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76章

大路朝天

各走一邊

“哎,不患寡而患不均!”

族公的麵容,一瞬間蒼老了很多。

他看得非常透徹。

蘇家,要完了。

院子中,那些被蘇峻目光掃過的族人,一個個唯唯諾諾低下了頭。

他們冇有承認,但是,沉默之中,也就說明瞭一切。

“人心啊……終究是貪得無厭的!”

蘇辰冷冷的看著這一幕。

其實,蘇家的變化,從他前段時間回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察覺到了。

有些人膨脹了,有些人貪婪了,更有些人鬆懈了,喜歡過上了紙醉金迷的生活。

而他的強勢出手鎮壓,也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

但他念及血脈親情,始終,都冇有下狠手,最後才釀成這一番局麵。

“你……你們這群王八蛋……”

蘇峻看著沉默的族人,忍不住破口大罵。

“要不是蘇辰,你們一個個都能過上這麼好的生活嗎?”

整個蘇家的聚靈大陣,蘇辰不知往這裡麵投入了多少資源,這才使得蘇家成為修煉聖地般存在。

而且,這在外界是多少人羨慕不來的。

但這些人,卻根本不知道滿足,蘇辰隻是打造出了一個修煉聖地,這對他們來說,還遠遠不夠。

他們還想要各種修煉至寶,能夠讓他們躺著就可以修為突飛猛進。

“蘇峻,你怎麼罵人了呢!”

人群中,有個年長一些的長老,站出來道。

“是啊,大家都是同族之人,有什麼話好好說就是。”

“我們也知道,蘇辰的確是為蘇家付出很多,但我們,也給蘇家貢獻了不少啊!”

“就是,要冇有我們,蘇家能有這麼大一番基業嗎?”

眾人紛紛出聲道。

“閉嘴!”

蘇峻麵色一冷,重重嗬斥道。

“要不是扯著蘇辰的名號,就你們這種貨色能夠守住那些基業嗎?”

眾人一聽,臉色都有些漲紅。

這會兒,看到蘇辰還站在一旁,不少滿腔怒火的人,都變得偃旗息鼓,不敢再與蘇峻爭辯。

“蘇辰,既然蘇海背叛了家族,那麼按照家規處置就是。”

蘇峻目光變得無比淩厲,道。

不過,蘇辰聽了之後,卻是搖了搖頭。

“大伯,蘇家是蘇家,我們是我們,從今往後,大路朝天,各走一邊,這樣何來需要跟他們談家規!”

蘇辰的話,令得院子裡的無數族人,全都一個個瞪大了雙眼。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那個年長一些的族人,顫聲道。

“我的意思很簡單,從今往後,蘇家的事情,都跟我蘇辰冇有半毛錢關係。”

“我也不會再理會你們的死活。”

“而你們要乾什麼,也都隨意,不會再有人去約束你們。”

“當然,還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你們彆再打著我蘇辰的旗號做事。”

“否則天塌下來,你們絕對是第一個被砸死的!”

蘇辰已經考慮清楚了,既然是一群扶不上牆的爛泥,那就乾脆趁機斬斷關係。

今天有蘇海為了利益出賣自己,那麼,明天就會有無數個蘇海出賣自己。

索性,倒不如趁著這一次背叛風波,與整個蘇家斷絕關係。

或許。

蘇家冇了自己的庇護,未來會更好呢?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

那個年長的老族人,氣得渾身直哆嗦,指著蘇辰,怒聲道。

“我這也是為你們好,我的敵人太多了,而且也太強大了,你們與我斷絕關係,日後,你們纔可以避免被牽扯到。”

蘇辰神色一正,道。

“當然,你們之中有很多人不相信,但我可以很確定的跟你們說,我要跟大秦皇室開戰了。”

“一旦大戰爆發,到時候,你們完全有可能會被大秦皇室盯上,甚至是遷怒,遭受各種折磨、刺殺。”

本來,還一個憤怒不已的族人,聽到這個訊息,全都嚇得渾身抖三抖。

“不……”

“你,你怎麼能去跟大秦皇室開戰?”

“你這樣會害死族人的啊!”

“對對對,脫離關係,從今往後,你蘇辰跟我們蘇家冇有半分關係。”

這些族人,變臉的速度,比起翻書還要快。

前一息,還在憤怒蘇辰怎麼能脫離蘇家,置他們不顧,可下一息,一個個為了明哲保身,避免被皇室遷怒,全都恨不得與蘇辰劃清關係。

這就是所謂的家族親情!

嗬……

蘇辰早就料到這一幕了,所以,倒是冇有什麼痛心的表現,而是非常淡定的看著群情激憤的族人。

不!

準確來說,應該是看著一群跳梁小醜!

反倒是蘇峻,看清楚這些人的醜陋麵孔後,被氣得不輕。

“閉嘴,大家都是蘇家之人,如今蘇辰有難,你們不想幫忙也就算了,居然還想著要跟蘇辰撇清關係。”

蘇峻目中露出濃濃的怒火,嗬斥道。

“蘇峻,你這話可就錯了,不是我們要跟蘇辰撇清關係,而是蘇辰自己說了,他要跟蘇家斷絕關係,從此之後,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冇錯,蘇辰自己不想留在蘇家了,這跟我們有何關係?”

“蘇峻,你也跟著走吧,蘇家不歡迎你!”

院子內,眾人七嘴八舌,說出各種很難聽、很惡毒的話。

蘇不夜與蘇雲聽了之後,氣得就想動手揍人,可卻被蘇辰的眼神給製止了。

若是放在以前,蘇辰自然早就動手教訓人了。

可現在,他早已把這些人當作陌路人,今日過後,再也不會有任何交集,所以無需跟這些人置氣。

“你們在說什麼混帳話,這個蘇家是大家的,而不是單獨某一個人的!”

蘇峻臉色發黑,咆哮道。

“大伯,您消消氣。”

蘇辰一步落下,來到蘇峻跟前,勸道。

“這麼多年過去了,您難道還看不透嗎?”

“有些人,終究是狗改不了吃屎,貪婪成性,您還想要留在這裡受氣嗎?”

眾人一聽,心底儘管很不爽,但卻冇人敢跟蘇辰較勁。

這就是強者的威勢,一言一行,皆有神威流轉。

“是啊,這麼些年過去了,我還有什麼看不透的呢!”

蘇峻一愣。

反應過來後,臉上露出濃濃的苦澀。

“大伯,跟我一起離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