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57章

一滴‘道韻境’的帝血

“地攤貨!”

“你送給鐵霜的禮物隻是一件地攤貨!”

“你不害臊,我都替你感到害臊,替你感到丟人!”

玉龍海嘴角露出濃濃的嘲笑。https://

“我的禮物是地攤貨?真是可笑,自己冇有見識,那就不要出老丟人現眼!”

李長生毫不怯弱,反擊道。

一旁。

蘇辰看得臉上表情豐富,精彩至極。

至於燕飛,這傢夥也是一臉看戲的神色。

似乎根本不在乎這二人,爭風吃醋誰能贏。

“窮小子,你能不能有點尊嚴,到了這個時候,你還要否認你那塊雞血石不是地攤貨?”

玉龍海鼻音重重哼了一聲。

“哼……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烏雞插上鳳凰毛,它也變不了鳳凰!”

周蘭蘭站出來,幫聲道。

“說得對,真的假不了。”

玉龍海目光一閃,看向一旁有些失神的要鐵霜。

“鐵霜,把那塊血石拿出來吧,我告訴你這東西怎麼用!”

燕鐵霜遲疑了一下,選擇相信李長生,直接把藏在懷裡的血石拿出來。

原本粗糙無光的雞血石,經過燕鐵霜懷裡溫度的蘊養之後,居然散發出淡淡的血氣。

這些血氣,非常醇厚,輕輕吸上一口,就能讓人心神迷醉。

眾人都不是傻子,再次看到這塊血石時,紛紛改變了原先的想法,這塊石頭,恐怕大有來曆。

“鐵霜,你往這塊石頭上打入自己的心神烙印!”

李長生神色平靜,道。

“好!”

燕鐵霜動作飛快,幾下間,一個心神法訣凝練成功,直接烙在雞血石上麵。

轟隆一聲!

刹那間,雞血石上麵出現了一層層封印。

“九山之封?”

“九山之封!”

燕飛與蘇辰齊齊出聲道。

這會兒,他們一眼就看出來了,這雞血石內的封印,看起來如同九座山丘,正是傳說中的九山之封。

九山之封,這可不是普通的大帝能施展出來的封印,必須要至少四重天境以上的本源才行。

“果然,這兩人都不是一般來曆,連傳說中的九山封印都認得。”

李長生心頭狂跳,這會兒,他也不知道,自己把這塊血石送給燕鐵霜,到底對還是不對。

反正,他就知道,自己這一次虧大了。

本想著來這莊園內避難,可結果倒好,搭進去一件帝寶。

“什麼是九山之封啊?”

燕鐵霜神色好奇,隻覺得自己與這封印上麵的九座山峰,都有了某種聯絡。

似乎能夠隨著自己的意念,操控這雞血石上麵的九山封印。

“開!”

燕鐵霜試著把這九座山峰抬起。

轟隆一聲!

頓時,有一陣滔天巨響迴盪開來。

雞血石內,猛地爆發出一道無法形容的恐怖威壓。

大堂之中,所有世家子弟,在這一刻,全都承受不住這股威壓,直接趴下。

“不好,快,快關閉九山封印!”

李長生臉色大變,驚聲道。

這會兒,雞血石內爆發出來的威壓,轟轟擴散,竟然化作一頭上古真凰,就要仰天一哮。

眾人麵若死灰。

彷彿在這尊上古真凰的壓迫下,渾身都要燃燒起來了。

幾乎在這最後關頭。

一道冰封萬裡山河的聲音傳了開來。

“夠了!”

燕飛大手一揮。

時空像是倒轉一般,小小的堂內,居然出現一輪萬丈星辰,狠狠轟在那頭上古真凰身上。

砰!

這頭上古真凰,根本抵擋不住,眨眼間,崩潰開來。

“蘇兄,還要麻煩你,幫她把這枚帝血石給封印了。”

燕飛打散了上古真凰的道影後,朝著蘇辰道。

“好的!”

蘇辰一指點出,虛空之中,陡然出現一個五色光圈,輕輕一動,套在那塊血石上麵。

一下子,所有屬於上古真凰的氣息都消失無蹤了。

“呼……”

李長生看到這一幕,大大鬆了一口氣。

剛纔那一幕,實在太凶險了,要不是有燕飛即使出手,他們這些人,真有可能都得成了那頭真凰的食物。

李長生在冷靜下來後,心底對於燕飛與蘇辰的實力,忌憚到了極致。

一個是能揮手間擊碎上古真凰投影的。

而另一個卻是彈指間,便能封印這塊帝血石內的真凰天威。

這兩人,不論是哪一個,都有著碾壓自己的絕對實力。

“恐怕,他們倆都是傳說中大帝,隻是,不知道具體境界如何!”

李長生心頭一顫。

這會兒,玉龍海從地上爬了起來,臉上露出又驚又怒之色。

他不顧自己的狼狽,直接朝著李長生髮難。

“李長生,你到底是幾個意思,從哪裡弄來的這等妖物,你是存心要把我們所有人害死不成?”

玉龍海目中殺機翻滾,怒聲道。

“冇錯,我看這個李長生就是包藏禍心,準備把大家一鍋端了。”

“此人十有**是妖族的奸細,必須抓起來,好好審問一番。”

“不用審了,我看就是這小子要把大家都害死!”

其餘人見狀,也都紛紛出聲指責罵道。

“夠了,這根本不關長生哥哥的事,都是我自己冇能控製好這枚帝血石內的封印。”

燕鐵霜神色自責,道。

“鐵霜,這跟你沒關係,你不用為這小子開脫,今天,他必須要給我們大家一個交代。”

玉龍海神色冰冷,喝道。

“交代?你要什麼交代?你不就在地上滾了一圈嗎,又冇有掉塊皮,或者少塊肉的!”

李長生眉頭一挑,懟了回去。

“小子,你這是什麼態度,作案未遂,還敢這麼囂張?”

玉龍海大有要振臂一呼,喊人拿下李長生的衝動。

“行了,吵什麼吵。”

燕飛實在看不下去了,目光冷冽,掃了全場一圈。

頓時,一個個都變得偃旗息鼓。

“這個事情,錯不在李長生,而是鐵霜她太沖動了。”

燕飛一錘定音。

這下子,誰也不敢再拿這個事情朝著李長生髮難了。

“你給大家解釋一下這塊石頭的來曆吧!”

燕飛目光一閃,看了李長生一眼,道。

“好!”

李長生不敢拒絕,當眾解釋道。

“這塊石頭內封印著一滴‘道韻境’的帝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