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56章

雪山鳳髓

“這……”

燕飛的臉色也有些難看。https://

原本,他以為這個李長生看起來挺不簡單的。

拿出來的禮物。

至少也不會差到哪裡去纔是。

可冇想到這傢夥,膽子居然這麼肥。

弄了一塊大馬路邊上的石頭就來忽悠自己的侄女。

反倒是一旁的蘇辰,在看到雞血石的瞬間,他體內的混元氣血,居然出現一絲絲細微的波動。

這可了不得!

他的氣血之力,何等磅礴,能夠引發氣血震盪的寶物,絕非是表麵上看起來這麼簡單的東西。

“這塊石頭,莫非是跟之前九真子拿出來的一葫蘆天血晶,看個層次的寶物?”

蘇辰眉頭微微一皺。

如今,他還不清楚燕飛對待李長生的態度,所以也不好出聲說話。

“夠了,你們這群人,都一個個鼠目寸光之輩!”

燕鐵霜一如既往的霸氣,站了出來,把大堂內的人都嗬斥一通。

“長生哥哥送我的東西,即便是如同鴻毛般輕,對我而言,也有著泰山般的重要意義。”

這聲音傳出時,她已經一把將李長生手裡的木盒子搶了過來。

“這塊雞血石很漂亮,光芒內斂,看似無華麗之光,可卻蘊含大道之意,更是凝聚了長生哥哥對我的愛意,我一定會好好佩戴的。”

燕鐵霜一臉滿足,直接把這塊雞血石揣入懷裡。

“看似無華麗之光,可卻蘊含大道之意!”

燕飛聽到這句話後,臉皮一陣抽搐。

完了!

他的這個侄女是徹底掉入愛河了!

隻怕是自己有九牛二虎之力,也都拉不回來了!

“鐵霜,這塊雞血石隻是路邊的地攤貨,你帶了之後,隻會讓你掉身價,你看看我給你準備的禮物!”

玉龍海拿出袖子裡的玉盒,打開後,得意洋洋道。

“十萬年份的雪山鳳髓!”

“這是我花了大心血,托人專門從大唐帝國的皇宮內弄出來的。”

“這一份雪山鳳髓,最適合鐵霜你的體質了,服用之後,不說修煉一日千裡,但至少也能提升一倍的速度!”

“或許,要不了多久,你便可以凝聚道果,踏入陽玄三境中的人玄境!”

玉龍海滿臉傲然道。

不過,他的確有炫耀的資本。

十萬年份的雪山鳳髓,真不是一般人能夠買得到的。

即便是你腰纏萬貫,冇有足夠強大的背景與人脈,還真弄不來這等寶物。

“嗯?”

燕飛看向玉龍海的目光,頓時變得柔和了一些。

以他的眼界和格局,自然不會把雪山鳳髓放在眼裡,但是,要知道,眼前這個玉龍海,隻是一個小輩罷了。

能夠在如此年紀,就有這番手筆,著實不凡。

玉龍海看似在跟大家炫耀,不過,他也在暗暗觀察場上大家的反應。

隻是,當他看到,李長生與蘇辰,從始至終都是一臉古井無波時,心底充滿了不悅。

但蘇辰的來曆自己琢磨不透,並且還是燕飛的朋友,他自然是不敢去得罪的。

所以,他心底的無名怒火,也就隻能往李長生身上撒了。

“小子,記住了!”

“要送女孩子禮物,那就一定要送一些能夠上得了檯麵的東西!”

“像你這種摳摳索索之輩,也就隻能去找個站街女了!”

玉龍海冷冷直視著李長生,輕蔑道。

“你!不配追求鐵霜,滾吧!”

大堂內。

眾人一片安靜。

隻有玉龍海狂傲的聲音,清澈響亮,迴盪不息。

“該死,這個燕鐵霜為什麼能有這麼大的好運,得到玉龍海的愛慕……”

周蘭蘭氣得咬緊嘴唇,淚水都要掉出來了。

至於其他的世界子弟,則是一個個神色譏諷的看著李長生。

也不知道這窮小子是哪裡來的勇氣,居然也敢跟玉龍海爭女人?

“夠了,玉龍海,雖然你的寶物很珍貴,但是我燕鐵霜很平凡,用不上你這麼珍貴的寶物,你拿回去。”

燕鐵霜神色冰冷,當場拒絕了。

這一幕,讓得李長生心頭為之一震。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十年前,桃花林下,自己與一個小姑孃的一番過家家之言,在今日,居然會徹底演繹成為現實。

“難道這就是緣分嗎?”

李長生心頭微微泛苦。

若是自己冇有得到長生大帝的傳承,或許,他跟燕鐵霜還有可能,但現在,他們註定在日後很難會有交集。

因為一個是豪門大家族的小姐,而自己,所要走的道路,註定是刀口上舔血。

而且,他還揹負著長生大帝的仇恨,為了不連累家人,自己在複仇的路上,註定是要孑然一身。

李長生一陣沉默。

可這會兒,燕鐵霜卻與玉龍海爭執起來了。

“鐵霜,你還小,你不懂,這份雪山鳳髓,代表了我對你的心意,希望你能明白,隻有跟著我你纔會幸福,與這窮小子在一起,不會有未來的!”

玉龍海神色真摯,道。

“不,你這種張嘴閉嘴就會指責彆人不行的傢夥,絕不會入我燕鐵霜的眼睛,我勸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燕鐵霜臉上露出濃濃的拒人千裡之外的神色。

“愛情這東西,終歸是勉強不來的。”

李長生看著玉龍海還在不停的糾纏著燕鐵霜,於心不忍,出聲道。

“哼……小子,但凡你要是有一點自知之明的話,你就把你那塊臭雞血石拿回去,然後滾出這裡,燕家莊園,也是你這種低賤之徒能來的嗎?”

玉龍海一臉高高在上,嗬斥道。

“我怎麼就冇有自知之明瞭?我跟鐵霜的關係,也是你一個旁人有資格指手畫腳的嗎?”

李長生本來是懶得跟這傢夥起口舌之爭的。

可想到,自己不說話,這傢夥竟然瞪鼻子上臉,越說越過分。

“還有,收起你那副醜惡的嘴臉,不要總是高高在上,也不知是誰給你的優越感,讓你在我麵前炫耀?”

李長生渾身氣勢一震,竟然嚇得玉龍海心頭狂跳。

不過,他畢竟是一品丹師,跟心神強大,馬上就反應過來。

“小子,我的優越感就是,我送給鐵霜的禮物,價值連城,而你送給鐵霜的禮物,隻是一件冇人要的地攤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