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51章

你要對我動手?

“哼……等我拿下那小鬼頭,再來收拾你這個老東西。https://”

徐四爺冷冷盯著花袍老人遠去的背影,心中殺機沸騰。

這時候,茶樓內的第二桌茶客,緩緩起身,走了過來。

“徐四爺,你該不會打算是把我們也給殺了吧?”

一道不冷不淡的聲音傳了出來。

徐老四轉身一看,臉上的表情陡然變得僵住了。

“少城主,您說笑了,我徐老四就算有上百個膽子,也不敢讓您掉一個汗毛啊!”

冇錯!

眼前這第二桌茶客中為首之人,正是東林府城,城主之子‘離天羽’。

他們徐家雖然是這東林府的土霸王,但也不敢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襲殺城主之子啊!

除非,他們願意要給那位離府主魚死網破。

但一想到,離家的來曆,徐老四心底就一陣犯怵。

“嗬嗬……”

離天羽的實力遠在徐老四之下,所以,冇有像前麵的花袍老人一樣,說什麼難聽的話,隻是嗬嗬一聲。

然後,他就帶著人離開了。

等到這夥人走了之後,茶樓內,就隻剩下最後一桌客人了。

這位客人,自然就是蘇辰了。

他坐在那裡,神色悠然,慢悠悠的品著茶。

茶樓外麵,正打算要離開的少城主離天羽,還有那個陣天門的兵大師,全都停下腳步,古怪的看了蘇辰一眼。

“這個年輕人很陌生啊!”

兵大師眉頭一皺,嘀咕道。

“嘿……這人,怕是那種粗出茅廬的小年輕,都冇分清形勢,咱們一走,那位徐四爺最後的怒火都會撒到他一個人身上。”

兵大師身旁,有一個脖子上麵紋滿靈紋的弟子,嗤笑道。

這時候,那位少城主離天羽聽了之後,卻是搖頭一笑。

“彆隨意下結論,這世上的高人多了去!”

那個紋身弟子一聽,臉上頓時露出濃濃不屑。

“高人?哈哈……他要是高人,我能把這地上的泥土都給你舔乾淨!”

離天羽聽了之後,一陣無語。

這傢夥莫不是腦子進水了吧?

眾目睽睽之下說這種話,還真是掉智商啊!

那個兵大師也是知道不妥,冇好氣瞪了自己這個弟子一眼。

“行了,少說一句!”

兵大師隨意的嗬斥了一句,然後,目光一閃,看向茶樓裡麵的大堂。

其實,他的想法與自己這名弟子一樣。

這世上,哪有那麼多的高人!

大部分都隻是凡俗之中的平庸之輩罷了。

麵對徐家這種霸主式的欺淩,根本冇有反抗的可能,隻有人頭滾滾的悲慘結局。

果不其然。

這會兒,徐老四已經把怒火傾瀉在蘇辰身上了。

“小子,我不認識你,所以你千萬彆跟我說,你有什麼逆天背景,我徐老四現在很不爽,要殺人,所以你得死!”

徐四爺渾身煞氣翻滾,轟轟咆哮,以絕殺之勢,向著蘇辰碾壓而去。

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是紛紛搖頭一歎。

甚至,不少人心底都露出悲哀與同情。

這就是弱者的無奈!

一招不慎,人頭落地!

隻是,讓大家有些疑惑的是,那個茶樓內的年輕人,居然從始至終都冇有半點慌亂,依舊在慢慢品著茶。

“我的確冇什麼逆天背景,因為,我自己的實力就很逆天啊!”

一道平淡至極的聲音,傳出時,徐四爺渾身煞氣,居然在這一刻,無聲無息的崩潰開來。

“你……”

徐四爺目中露出濃濃的驚恐,發現自己的身子,像是被十萬大山給鎮壓了,動彈不得。

“供奉大人,快……快救我!”

一道絕望的慘叫聲,傳出時,那位白眉供奉心頭狂跳,立刻飛奔而來。

“你要對我動手?”

蘇辰麵色平靜,抬起頭時,淡淡的看了白眉供奉一眼。

正是很無比普通的一眼,卻是讓這位白眉供奉渾身一軟,直接癱倒在地上。

這一刻,他的大道玄輪在瘋狂顫抖,神魂巨震,氣血逆衝。

似乎隻要這個年輕人一個念頭,自己就會灰飛煙滅。

可怕!

太可怕了!

這絕對是傳說中的大帝!

白眉供奉心底隻剩下濃濃的恐懼,跪倒在地上,求饒道:

“大人,我……我絕無冒犯之意!”

蘇辰收回了目光,緩緩起身,向著門口走去。

“呼……”

徐四爺看到這一幕,剛要鬆口氣時,在他體內,猛地有一股洪荒之力,直接炸開。

“啊……”

最後一聲慘叫,傳出時,這位徐四爺化作一片血霧,灑落開來。

“大帝之威,恐怖至斯!”

白眉供奉心底冇有半點報仇的念頭,隻有濃濃的恐懼。

茶樓外。

離少羽傻眼了。

那位兵大師與他的紋身弟子都徹底驚呆了。

四周武者,更是一個個露出前所未有的無法置信。

死了!

那位徐四爺竟然死在一個陌生男子手中!

而且,最關鍵的是,這個陌生人,從頭到尾都冇有看到對方出手啊!

僅僅隻是一句話,直接嚇得白眉供奉這尊玄**能跪地求饒。

最後起身走出茶樓時,那位徐四爺直接隕落。

這等手段,徹底把所有人都給嚇懵了。

“這還真是一位高人啊!”

兵大師心頭一顫,苦笑道。

“高人……”

兵大師身旁那個紋身弟子,狠狠嚥了一口唾沫,心頭狂跳,臉上無比後悔。

早知道,自己就不該說那番話。

“那位大人,該不會要來找我麻煩吧?”

紋身弟子目露恐懼,連忙掃了四週一圈,好在冇有看到蘇辰的身影,立刻鬆了口氣。

“彆擔心了,那位大人已經走了,人家纔沒空搭理你這種小嘍嘍!”

離少羽嘴角露出一抹戲謔之色,指了指地上的石板。

“記住了,離開前把地上的泥土塵埃舔乾淨!哈哈……”

一聲大笑,傳出時,離少羽也走了。

“混蛋!”

紋身弟子氣得直咬牙。

不過,人家畢竟是少城主,他就算再生氣,也不敢說什麼狠話。

“行了,安分一點,這次我們來東林府是另有要事的。”

兵大師眉頭緊皺,哼道。

他作為陣天門的代表,前來東林府,自然是要來拉攏盟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