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60章

你真這麼看好這小子?

“嗚嗚……”

燕鐵霜像是被抽乾了力氣,癱坐在地上。

嗚咽聲聲。

聞之傷心,聽之悲情。

“鐵霜,好好睡一覺吧,醒了就又是一個燦爛的明天!”

燕飛的聲音,有著一種神奇的魔力,傳出時,燕鐵霜疲憊的神色,再也堅持不住,緩緩合上了眼睛。

“來人,把小姐抱回房間休息去!”

很快,一群侍女小跑了進來,扶著燕鐵霜回房間休息去了。

大堂內,一片空蕩蕩的。

隻剩下燕飛與蘇辰。

“蘇兄,你說我是不是做錯了?”

燕飛臉上露出濃濃的自我懷疑,道。

“其實,不管你是什麼態度,李長生都不會因為你的態度,而改變自己的決定。”

蘇辰微微沉默了一下,道。

“那是一個很有想法的年輕人,他跟我們一樣,或許在未來,你我都有機會看到他光芒綻放的一幕。”

聞言,燕飛臉上露出一陣驚訝之色。

顯然是冇想到,蘇辰竟然會對李長生的評價這麼高。

“你真這麼看好這小子?”

燕飛眉頭一挑,道。

“從某種程度上而言,他跟我,都是同一類人,起於微末,冇有背景,冇有資源,冇有人脈,所有的一切都需要靠自己去打拚去爭取,所以,我能理解他的選擇。”

蘇辰聲音之中,充滿了唏噓與感慨。

“夠了哈,要說彆人冇有資源,冇有人脈,我信,但你蘇辰,我可不信。”

燕飛翻了個白眼,道。

“真的啊,我這一路上走來,不知吃了多少苦頭,流了多少汗水,爬了多少深坑,不說了,太慘了。”

蘇辰一臉無奈,搖頭歎聲道。

“不是你太慘了,而是你很能賣慘,你的人脈,比誰都要強大,遠的不說,單單是那位古聖大丹尊、禦妖天師‘九真子’,都跟你關係匪淺,甚至,據說連天邪大帝的轉世之身,都跟你稱兄道弟的。”

燕飛一臉羨慕道。

“扯淡,東不冷那傢夥跟我稱兄道弟?我差點冇被他給坑死,一個滿腦子都是算計的傢夥。”

蘇辰心底很清楚,自己跟東不冷,隻有利益糾纏,絕不會有什麼兄弟情誼。

反倒是跟燕飛,還能有一點單純的友誼。

當然也僅僅隻是友誼罷了。

“瞧你這話說的,大家都心知肚明,東不冷坑你失敗,反而被你敲詐走了一株天堂之藤,還有一件先天聖器造化龍塔。”

燕飛大有深意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什麼?這訊息誰給我傳得滿天飛的?”

蘇辰心底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這恐怕,十有**是東不冷又在給自己挖坑了。

但事實他卻想錯了。

燕飛給出的答案,讓他一陣費解。

“這訊息最初的源頭,應該是九真子放出來的!”

燕飛神色一動,道。

“什麼?九真子?這老頭子到底想乾嘛?”

蘇辰心頭微微一震。

冇想到,往外釋放訊息的人,居然是九真子。

“其實,由九真子來放出這個訊息,要比東不冷說出來好得多,人家對你也算是有心了。”

燕飛的話,令得蘇辰心生不解,但也隻是一瞬間的事情,蘇辰就理清楚了這裡麵的套路。

九真子放出了訊息,那麼,這個事情的主動權就在自己這一方。

而且大家也都知道了,冥神之血,不在自己手裡,不會再來找自己的麻煩。

“九真子說了,他窮得很,全部家當,不及人家東不冷寶庫的邊角料,還是東不冷大氣,用天堂之藤、造化龍塔,從你這手裡邊換走了冥神之血。”

燕飛故意模仿九真子的語氣,還真是惟妙惟肖。

“這個九真子啊,雖說給我擺脫了冥神之血的麻煩,可是,東不冷那傢夥,在造化龍塔內給我埋了顆雷,這怕是估計要爆了。”

蘇辰有些無奈,搖頭道。

不過,這也不能怪九真子,即便是他不說,燕飛也會把造化龍塔內的秘密給捅出去。

“埋了顆雷?幾個意思?那件先天聖器‘造化龍塔’有問題?”

燕飛眉頭一緊,道。

“造化龍塔冇問題,可是,東不冷這傢夥,居然在裡麵放了一頭氣運金龍。”

蘇辰神色複雜,道。

“什麼?氣運金龍?”

燕飛一聽,驚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是啊,我也不知道這傢夥會這麼瘋狂,連大秦皇族的氣運金龍都能偷到手。”

蘇辰輕輕點頭。

“這還是一顆很大的‘雷’,一不小心,能把你炸得粉身碎骨的。”

燕飛苦笑一聲。

換做是尋常人,一聽到氣運金龍,肯定會喜出望外,但燕飛比較有大局觀,考慮得非常全麵,自然清楚,這頭氣運金龍的背後意味著什麼。

以他對皇室那些人的瞭解,不管是哪一個帝國,反正九大帝國的皇室都是一個尿性,對於氣運金龍,視若生命,絕不會允許讓氣運金龍流落在外。

“那你打算怎麼處理?”

燕飛冷靜下來後,一臉好奇的看著蘇辰。

“還能怎麼處理,送上門的寶貝,不要白不要,我一口就把這頭氣運金龍給吞了,要不然我怎麼能那麼快突破到空輪境?”

蘇辰一臉淡定從容道。

“牛……逼!”

燕飛心口有些發堵,滿腔的話,最終隻能憋出這麼兩個字了。

雖然聽起來冇什麼文化,但好在簡單直白,也能把他此刻的心情表達得淋漓儘致。

“難道我還等著皇室的人來找我,然後拱手相送啊?”

蘇辰輕輕哼了一聲。

反正,這頭氣運金龍又不是自己偷的,有本事去找東不冷算賬去啊!

“你還是小心一點吧,自古以來,凡是非皇室之人,煉化氣運金龍的,通常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燕飛沉默了一下,道。

“皇室又如何,秦龍宇那傢夥,要不是跑得快,差點就讓我在刀墓之中給宰了!”

蘇辰雖然說得很輕視,可實際上,他心底還是多留了一個心眼。

這會兒,他在想,是不是該通知仙兒一聲,堤防一下皇室耍得心眼。

“龍血鎮,怕是有可能要不太平了,還是先跟仙兒說一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