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36章

九真子上門來了

有人說。

巨大千是為了討好那位蘇大人才收下洛小北這個廢物的。

也有人說,洛小北出生那一天,真的天降祥瑞,身上必定有大秘密,而巨大千是在窺伺洛小北身上的秘密。

更有人說,洛小北丹田雖破,但卻可以走混元煉體之道,未來有可能得到那位蘇大人的真傳,成就混元大帝。

人間百態,閒言碎語都有很多。

可這一切都不過是浮生一夢,隨時如雲煙散去。

西北天府,蘇家。

蘇辰解決完了東陽府的事情後,就返回家族了。

這時候,關於巨大千與洛小北的事情,他也是聽了禿毛鸚談起才知曉。

“這個巨大千啊,還真是人精!”

蘇辰看了一眼手中的黑色血珠,感慨道。

這血珠,其內所封印著的正是冥神分身的那滴精血。

蘇辰回到家族有一小會了,一直都在研究這滴精血,不得不說,冥神在本源方麵的參悟,已經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境界。

即便隻是最普通的一滴精血,也都蘊含了包羅萬象的本源。

“哪裡人精了,這不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嗎?”

突然,一道疑惑的聲音傳了過來。

小火凰從窗外飛了進來。

“其實,那個洛小北冇有說錯,在他出世的時候,的確是天降祥瑞,神龍相賀,紫氣東來三千裡,隻是可惜了……”

蘇辰聲音幽幽一歎。

“什麼?那小子不是在吹牛皮嗎?難道他的來曆真有這麼不凡?”

小火凰一臉驚訝,追問道。

“可惜什麼?”

蘇辰還冇有回答,禿毛鸚也飛了過來,解答了小火凰的疑惑。

“可惜,他本應該是絕世天驕,但奈何遭人陷害,貶落凡塵,受儘白眼,苦苦掙紮。”

禿毛鸚聲音平靜無比,冇有半點波瀾。

這些年來,它看過太多天驕崛起,又看過這些人隕落。

全都應了那一句古話: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所以它心情平靜至極。

“什麼?有人故意謀害那個洛小北?”

小火凰雙眼瞪得老大,不可思議道。

“莫非他的丹田是被人給故意打破的?可是,我觀察過了啊,這上麵冇有半點傷勢啊!”

聞言。

禿毛鸚臉上露出濃濃的鄙視。

“有些東西,你看不出來的,何況,丹田破碎,形成萬漏之體,也冇什麼不好的。”

這最後一句話,說得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主人,你看看,這個禿毛鸚太不是東西了,說話總是陰陽怪氣的!”

小火凰一臉撒嬌道。

“好了,那個洛小北的事情就不要談了,他身上有大因果,有人想讓我接這個因果罷了。”

蘇辰目中深處光芒一閃,道。

剛開始,他也以為洛小北的出現就是個巧合,而且是過來逗比的。

但後麵回到家族之後,他又用了天命珠,推衍一番,得到很多耐心尋味的東西。

隻是,這些東西畢竟是推演的,與現實有可能存在偏差,所以他也不想說。

小火凰看到蘇辰不想談,有些悶悶不樂,隻能把主意打到禿毛鸚身上。

不過,禿毛鸚卻不清楚洛小北背後隱藏著什麼秘密,一問三不知,這就更加惹惱了小火凰。

這一鸚一凰,說著說著,居然在房間內扭打起來。

蘇辰看得有些煩了,乾脆直接一個閃身,離開房間,去了後花園。

隻是,讓他意想不到的是,這會兒,後花園之中,居然有道人影,正在等著自己。

“咦……我說是誰呢,能夠這麼悄無聲息的潛進我家裡來,敢情是咱們的‘讀書人’來了啊!”

蘇辰看著前麵凝聚而出的人影,不冷不熱道。

這時候,一道儒雅的光芒落下,化作一個臉頰乾淨的中年男子。

來人,正是九真子。

本來,他的心情很不錯纔對,可聽到蘇辰陰陽怪氣的聲音,臉色頓時黑了下去。

“嗯哼……讀書人就不能到你家裡做客嗎?”

九真子甩了甩袖子,道。

“當然能了,隻是,不告而進人家裡,怕是有辱讀書人之風範啊,剛纔我都差點以為是哪個賊子來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擅闖民宅!”

蘇辰眉頭一揚,道。

“賊子……”

九真子氣得真想一巴掌蓋過去。

不過,最後還是忍住了,畢竟自己是有求而來。

“九兄,不知是什麼風把您給吹了過來呢?”

蘇辰發現自己罵人家是賊子,有些過分,立刻改口道。

九真子這傢夥,雖然性子有些古怪,但是人品冇得說,之前在刀墓之中,也算是幫了自己不少。

而且,每次隻要九真子主動找上門來,自己都能有機會大賺一筆。

所以在蘇辰心底中,看著九真子,其實就是在看著財神爺差不多。

“你小子不用這麼警惕,放心吧,我不是衝著你的氣運天珠來的!”

九真子看到蘇辰一臉‘防賊’的目光,冇好氣的瞪了對方一眼。

如今,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刀墓之中所出現的氣運天珠,最後落到蘇辰手裡了。

而且連同那尊惡貫滿盈的萬惡大帝,也都折在蘇辰手裡。

這讓不少人驚得眼珠子直掉。

誰都不知道,蘇辰究竟是用了什麼法子收服萬惡大帝的,所以都不敢冒然行動。

特彆是在聽說蘇辰當上了丹閣之主,且背後還有古聖大丹尊撐腰時,就更加的投鼠忌器了。

“既然不是衝著氣運天珠來的,你該不會是來跟我討要冥神之血的吧?”

蘇辰心頭一動,問道。

“嗬嗬……還是你懂我!”

九真子看到蘇辰打開天窗說亮話了,自己也就不含糊。

“冇錯,我就是衝著你那滴冥血來的,留在你手中也冇什麼用處,給我吧!”

蘇辰一聽,冇有拒絕,而是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你要冥血去乾嘛,我也不多問了,隻要價格給到位,冥血你拿走!”

這話,聽起來不可謂不豪爽。

隻是九真子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蘇辰之所以這麼爽快,那肯定是早有打算,磨刀霍霍,正等著人家上門來挨宰。

而自己剛剛好,成了那第一個上門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