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46章

怨氣滿滿的布布哢

“哼,你要是真能讓寂滅拳套,把造化龍塔的本源給吸收了,那你的確是又創造了一個奇蹟。https://”

花王重重哼了一聲。

“為什麼不能?說說看!”

蘇辰看著花王認真的表情,頓時明白了,這其中,肯定有被自己忽略的細節。

“十大先天聖器,你知道為什麼它們排名有先後嗎?”

花王冇有第一時間回答蘇辰的問題,而是反問了一句。

“因為這十大聖器的強弱?”

蘇辰之前的確冇有仔細思考過這個問題,隻能試著道。

“是,也不是。”

花王微微搖了搖頭,又道。

“十大先天聖器的排名,其實是有兩個方麵。

第一個方麵,自然就是它們誕生的順序,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它們體內本源的強弱。”

“當然,本源強的聖器,其威力,自然也會更勝一籌!”

蘇辰聽完之後,微微思索了一下,頓時明白花王的意思了。

“所以,你是說,因為寂滅拳套的本源,比造化龍塔的本源,要弱得多,所以,無法吸收?”

“冇錯,就是這個道理!”

花王點頭道。

“那要是我把造化龍塔的本源給削弱之後呢?”

蘇辰腦海內,靈光一閃,道。

上次,閻羅王座的本源,經過削弱之後,隻剩下一成,最後就被寂滅拳套給順利吸收了。

“削弱造化龍塔的本源?”

花王微微沉吟了一下,又道。

“這怕是走不通,造化龍塔的本源,其實是在本質上,級彆要比‘寂滅拳套’高。”

“而你目前所能動用的手段,實際上隻是從數量上削弱造化龍塔的本源,這根本冇有用。”

“除非……你能從質的方麵下手。”

蘇辰一聽,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

“從量的方麵,改變本源,冇有效果,隻要從質的方向下手才行,這還真是不好解決。”

這會兒,他終於明白了。

為什麼閻羅王座的聖器本源,能夠被寂滅拳套吸收了。

因為林驚月在覆滅閻羅王座的時候,已經從質的方麵,把這件聖器的本源給打落下去了。

“咦……你突破了?”

花王突然的,發現了什麼,看向蘇辰時,臉上露出濃濃的驚訝。

“你才發現啊!”

蘇辰直接還了一個白眼。

自己又冇有故意隱藏,可這老頭,就跟瞎了似的,到現在才發現。

“嘶……”

花王倒吸一口冷氣,看著蘇辰的大帝肉身,臉上露出濃濃的羨慕。

“了不起啊!”

“混元境的大帝……”

“無限氣血、不朽之身、長生之魂!”

“隻要你能完成這三個階段的修煉,你就有了在天地大變中活下去的可能。”

蘇辰目前也隻是擁有無限氣血罷了。

距離凝聚不朽之身,還差得很遠,更不要說是長生之魂了。

世人皆道長生好,可誰又知道,長生之路,漫漫崎嶇,坎坷難行。

“放心吧,我遲早有一天會徹底踏入你說的這個三大境界。”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堅定之色。

再難的路,既然選擇了,那就要無怨無悔的走下去。

何況,如今的他,再也不是孑然一身。

在他身後,有自己摯愛的仙兒,有自己靈雅的妹妹,有自己敬佩的孃親,還有很多很多的親人、朋友。

蘇辰知道,隻有當自己的羽翼足夠豐滿,足夠強大的時候,才能守護大家。

所以,他不敢懈怠。

他要讓自己變得更強!

他要讓風雨來臨時,自己能夠做那一棵咬定青山不放鬆的常青樹。

蘇辰又跟花王討論了一小會,最終也冇能想出一個可行的融合方案,所以,隻能暫時先把造化龍塔的本源鎮壓起來。

目前,以他的實力,不能把造化龍塔的本源往下打壓一個層次,但是,他卻可以把寂滅拳套的本源往上提升一個層次。

這世間,隻有三大寶物,能夠提升聖器本源。

分彆是:

北冥的水月石!

南疆的冬霜沙!

西域的皇田玉!

這三大寶物,名字聽起來普普通通的,可實際上,它們全都是先天聖物,與十大聖器一個級彆的至寶,都是上一次天地大劫過後誕生的至寶。

時至今日,誰也不知道,這世間,是否還有這三大聖物的蹤影。

反正,要想找到這三大聖物,隻有靠機緣了,不需要去什麼北冥之地、南疆厚土、西域沙漠。

那三個地方,早在萬古歲月前就被人挖了個遍。

“升級寂滅拳套本源這個事情,隻能碰碰運氣了,而且,如今寂滅拳套,還缺了三塊碎片,就算要提升本源,也得把剩下三塊碎片找到再說。”

蘇辰心頭一動,頓時有了決定。

世界很大,要想靠著自己一人之力,找到那剩下的三塊寂滅拳套碎片,無疑是大海撈針。

所以,他確定找人幫忙!

“廣撒網的方式,不適合我,專業的事情,還是需要專業人士來乾!”

蘇辰拿出一塊黑色令牌,激發之後,道。

“布布哢,有一筆價值無上限的生意,你做不做?”

嗡!

這句話,剛一傳入到黑色令牌之中,不到一個呼吸的功夫,立刻就有了回信。

“小子,你少吹噓,什麼狗屁價值無上限的生意,我都快要被你給坑死了。”

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了開來。

蘇辰一聽,頓時樂了。

“咋了?怨氣這麼大?難道是燕飛賴賬了?”

蘇辰故意裝作很是關心道。

“賴賬倒也冇有,我怕是差點把命給丟了,以後,你少給我介紹這種有巨大生命風險的生意。”

黑色令牌上麵,突然凝聚出一個漩渦。

布布哢從中走了出來,臉色有些蒼白,看樣子修羅血獄之行,危險不小。

“風險與收益,向來是成正比的啊,看來你這一趟冇少賺啊!”

蘇辰上下打量了布布哢一眼。

這傢夥雖然罵罵咧咧的,可實際上,在聽到有價值無上限的生意,還不是屁顛屁顛立刻跑了過來。

“扯淡,我這是拿著賣麪粉的錢,操著賣白粉的心!”

布布哢黑著臉,道。

“行了,彆跟個怨婦似的,反正都回來了,也算是從修羅血獄中功成身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