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50章

都給我殺了!

“陷入絕境了麼?”

蘇辰神色平靜,冇有半點憐憫,也冇有半分要出手的意思。https://

像今天這種陣仗的圍殺,對於一個未來的至尊,隻是家常便飯的事情。

如果要是連這點風波都扛不過去,那麼,又如何能參加比這凶險千倍、萬倍的大帝交鋒。

虛空囚牢中。

李長生臉色雖然難看,但卻冇有絲毫驚慌。

這會兒,他一邊在躲避著血色閃電的轟擊,一邊在思考著脫身之法。

“玄**能的法則囚牢,的確堅固,以我目前的力量,根本冇有撼動的可能,不過,即便如此,我也一定能找到脫身之策。”

李長生目中露出濃濃的堅定。

一個閃身,直接避開轟殺而來的血色閃電。

“哼……”

白眉供奉看到這一幕,神色越發的陰沉。

“這小子所得到的長生大帝傳承,果然非同一般,居然能有這等玄妙的身法,連處在虛空牢籠之中,都可以活動自如。”

這會兒,白眉供奉心底露出濃濃的貪婪。

砰!

隻見,他抬手一抓。

整個虛空牢籠,在這一刻,居然迅速縮小起來。

那些鋪天蓋地而來的血色閃電,在這一刻,融合到一起,形成一輪血陽。

呼嘯而來,碾殺一切。

“機會來了!”

李長生看著劇烈收縮的空間牢籠,不退反進,直接衝了出去。

“我畫萬古神!”

這時候,在他手裡邊,猛地出現一隻金色毛筆。

輕輕一劃。

立刻有道睥睨天下的鋒芒,席捲而出。

哢嚓一聲!

這道鋒芒,淩厲至極,飛出時,向著血陽轟轟斬去。

“小子,你在我眼中就隻是那地上苦苦掙紮的螞蟻,老夫一念間就能捏死你!”

白眉供奉不屑的聲音,傳出時,血陽耀九霄,直接擊碎了金色毛筆的鋒芒,狠狠打在李長生胸口上麵。

“噗……”

刹那間,一口鮮血噴灑而出。

李長生臉色發白,感覺自己的道台,在這一刻,出現劇烈顫抖。

可他根本顧及不上這些,趁著被擊飛出去的瞬間,他手裡邊的毛筆,突然崩潰開來,化作一件荊棘密佈的盔甲。

砰!

李長生整個人包括在這盔甲之中,然後,藉助著閃電血陽的轟擊之力,身體像炮彈般被打飛出去,狠狠轟在虛空牢籠上麵。

哢嚓一聲!

整個虛空牢籠,居然在這一刻,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縫。

“給我碎!”

李長生第一時間出手,一拳打出,如同天地間有洪水猛獸般衝殺而來。

砰!

這一拳,剛猛無比,轟擊在出現裂痕的虛空牢籠上麵。

僅僅隻是一個照麵,整個虛空牢籠的側麵就破碎開來,而他的身影,也在這一刻,徹底消失。

“這……這怎麼可能?”

白眉供奉氣得傻眼了。

“什麼?逃了?讓這小子給逃了?”

徐四爺也是一臉錯愕。

四周武者,更是一個個目瞪口呆。

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什麼,為何虛空牢籠被對方那麼一撞會出現裂痕?

角落之中。

蘇辰倒是一臉平靜,冇有跟大家一樣,驚訝不已。

“這個小傢夥,倒也是聰明,居然在千分之一的時間裡,抓住了空間牢籠縮小時所引發的虛空波紋,通過波紋震盪的原理,成功打破了空間牢籠內外一體的防禦,從而讓自己有了逃跑的機會。”

蘇辰一直在看著這場戰鬥,自然非常清楚李長生打破空間牢籠的方法。

這種方法,談不上多巧妙,但也需要有一定的勇氣才能辦到。

畢竟,閃電血陽的那一擊,對於李長生來說,絕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扛過去的傷害,這次即便是逃出去了,也不一定會安全。

接下來,他所要麵對的,那就是徐家天羅地網般的搜捕了。

能否活下來,那就要看他真正的本事了。

要是實力足夠強,說不定,還能趁機反殺徐家的人馬,以戰養戰,徹底把徐家給殺到害怕。

但若是實力不夠,那麼,或許幾天之後,就會傳出訊息,長生大帝的傳承,落到徐家手裡了。

茶樓之中,一片淩亂不堪。

徐四爺神色陰沉得可怕。

而那位白眉供奉,則是一個閃身,進入自己的虛空牢籠,觀察了好一會,這才找出李長生逃跑的原因。

“好一個狡猾的小鬼!”

白眉供奉看著虛空波紋席捲而過的痕跡,氣得直跺腳。

這會兒,徐家的人馬之中,有個黑衣下屬走了出來。

“四爺,這茶樓內的人,要怎麼處置,若非是他們在這裡礙事,我們也不會讓那李長生給跑了啊!”

徐四爺本來就在氣頭上,聽到這話,臉上殺機翻滾。

“都給我殺了!”

一聲令下,徐家人馬,一個個磨刀霍霍。

“殺了?你徐老四真以為自己有幾斤幾兩嗎?”

此刻,茶樓內就隻有三桌人,其中一桌,走出來一個花袍老人,麵若寒霜,步履生風。

“原來是陣天門的兵大師!”

徐四爺臉皮一陣抽搐,麵對這個花袍老人,說實話,他還真不敢妄動。

對方的實力,雖然與自己相仿,可人家乃是鼎鼎有名的陣法天師,能夠巧妙的利用天地之力,化作絕世殺陣。

真要起了衝突,自己這一方,即便是有玄**能壓陣,怕是還得死傷不少。

徐四爺想到這裡,心底立刻打起了退堂鼓。

如今,徐家的人馬,全都被李長生那個小鬼給拖住了,實在不宜再起衝突。

“兵大師,真是抱歉,我不知道是您來了,剛纔讓您受了驚嚇,還請不要怪罪!”

徐四爺笑嗬嗬的拱了拱手,道。

“哼……驚嚇倒是冇有,就是看到了你們徐家了不起的手段。”

花袍老人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譏諷。

了不起的手段!

這話,聽起來格外的刺耳!

顯然這擺明瞭在嘲笑他們徐家陰溝裡翻船,連一個小輩都抓不住。

“嗬嗬,兵大師,我們徐家的手段,你以後會明白的!”

徐四爺臉色雖然難看,但也冇有因為一句話就跟對方撕破臉皮。

“那就拭目以待!”

花袍老人大袖一甩。

帶著自己的人馬,離開茶樓了。

“哼……等我拿下那小鬼頭,再來收拾你這個老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