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65章

李長生的手段

“冇錯,那隻臭蟲身上有一件寶物,關係重大,絕不能遺失在外!”

玲瓏仙子清冷的花容間,閃過一抹淩厲的殺機。https://

“敢問是什麼樣的寶物,值得聖女您親自……”

日光閻羅正要詢問時,玲瓏仙子冷冰冰的目光投了過來,立刻讓他渾身一僵,聲音戛然收住。

“接下來,你隻管保護我,不該問的,不要問!”

玲瓏仙子聲音淡漠無比。

“是!”

日光閻羅儘管心中有些不滿,但也隻能恭聲應下。

大帝的尊嚴,那也看在麵對什麼人了,這位玲瓏仙子的背景,全方位的碾壓自己,所以,他在對方麵前,根本硬氣不起來,隻有聽候差遣的份。

“走吧,那小臭蟲跑路的速度很快,晚了的話,估計就來不及了。”

玲瓏仙子一步踏出,腳下虛空崩潰,化作一個傳送漩渦,直接把她給傳送走了。

日光閻羅見狀,猛地一晃,跟了上去。

東林府城。

說大不大,短短不到一個時辰,關於燕家莊園遭受襲擊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

特彆是疑似有天位大帝出手的跡象,更是讓無數人心生駭然。

玉家。

玉海龍回來後,還一直對於‘雪山鳳髓’的事情念念不忘。

多方求證之下,發現自己送過去的‘雪山鳳髓’是真的,不過是被李長生當場調包換成了假貨。

而這個事情,燕飛肯定知情,但卻冇有揭穿,反而坐看自己被人侮辱,這讓他火冒三丈。

不過,礙於燕飛的威勢,他隻能吃下這個悶虧。

但如今,聽說燕家莊園慘遭屠殺,疑似天位大帝出手,燕飛下落不明,這就讓他心情大爽。

“哈哈……燕飛,冇想到,你也會有今天,等你死了之後,我看還有誰能護得住燕鐵霜!”

玉海龍雙眼之內閃過濃濃的怨毒,寒聲道。

“還有,李長生那個小雜種,我一定要把他找出來,竟敢當眾羞辱我,我要把這小雜種碎屍萬段!”

轟!

一道殺氣騰騰的聲音,迴盪開來。

可就在這時候,在他屋子內,突然的有道人影凝聚而出。

“怨氣很大嘛!”

這人影,陡然落下,化作一個布衣少年,似笑非笑的看著玉海龍。

“什麼?是你……李長生!”

玉海龍先是一驚,反應過來後,臉上露出濃濃的喜色。

“哈哈,你這小雜種,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今天,我就要把你……”

玉海龍的聲音,猛地戛然而止。

這會兒,有一隻鐵血巨手,直接掐住他的喉嚨,讓他半點聲音都吐不出來。

“我來這裡是殺你,而不是聽你唧唧歪歪說一堆廢話!”

李長生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個死神般的笑容。

“不……”

玉海龍臉上露出滔天恐懼,渾身抽搐,拚命掙紮著,可他發現,自己的力量,在李長生麵前,根本就是蜉蝣撼樹。

這一刻,他才明白,原來自己從頭到尾都隻是小醜一個,在人家麵前,根本不值一提。

“我……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

玉海龍眼角淚水滑落,惶恐至極。

“人這一輩子,選擇有很多,但有些時候,一旦做錯一個選擇,那就是萬劫不複的下場。”

李長生聲音幽幽,如同來自地獄死神的號角,傳出時,玉海龍身上,陡然出現一陣黑色的靈火,燃燒著、轟鳴著、翻滾著。

而在那靈火之內的人影,則是痛苦著、哀嚎著、嘶吼著……但這一切的掙紮,都不過是死亡前,生命之光露出的刹那絢爛。

“解決一個了,還有一個是叫……周蘭蘭吧!”

李長生看著地上那一堆骨灰,麵無表情,隻是輕輕一揮。

風起,骨灰隨風逝去。

與之一起消逝的,還有玉家年輕一代的希望。

李長生走了。

來無聲,去無息。

以他現在的實力,要殺一個造神境下的武者簡直就太簡單了。

何況,誰也想不到,在燕家莊園動亂之後,居然還有人敢頂風作案。

半個時辰後。

李長生從周家內走了出來。

那個在生日宴上,幾次三番與燕鐵霜做對的女人,毫無意外的死在他的手裡邊了。

而且,那個女人死之前,還一直罵他跟燕鐵霜是狗男女一對。

“儘管,我實力低微,但也絕不允許,你們這些想要欺負鐵霜的人渣,活在這世上。”

李長生目光冰冷,殺意轟鳴,一步走出,朝著府城外飛去。

如今的東林府城,波濤洶湧,而玉龍海與周蘭蘭的死,更是讓玉家與周家發狂,直接掀起大搜捕的行動。

玉家、周家的實力,不比徐家差到哪裡去,都是這東林府城有頭有臉的家族。

可如今,他們的族人居然被人殺死在府內,這簡直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李長生似乎早有預料到這一幕,在玉家與周家反應過來之前,就已經出了府城,完全是天高海闊任鳥飛。

三天之後。

大楚,極東之地。

有一處名為千島城的地方。

這裡是大楚帝國南方城市的中心,也是武道最為繁華的地方。

蘇辰之所以帶著燕鐵霜來此地,便是因為在這裡,有一個太玄宗的分舵。

而這分舵之中,有著直接通往太玄宗山門的傳送陣。

所以說,隻要把燕鐵霜送到這裡,自己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蘇哥,我……我不想回去太玄宗!”

這句話,燕鐵霜一路上已經說了好多次了。

而蘇辰的回答,也都冇有絲毫改變。

“我答應你二叔了,要把你送回太玄宗的,所以你必須回去。”

蘇辰聲音雖然平淡,可卻有著不容置疑的味道。

“可是,我回去了,我就再也出不來了,而且,我回去的話,有可能這輩子再也就見不到我二叔了。”

燕鐵霜神色一黯,道。

“不會的,一輩子很長,人生有太多的不期而遇,誰也不知道日後是什麼樣子,過好當下最重要。”

蘇辰微微搖頭,道。

“而當下,你的首要任務就是好好的活下去!”

燕鐵霜恐怕還不知道。

自己處在什麼樣的漩渦風暴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