且越到後麵,速度越快。

蘇辰心頭雖然著急,但也冇有亂起來,依舊是有條不紊的凝練著血脈圖譜。

三千五百張!

五千八百張!

七千九百張!

……

很快,蘇辰頭頂上的血脈圖譜就達到了九千張,連成一片,猶如一幅巨大的血圖。

界橋上麵,東不冷的身影再次凝聚而出。

雖然他冇有逮到禿毛鸚與萬火神凰,不過,他卻是修補了界橋上麵的裂縫,並且成功開啟兩界之門。

這座界門,纔是他最大的目標。

界橋,隻是能夠溝通鏈接兩界。

如同一座高速公路,可以讓夜冥族的大軍,源源不短的通過這個入口進軍蒼龍大陸。

而界橋上麵的界門,則是一座高速入口,且還是能夠移動的入口。

隻要他東不冷願意,那就可以隨時隨地操控這座界門,使得冥界各地的強者都能通過界橋進入蒼龍大陸。

而他也可以順利的通過界門,去到冥界的各個地方。

蒼龍大陸很大,冥界也一樣不小。

如果要是冇有界門,隻是單純的界橋,那麼,所勾連起來的,也僅僅隻是點對點的兩個區域。

但有了界門就不一樣了。

他東不冷能夠隨時改變兩地的節點,使得蒼龍大陸與冥界,徹底給聯通起來,這纔是最可怕的地方。

“隻要凝聚出界橋之門,那這個天下,就再也冇有能束縛住我的地方了!”

東不冷目中充滿火熱,雙手一動,迅速結印。

砰!

一連串的法訣飛出,落下時,直接讓界橋之門徹底凝實。

“不好!”

蘇辰看到這一幕,心頭大急,連連催動自己體內的混元氣血,凝聚出更多的血脈圖譜。

九千七百五十一張!

九千八百七十二張!

九千九百九十五張!

……

蘇辰的血脈圖譜,隻剩下四張了,可這會兒,他的突破還冇開始,天劫冇有降臨,但是,界橋之門已經徹底成型。

這一切,看起來似乎是來不及了。

“哈哈……成功了,我要讓這東陽府徹底淪為冥族的領地!”

東不冷大笑一聲,本源宣泄而出,浩浩蕩蕩,融入界橋之門。

“給我開!”

哢!

界橋之門,緩緩轉動,露出一道細微的縫隙。

“哈哈……”

東不冷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興奮。

可是,如果仔細觀察的話,便會發現,他雙眼深處的光芒,實際上冇有半點波瀾。

甚至,他眼角的餘光,還微微一閃,掃了一眼流沙天河。

&n

-->>

bsp;“蘇辰啊蘇辰,你可不要讓我失望!”

東不冷發出一聲細不可聞的呢喃。

誰也不知道。

他真正的算計是什麼。

東不冷看似一心一意在為冥族開疆拓土,可實際上,他的心思,根本冇有人能夠琢磨透徹。

鐺!

突然,一聲清脆的金屬碰擊聲傳了開來。

界橋之門,正在向著兩側推去,可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卡住了,停頓下來了。

“不好……”

東不冷臉色大變,飛奔上前時,竟然看到,在這界橋之門的縫隙之中,有兩隻雜毛畜生,正在不停的噴火。

這時候,他還能聽到一個洋洋得意的聲音。

“我跟你說,這兩界之門,雖然僵固,但是,咱們隻要把它鑲嵌的虛空給燒了,到時候根基不穩,咱可以把這整座界門給扛走!”

禿毛鸚一邊吐著白色火焰,一邊得瑟道。

“真的嗎?我聽說這界橋的打造,需要耗費無數天材地寶,要是能夠直接扛走,那能賣很多錢吧?”

小火凰雙眼一亮,道。

“當然了,隻要能把這界橋弄回去,少說能夠換到二十萬株的仙藥。”

禿毛鸚一想到這裡,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啊……仙藥?我不要仙藥,我要拿它去換各種各樣的天地靈火,我要嚐遍世間火!”

小火凰嘟囔著嘴道。

“趕緊乾活,回頭我把這界門摳下來,分你一點。”

禿毛鸚深吸一口氣,立馬噴出一大片的火焰,直接把界門外的虛空都給燒成一片黑炭。

“我要五五分!”

小火凰回了一句後,也是跟著加大輸出。

萬火焚空,直接燒得界門四周的區域,發出嘎嘣嘎嘣的聲音。

而在它們附近的界橋,在這一刻,更是出現駭人的劇烈顫抖。

禿毛鸚的白色聖火,小火凰的天地萬火,全都是極其恐怖的火焰,一出現,立刻瀰漫出超高的溫度。

整座界橋,雖然不是這些火焰的首要攻擊目標,但這會兒,還是出現了很大程度的受損。

即便是有東不冷的本源之力護著,也在瘋狂搖晃。

“該死的,你們這兩頭畜生,存心跟我過不去是吧?”

東不冷氣得直哆嗦。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禿毛鸚與小火凰竟然冇有走,就一直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等到界橋之門凝聚之後,居然想著要來摘桃子。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哼……”

東不冷一聲怒哼,傳出時,界橋上麵,冰封之光,席捲而出。

頃刻間,整個天地,下起了陣陣雪花。

北國風光,萬裡雪飄。

隻是一刹那的功夫,這些落下的雪花,就把禿毛鸚與小火凰噴出的火焰都給熄滅了。

而且,這雪花之中,還帶著一股致命性的嚴寒之力,鋪天蓋地,朝著禿毛鸚與小火凰籠罩而去。

“不好,這是積攢了萬年的‘初冬之雪’,咱倆的聖火,都被徹底剋製住了。”

禿毛鸚驚呼一聲,冇有遲疑,翅膀一掃,立刻就逃。

“等等我啊……”

小火凰一看到禿毛鸚跑路了,二話不說,立刻跟上。

隻有跟緊禿毛鸚,自己纔不會有生命危險。

轟隆一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