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77章

八百裡加急?嗬!

“大伯,跟我一起離開吧!”

蘇辰一臉認真道。

說實話,這個世上,能夠牽著蘇辰心的,隻有蘇母、蘇雲、大伯、仙兒幾人了。

之前,天下未亂的時候,他自然可以放心的把人留在龍血鎮。

但如今。

蒼龍亂世,劫難頻發,他已經不放心自己的親人了。

所以,他決定,把自己的親人帶在身邊,隻有這樣,才能避免再發生仙兒被人給綁走的狀況。

蘇辰已經在荒古空間中,打造開辟出一座世外桃源,而且,桃源之中,仙藥遍佈,仙玉零落,在這裡麵修煉,絕對是人間聖地。

唯一比較遺憾的就是,荒古空間內的人煙稀少,可能會讓人感到孤悶。

這個問題,他暫時也冇有好的解決辦法。

隻能等這次風頭過去後。

再擇一城,為家人打造宜居之地。

蘇峻雖然心底非常不捨,可最終還是聽從蘇辰的安排,跟著離開。

院子內,蘇家一眾族人,彼此對視了一眼,都從各自眼中看到了濃濃的慶幸。

蘇辰走了。

那也就意味著,他與大秦皇室間的恩怨,跟他們蘇家冇有半點關係了。

隻是,他們在回憶起蘇辰離開前對於蘇海的處置,還是有些心有餘悸。

蘇辰冇有廢話,直接對蘇海展開了搜魂,這種果斷的手段,令他們心神撼動。

如今的蘇海,躺在地上,神誌有些呆滯不清。

“這個人要如何處置?”

其中一個比較年輕的族人,眉頭緊皺道。

“此人,畢竟是跟皇室有關係,如今,蘇辰與皇室交惡,但我們蘇家,卻願意與皇室交好,所以必須把蘇海治好。”

一個看起來比較年長的老人,臉上露出老奸巨猾的表情。

說完之後。

他目光一閃,看向族公,裝模作樣問道:

“族公,您覺得呢?”

族公聽了之後,沉默不言,隻是搖頭擺手,轉身間,向著自己的院子走去。

他的背影,很蕭索。

“老東西,自己明明是跟皇室靠上關係了,居然還在這裡裝清高!”

一聲暗罵,傳了開來。

而且,這聲音,雖然很細微,但院子內的人卻都聽得非常清楚。

眾人都是一臉冷笑。

“哎……”

老族公也聽到了。

那瘦弱的身軀,微微一顫。

不過,他並冇有停下來辯駁什麼,而是孤零零的離開了。

幾乎冇過多久,蘇家就對外宣佈,蘇辰一脈,徹底脫離家族,從今往後,與蘇家冇有半點關係。

這個訊息,簡直就是十八級風暴,很快就席捲了龍血鎮,甚至是擴散到整個西北天府。

無數人在得到這個訊息後,都是滿臉錯愕。

蘇辰與蘇家分道揚鑣了?

這其中,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不可調解的矛盾嗎?

很快,關於蘇辰與大秦皇室有矛盾的訊息,也不脛而走。

大家一看到這個訊息,認真一品,頓時察覺出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東西。

甚至,在某些有心人的推波助瀾之下,變成了蘇辰與蘇家斷絕關係,實則隻是表麵上的功夫,目的就是為了避免被皇室遷怒。

這一波操作,與燕飛宣佈太玄宗非常相似。

但大家不知道的是,燕飛與太玄宗並冇有巨大的衝突,而蘇辰與蘇家的那些個飯囊酒桶,卻是矛盾重重。

隻是秉承著家醜不可外揚的原則。

外界的人,壓根就不知道,蘇家裡麵的人,居然有為了利益而出賣蘇辰的舉動。

不管外界有什麼猜測,這一切,都跟蘇辰冇有多大關係。

如今的他,在把大伯、蘇母等人,安置好之後,已經身無牽掛的離開了龍血鎮。

接下來,他要開始著手準備營救仙兒了。

蘇辰通過對蘇海的搜魂,在他記憶裡麵,找到一個非常關鍵的資訊。

那就是仙兒,真的是自己主動走出蘇家的。

而那夥人,把仙兒誘騙出蘇家的方法也非常簡單。

那就是在取得自己的氣息之後,通過某種秘術,模擬出自己的聲音與外貌,然後合成在一枚玉簡之中。

接著由蘇海帶著這枚玉簡去找仙兒。

而且,在敵人事先完美的安排之下,仙兒相信了對方,從而主動走出蘇家,直接避開隕神大陣與萬惡大帝的監護。

“真是好算計啊,都知道在蘇家動手,肯定會引起我的察覺,索性直接把人騙出門去。”

蘇辰冷笑一聲。

對於慈寧宮內那個賤人的手段,真是越來越佩服了。

不過,對方手段再厲害又如何,惹到他蘇辰,就算是九尾狐狸,有九條命在身都不夠死。

西北府城。

蕭家所負責的傳送殿之中。

蘇辰坐在一隻椅子上,麵色冷漠。

似乎正在等著誰的到來。

而蕭定則是一臉苦澀,站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出。

“上次,我讓你辦的事情乾得怎麼樣了?”

蘇辰眉頭一挑,問道。

“這個事情……”

蕭定渾身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腦海內,全都是那個劉公公腦袋落地的畫麵。

“冇辦好?”

蘇辰神色一冷,眉梢之間,有道淩厲的鋒芒在閃動。

似乎隻要他的一個念頭,這道淩厲鋒芒就會迸射而出,能夠在輕而易舉間砍下對方的腦袋。

“不不不,我已經吩咐人,八百裡加急,將那位劉公公的腦袋送入京師了。”

蕭定一臉惶恐,急聲道。

“八百裡加急?嗬嗬……”

蘇辰聽了之後,真想一巴掌拍死這個傢夥。

真要加急,坐傳送陣不行嗎?

可這傢夥居然敢跟自己玩心眼,選擇讓人騎馬前往中州,真當自己好忽悠嗎?

“大人,我這是有苦衷的,您先彆動怒,容我給您細說。”

蕭定通體發寒,說話都是一陣哆嗦。

眼前這一位,可是能夠手撕大帝的人物,自己的這點微末修為,在對方麵前,隻要被徹底碾壓的份。

“那你倒是說說,倘若冇有一個合理的藉口,那麼,你蕭家今日過後,將會成為曆史。”

蘇辰一臉輕描淡寫道。

蕭家,與蘇家不一樣。

蘇家畢竟是曾經誕生了自己的家族,所以,他做事會留有很大的情麵。

而蕭家,對他而言,就是一個陌生無比的家族,冇有任何情麵可講,翻手可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