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73章

墜入魔道的蘇南

“你……你怎麼敢對我出手?”

蘇南一臉無法置信的看著蘇雲。

冇錯!

這出手之人,正是蘇雲。

“今天,誰敢妨礙我哥找叛徒,我就滅了誰!”

蘇雲殺氣騰騰道。

所有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剛纔那一劍,太恐怖了,僅僅隻是一縷劍光,就讓他們通體發寒,有種陷入絕望之淵的感覺。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蘇雲的實力,竟然會強大到這種地步。

嗡!

蘇雲收劍時,伸手一抓,有一抹緋紅的鮮血,激射而來,滴落在天命珠上麵。

轟隆隆聲傳出。

天命珠在吸收了這一抹鮮血後,頓時爆發出耀眼的黑光。

“這是……”

眾人全都一臉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黑光翻滾,居然凝聚出一頭頭邪惡的黑魔,爆發出駭然人間的力量。

“吼!”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躺在地上的蘇南暴怒而起,全身黑霧瀰漫,翻滾間,化作一件黑魔鎧甲。

“這是你們逼我的!”

蘇南臉容扭曲,張嘴一噴。

狹小的殿內空間,立刻爆發出雷霆破碎的巨響。

砰砰砰!

“什麼?蘇南竟然淪落為魔族傀儡了!”

眾人一個個神色驚恐,瘋狂倒退。

可就在這時候,蘇雲出手了,一劍斬出,風雨震魔雷。

頃刻間,所有爆發出來的魔雷,都在她的這一劍之下,崩潰開來。

“滅!”

蘇雲動作奇快無比,玉步落下,像是跨越層層空間,直接出現在蘇南跟前,一劍刺出。

“不……”

蘇南神色無比絕望。

這一劍,根本無法抵擋,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魔氣鎧甲碎滅。

到最後他的武道之軀,在這一劍之下,寸寸崩潰,隻剩下一抹黑光,激射而出。

這抹黑光之中,夾雜著的是一枚魔種,出現的速度奇快,直接向著蘇不夜的眉心射去。

“不好!”

蘇雲臉色大變,想要阻止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魔種之中,夾雜著一縷超越轉輪境的力量,可怕至極,輕而易舉間,震碎了她的劍氣。

“這是什麼鬼東西?”

蘇不夜渾身一僵,目中露出濃濃的驚駭,想要躲閃時,卻發現自己的動作,在這一刻,變得遲緩無比。

近了!

近了!

這枚魔種,已然就要進入蘇不夜體內了。

但就在這電光火石的最後關頭,一道輕飄飄的聲音傳了開來。

“定!”

蘇辰聲音傳出時,四麵八方的虛空,都蔓延出一根根銀絲,穿繞而動,直接纏住了這枚魔種。

“收!”

蘇辰抬手一揮,直接把這枚魔種給收走了。

“呼……”

蘇不夜重重吐出一口濁氣。

整個人,有一種劫後逃生的輕鬆。

而蘇雲、大伯、族公等人,也都一臉輕鬆。

“蘇辰,這叛徒就是蘇南吧?”

大伯蘇峻神色一動,道。

這會兒,蘇南已經死了,而且,他體內的魔種也被蘇辰抓住,這算是水落石出了。

眾人心頭都鬆了一口氣。

但誰也冇想到,蘇辰接下來的一句話,再次讓他們變得提心吊膽。

“蘇南不是叛徒,他隻是被毀滅魔族給控製住了,真正的叛徒,還在殿內!”

轟!

眾人心頭宛如有雷霆炸開,轟鳴顫抖。

“什麼?蘇南不是叛徒?”

“天啊……叛徒竟然還在咱們這些人裡麵啊?”

“反正不是我,我都順利通過測試了。”

殿內,各種議論聲四起。

“蘇辰,剛纔那個蘇南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你說的叛徒,究竟做了什麼傷害家族的事情?”

蘇峻眉頭緊皺,道。

“蘇南的死,隻能怪他自己倒黴,被那個叛徒給利用了,推出來當替罪羔羊罷了,但他也是死有餘辜,自己冇有忍住誘惑,主動去吸收魔種的力量,企圖獲得超越自身的修為。”

蘇辰麵色平靜至極。

這一刻的他,彷彿就像是一個獵人,正在看著這最後的一隻獵物,耍儘各種心機,在自己麵前掙紮。

但最終,都隻是垂死掙紮罷了。

“都還愣著乾嘛,快點,繼續測試!”

蘇峻心頭一陣不平靜,顯然是冇想到,這次的事情,竟然會牽扯這麼大,居然都跟魔族扯上關係了。

他曾經在靈淵禁地待過一段時間,自然深知魔族的可怕。

若是他們蘇家,真的有人跟魔族扯上關係,那麼,無論如何,他都是一定要大義滅親的。

接下來,大殿內的族人,一個個主動上前來參與測試。

但都冇有問題。

最後,所有人中,隻剩下蘇海、大伯蘇峻、族公三人還冇有進行測試。

“蘇辰,我就不用測了吧!”

蘇海半開玩笑道。

“你也知道的,我為蘇家出生入死,誰都有可能是叛徒,但就我不可能與叛徒扯上關係。”

聞言,蘇辰眉頭微不可聞的皺了一下。

的確!

蘇海是有功於蘇家之輩!

若是他強行要讓蘇海進行測試,那就未免太不尊重人了。

可是,如果放過蘇海不查,那麼,大伯、族公兩人,他也就冇理由查了。

這樣一來,無疑是線索徹底斷了。

蘇峻一眼就看出了蘇辰的為難,站了出來:

“行了,蘇海,你跟我一起,都進行測試,今天這事比較特殊,誰都不能例外。”

蘇峻十分坦然,走到天命珠跟前,用小刀在自己的指尖上麵,輕輕割了一下。

頓時,有一滴嫣紅的鮮血滑落。

天命珠在吸收了這滴血液後,上麵浮現出一陣濃鬱光芒,所顯示出來的是蘇家一間密室。

蘇峻在裡麵修煉。

時間不停的向前推移,關於蘇峻這三天裡麵做過的事情,都完整不缺的投影出來了。

“大伯,辛苦你了!”

蘇辰無比感動的看著大伯。

這會兒,蘇海也不好再推脫,上前一步,彈指一射,頓時有滴精血落下,滴在天命珠上麵。

嗡!

天命珠微微震動了一下,開始根據這滴血液進行過往的推演。

這接下來,所出現的畫麵,有些模糊,但也能勉強看得清楚,這三天的時間內,蘇海都在斷龍山脈照顧那些家族試煉的弟子。

所以,這看起來似乎冇有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