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55章

見招拆招

“大家都彆愣著啊,先入座吧,今天是侄女的生日,諸位能來捧場,是我燕飛的榮幸,也是鐵霜的榮幸!”

燕飛笑嗬嗬的招呼大家落座。https://

“燕莊主客氣了!”

“多謝燕莊主的熱情招待!”

“莊主,您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出來與我們見上一麵,那更是我們的榮幸啊!”

這些個世家子弟,一個個都是人精。

平日裡,看起來有些紈絝不著調,可真正到了大場合,全都是能夠睜眼說瞎話的好手。

“莊主,您是鐵霜的小叔,侄兒能不能厚著臉皮喊您一聲叔父?”

玉龍海主動走了上來,道。

“可以啊,我經常聽你爺爺談起你,聽說你現在是一品丹師了吧?”

燕飛神色柔和,道。

“是啊,我在半年前就已經踏入一品丹師的境界了,如今差不多該觸摸到丹宗的瓶頸了。”

玉龍海心頭一動,道。

“不錯,你在丹道一途,真的很有天賦!”

燕飛一臉欣賞道。

“你跟鐵霜年紀相仿,你們年輕人,有時間,應該多經常走動走動。”

聞言,玉龍海神色大喜。

這話裡所隱藏的意思太明顯了。

“叔父說得是,我們年輕人,除了修煉,也要在適當的時候放鬆放鬆,我打算約鐵霜下週去躍龍山走走。”

玉龍海雞賊得很,立刻騎杆子往上爬。

“誰願意要跟你出去走走了?”

燕鐵霜一臉陰沉,哼道。

“怎麼跟客人說話的?”

燕飛直接嗬斥了一句,然後笑嗬嗬的看著玉龍海。

“哎,這鐵霜的性子,從小被我慣壞了,你可日後要多擔待擔待。”

玉龍海連連點頭:“叔父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鐵霜的。”

“小叔,你這是乾嘛的?要強行操控我的人生啊?”

燕鐵霜氣得牙疼,怒聲道。

“胡扯,你的人生掌握在你自己手裡,誰能操控你的人生啊,我最多就是替你撥亂反正。”

燕飛最後一個詞,用得無比精妙。

撥亂反正!

誰亂了?

這自然就是指著燕鐵霜身邊的這位少年了。

“叔父說得在理,我也覺得,每個人的人生,都應該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誰都冇有權利去乾涉。”

李長生深吸口氣,道。

“要想掌握自己的人生,那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燕飛意味深長的看了李長生一眼。

“生而為人,那就需要明確自己要走的道路是什麼樣子,隻要心中有光,即便是代價再大,那也有趟過泥,涉過水,迎來春暖花開的一天。”

李長生目中露出濃濃的堅定,道。

“不錯,你這嘴皮子很厲害。”

燕飛竟然被嗆得不知該說什麼好。

一旁。

蘇辰也是聽得想笑。

不過,這會兒他看向李長生的目光,充滿濃濃的讚賞。

如果是一個普通書生說出這番話,那他一定會充滿鄙視與不屑,純粹就是紙上談兵,瞎咋呼的。

但是,李長生不一樣。

此人明顯是經曆過大磨難、大凶險的,這話,必定是他在艱苦環境下的感悟。

“嘴皮子厲害又什麼用,要想給女孩子幸福,需要的是足夠強大的實力與物質條件。”

玉龍海一臉不屑的看著李長生。

“今天是鐵霜的生日,你準備什麼禮物了,拿出來給大家瞧瞧吧?”

眾人看到這一幕,臉上都露出濃濃的感興趣。

大家都很好奇這個窮酸小子,能夠拿出什麼樣的禮物?

不過,不管是什麼禮物,最終都會被玉龍海啪啪打臉。

畢竟玉龍海是有備而來!

“禮物,自然是有的!”

李長生自然能夠感受到玉龍海身上的敵意,可他一點都不在乎。

區區一個一品丹師罷了。

要想跟他李長生為敵,那還不夠格。

李長生真正忌憚的,隻有兩人。

一個是燕飛。

一個是嘴角略帶笑容的蘇辰。

“既然帶了禮物,那還愣著乾嘛?趕緊拿出來啊!”

玉龍海眉頭一挑,嗬斥道。

“夠了,玉龍海,人家帶什麼禮物,跟你毛事?”

燕鐵霜看不下去了,幫襯道。

“鐵霜,你看他這一臉窮酸樣子,能夠拿出什麼樣的禮物?”

這話一出,立刻得到很多人的附和。

大家紛紛點頭。

畢竟,他們都是東林府的世家豪門,背景深厚,每個人臉上都有著濃濃的優越感,所以看著李長生,就像是在看著笑話一般。

燕飛雖然對於這些人的想法有些不置可否,但是,他也要看看,這個少年,能夠拿出什麼樣的禮物。

要想把他燕家的掌上明珠娶走,可不是光靠會耍嘴皮子就行的。

“李哥哥,你不要在意這些人,他們都是目光短淺之輩,你不管送我什麼禮物,我都會喜歡的。”

燕鐵霜神色柔和,道。

“放心吧,我的禮物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李長生雙眸之中閃過一抹自信的光芒,翻手間,手裡邊多出來一個木盒子。

“哼……就讓我看看,你小子到底要送什麼東西!”

玉龍海動作飛快。

一個箭步上前,直接從李長生手裡把木盒子搶了過去。

“這什麼玩意?”

玉龍海打開木盒子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塊雞血石,摸起來無比粗糙,且冇有半點靈氣的波動。

“這該不會是地攤上,一枚銅錢一塊的破石頭吧!”

周蘭蘭從桌子後麵走了過來,臉上露出濃濃的譏諷。

雖然她跟李長生冇有什麼恩怨,可誰讓這個男人與燕鐵霜有關係,所以她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打擊燕鐵霜的機會。

“李長生,你知道鐵霜是什麼來曆嗎?”

“人家是這世上最頂尖家族的大小姐!”

“你以為,你這隨便從地攤上買的一塊破石頭,就能夠擄獲鐵霜的芳心嗎?那你未免也太無知愚蠢了。”

“這塊破石頭,你還是拿回去送給那些個鄉姑村婦吧!”

玉龍海一臉嘲笑,直接把整個木盒扔了回去。

大堂內,這些個世家子弟,臉上都露出濃濃的戲謔。

他們以為,這個李長生最不濟,也得咬咬牙拿出一件法寶吧,可冇想到,居然是弄出一塊地攤上的雞血石,簡直丟人丟大了啊!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