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72章

一個一個來查

“這到底怎麼回事?”

“天啊……我蘇家竟然出了叛徒?”

“到底是誰?誰是叛徒?誰出賣了我蘇家?”

大殿之中,各種無法置信的聲音此起彼伏。

“什麼?嫂子的失蹤,跟族內出了叛徒有關係?”

蘇雲心底露出滔天憤怒。

冇想到,居然是因為家裡人的背叛,這才讓仙兒失蹤的。

“肅靜!”

蘇峻看著這鬧鬨哄的樣子,麵色不悅,冷喝一聲。

很快,大家都安靜下來了。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向蘇辰。

他們心底都非常疑惑,族內到底是誰充當了叛徒?

而且,這其中又發生什麼出賣族內的事情?

“小辰,我們蘇家真的出現叛徒了?”

蘇峻臉上露出濃濃的無法置信。

“冇錯!”

蘇辰無比確定道。

“那這個叛徒到底做了什麼有損我們蘇家利益的事情?”

蘇峻眉頭擰成一團,道。

“等會大家就知道了,現在,我們的任務是把這個叛徒給揪出來!”

蘇辰目光掃了全場一圈,道。

不過,這會兒,每個人雖然都是戰戰兢兢的樣子,可卻冇有一個人露出半點馬腳。

而是全都一臉坦然的樣子。

“那這個叛徒的身份,你有頭緒了嗎?”

一直沉默的老族公,突然道。

“冇有頭緒,但是,我一件寶物,能夠追溯過去,隻要每個人取出一滴鮮血給我就好。”

蘇辰抬手一抓,天命珠出現在手中,上麵綻放出淡淡的天命神光。

“每人都要交出一滴鮮血?”

眾人一臉不願。

但這會兒,蘇雲第一個站了出來。

“我先來!”

蘇雲二話不說就把她的一滴鮮血滴入到天命珠上麵。

頓時,天命珠上麵,浮現出很多過往所發生的情景,不過,這些情景,隻有蘇辰能夠看到。

“你先到一旁休息吧!”

蘇辰有些感動的看了蘇雲一眼。

從這過往的畫麵之中,他看到了蘇雲在發現仙兒消失之後,第一時間就開始動用自己的全部關係找人。

隻可惜,這小妮子太傻了。

仙兒消失,要是能在最短時間裡麵通知自己,或許,這個事情還能有轉機。

當然,機率也是非常的小。

敵人這番精心算計之下,中招已是必然。

何況,前麵他還被修羅之地的‘日光閻羅’給纏住,即使收到訊息,也未必能在第一時間趕回來。

蘇辰心底還有一個濃濃的疑惑,那就是仙兒為什麼給自己的回信之中,說她自己冇有危險?

這裡麵,到底又暗藏了什麼玄機?

還有,慈寧宮的那個賤人到底幾個意思,抓了仙兒,弄了聖旨,難道天真的以為,憑藉這點手段就能捆綁住自己?

亦或者是說,她以為這種上不了檯麵的東西就能乾翻自己?

那也未免太可笑了!

蘇辰壓下心底的雜念,抬起頭時,看到蘇不夜主動走了過來。

“家主,這是我的一滴血液!”

蘇不夜第二個獻上自己的血液,滴入到天命珠之中,也是還

-->>

原出了過去七十二個時辰發生的全部事情。

從蘇辰離開蘇家到仙兒失蹤,這段時間,剛好是七十二個時辰,所以,他就隻需要追查這七十二個時辰內發生的事情。

“家主,這是我的血液!”

“家主,我的血液在這裡!”

“還有我的……”

大殿之中,一個個族人相繼上前,按照蘇辰的吩咐,把自己的血液滴入到天命珠上麵。

正所謂,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來敲門。

大家都認為,自己跟‘叛徒’的身份無關,所以也就堂堂正正的上前來測試了。

誰也冇有注意到,這時候,角落裡,有一個頭髮黑白相間的長老,身子一片僵硬,甚至還有些哆嗦。

他遲遲都不敢起身。

眼看著在他身旁的族人,都已經上前獻血測試了。

他實在有些坐不住了。

“蘇南伯父,您這是身體不舒服嗎?”

蘇不夜突然湊了過去,一臉意味深長道。

“冇,冇事,我就是這幾天拉稀,身子有些虛弱。”

這個穿著深紅色條紋長袍的長老,裝作很是鎮定道。

可實際上,他那放在長袍袖口內的雙手,已經死死扣在一起,顫抖個不停。

“拉稀啊,這可真是一件趣事,我還真的是頭一回聽到,丹境武者拉稀的!”

蘇不夜一臉揶揄道。

“哼……好端端的拉什麼稀,我看是心中有鬼吧!”

蘇雲冷冷哼了一聲。

從蘇辰取出天命珠開始進行測試的時候,她就發現了,這個蘇南長老有問題了。

“你們胡說什麼,我是丹境武者不假,可我這兩天吃壞了東西,消化不良,拉稀這不是很正常的嗎?”

蘇南有些氣急敗壞道。

“的確,您拉稀很正常,但這不妨礙您交出一滴血液進行測試吧?”

蘇不夜眉頭一挑,不冷不淡道。

“當然妨礙了,我今天身體不舒服,如果流血的話,這樣會不利於元氣的恢複。”

蘇南裝作麵色痛苦的樣子,說完後,直接癱倒在地。

“啊……我肚子疼!”

這會兒,他眉頭擰成一個繩子疙瘩,麵容扭曲,神色痛苦,慘叫連連。

那些坐在他旁邊的族人,頓時都嚇了一跳。

“家主,這……”

不少人都一臉驚慌的看著蘇南。

“要不,還是先把蘇南扶下去休息吧?”

蘇海上前一步,看著已經開始口吐白沫的族人,猶豫道。

“休息?哼……這老東西一看就是裝的,你們還真以為他是肚子疼啊,我看他就是那個叛徒!”

蘇不夜目光冷冽,哼道。

“閉嘴!”

蘇海重重嗬斥了蘇不夜一句。

然後,目光一閃,看向蘇峻、老族公。

而蘇辰則是被他給忽略掉了。

“我看就聽蘇海的吧,先把……”

蘇峻話隻是說到一半,突然的,一道冰冷的劍光竄了出來。

這抹劍光,快到了極致,幾乎在眾人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直接斬在蘇南的手臂上麵。

“啊……”

這一次的慘叫,那是真的撕心裂肺的疼痛。

蘇南滿臉驚恐的看著這一幕。

“這怎麼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