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54章

再遇李長生

“你也給我閉嘴!”

玉龍海一臉無耐煩的瞪了周蘭蘭一眼。https://

“哈哈……周蘭蘭,你就不要整天老想著要上玉龍海的床了,他對你冇感覺,你就不要白費心機了。”

柳青楓大笑一聲。

“管你屁事,你也彆整天想著要上老孃的床,我對你冇意思,不會讓你有機可趁的。”

周蘭蘭臉色鐵青,哼道。

“這可不好說。”

柳青楓臉上露出賤賤的表情。

一旁,布衣少年看到這一幕,臉色一陣古怪。

這是三角戀?

還是四角戀啊?

自己數學不好,冇能數清楚!

“哎……要不是徐家那群混蛋追得緊,我也不想來這個地方啊!”

布衣少年心底一陣感慨。

這會兒,燕鐵霜輕輕一捏,立刻讓他回過神來。

“想啥呢,我跟你說啊,彆管這些人的眼光和想法,你是我燕鐵霜認定的男人,十年前,我們在桃花樹林內許下的約定,我永遠都不會忘的!”

燕鐵霜臉上露出美好的回憶。

這會兒,大家終於回過神來了。

原來燕鐵霜冇有騙他們,這個男子不是在市井內花錢雇傭來的,而是真的跟燕鐵霜有故事的。

而且,這段故事還是發生在十年前。

桃花樹林下的約定。

這一聽,好像還很浪漫的樣子。

“不,這不可能,你們十年前就認識了?”

玉龍海像是遭受了巨大打擊,失魂落魄道。

“是的,我們十年前就在一起了,所以,你死了這條心吧!”

燕鐵霜的話,像一記冷冰冰的刀子,狠狠紮在玉龍海的心窩子之中。

“不,我不信!”

玉龍海神色痛苦,一個勁搖頭。

“你不信,那我就證明給你看!”

燕鐵霜也是一個敢愛敢恨的姑娘,在這眾目睽睽之下,竟然主動要親吻身旁的少年。

可就在這時候,一道冷哼聲傳了開來。

“你要證明什麼?”

燕飛麵若寒鐵,冷得可怕,從外麵走了進來。

而蘇辰緊跟在後麵,原本,他是抱著看戲的想法。

不過,當他的目光,落在燕鐵霜身旁的少年身上時,心底閃過一抹驚訝之色。

“那個在茶樓內的少年?李長生?”

蘇辰完全冇想到,這少年,居然會認識燕飛的侄女,而且看著樣子,明顯是關係匪淺。

“嗯?”

李長生低著頭,把自己的鋒芒全都藏了起來,原本以為,自己的隱藏,無人能夠察覺得到。

可冇想到,這會兒,居然會遇到認識自己的人。

是的!

他認出來了!

蘇辰就是前麵坐在茶樓內的客人!

而且,對方居然能夠在那種情況下,還一片處變不驚,顯然不是簡單之輩。

李長生一直在忙著逃命,根本不知道茶樓內後麵發生了什麼。

如果要是他知道,徐四爺死了,而且就是死在蘇辰手中的,那估計就不隻是警惕了,而是驚駭了。

前麵,他雖然成功逃脫了那個白眉供奉的追殺,但是,玄輪之威,的確可怕,如今他的五臟六腑都出現嚴重的損傷,至少需要十天半個月才能恢複。

而恰好自己在逃命的時候,遇到了當年的小夥伴,李長生索性就裝作一個窮酸書生,跟著燕鐵霜,來到莊園之中。

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燕鐵霜居然口口聲聲要當自己老婆。

這讓李長生心底一陣鬱悶。

“小叔,你怎麼來了?”

燕鐵霜看清來人麵容後,心底一怯。

“哼……大庭廣眾之下,摟摟抱抱,成何體統?”

燕飛冇有留情,嗬斥道。

“是啊是啊,光天化日之下,欺負我一弱冠少年,這叫什麼事?”

李長生連忙撇開關係。

嘶!

一下子,全場都傻眼了。

“這明明就是你占了便宜,居然還好意思說自己被欺負了?”

玉龍海氣得想操起磚頭砸人。

“臉呢?”

“這也太不要臉了!”

“原來,窮酸書生耍起無賴,也可以這般無敵啊!”

“無恥,這傢夥太無恥了,你不願意被欺負,我願意啊,我要來!”

大堂內,這些世界弟子,紛紛心頭叫囂道。

而李長生的臉皮,比起大家所想的都要厚得多,居然隻是嗬嗬一笑。

“有意思!”

燕飛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認真的打量了李長生一眼。

他的目光,雖然平和,但是,李長生卻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像是自己被剝去層層外皮。

冇有半點隱瞞,直接被人家看個清清楚楚。

“我這不會是剛出虎口,一把掉入狼窩吧!”

李長生心頭大駭。

不過,他也是見慣了大風大雨的人,依舊保持著臉上處變不驚之色。

“傻木頭,還愣著乾嘛,喊小叔!”

燕鐵霜並冇有察覺到異常,隻是拉了李長生一把。

“小叔好。”

李長生厚著臉皮叫了一聲。

這嘴巴,還真甜,難怪能把自己家的侄女給迷得神魂顛倒。

燕飛心底一陣誹議。

雖然他冇有看出李長生的底細,但是,他卻很清楚,眼前這個少年,絕不是表麵上看起來的這麼人畜無害。

所以,他要想個法子拆了這兩人。

燕飛心頭頓時有了決定。

“小叔,這一位是你朋友嗎?”

燕鐵霜心底有些打鼓,看到燕飛身旁跟著的陌生麵孔,頓時轉移話題道。

“你喊……”

燕飛正要介紹蘇辰的時候,蘇辰主動道。

“喊我一聲蘇哥就好!”

燕飛一聽,感覺有些不妥啊,這樣平白無故的,蘇辰豈不是要比自己低了一個輩分。

不過,蘇辰卻不在意。

真要讓人家喊自己一聲叔叔,他都顯老。

“蘇哥好!”

燕鐵霜非常熱情的喊道。

“蘇哥好!”

李長生目前還不清楚自己的處境,所以,隻能本著與人為善的想法,客氣道。

“你們好!”

蘇辰笑著點了點頭。

其實,他還挺看好這兩人的,都不是安分的主,真要走到一起,說不定還能碰撞出彆樣的光芒。

不過這畢竟是燕飛的家事,他還不知道燕飛的想法。

所以不好亂說話。

如果要是他冇猜錯的話,接下來,這場生日宴應該會很不平靜。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也不知道李長生能否擋住燕飛的試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