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79章

皇後的否認

慈寧皇後穿著一件大紅色的長袍。

那潑墨般的長髮捲成一個高髻,上麵插著一根火紅色的鳳凰花簪。

嬌容生怒。

眼前,這個匣子之中裝的人頭。

不是彆人。

正是她身邊的近侍劉公公。

“皇後孃娘,息怒!”

一大群太監跪倒在地上,瑟瑟發抖。

“宣!夏淵!”

慈寧皇後目中殺氣迸發,狠狠一掌拍在玉砂桌上,立刻炸開。

很快,有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走了進來,身姿挺拔如蒼鬆,氣勢勇猛剛健如驕陽。

劍眉之下,更有一雙如同寒星閃耀的雙眸。

“龍衛,夏淵,拜見皇後孃娘!”

這箇中年人,乃是大秦龍衛統領,專門負責皇後的安全。

其修為,赫然達到長生境,所以僅僅隻是朝著慈寧皇後的點頭罷了。

大秦天帝曾有過命令。

宮內的帝境,全都可以不用行三拜九跪之禮。

至於像夏淵這樣的長生大帝,為何還要留在皇宮之中當一個龍衛隊長,那就是與大秦氣運有關了。

隻有入駐皇城,成為大秦臣子,纔有資格吸收煉化大秦氣運,讓自己在武道之路上勇猛高歌。

氣運,能夠增加修煉速度。

單單這一點,就足以讓無數強者趨之若鶩了。

“夏淵,你是怎麼辦事的,我叫你陪著劉公公一起去一趟西北天府,可現在倒好,他死了,你還活得好好的!”

慈寧皇後嬌眉一瞪,怒聲道。

“劉公公前往西北天府之前,單獨找過末將了,他說過,皇後孃娘您改變主意了,命令末將守好皇宮,隻需他一個人前往就好。”

夏淵看了一眼匣子內的人頭,麵色不變,淡聲道。

“什麼?有這一回事?”

慈寧皇後眉頭擰成一團。

要知道,她可是從來冇有交代過劉公公,要他一人獨自前往西北天府的啊!

她心底非常清楚。

蘇辰這傢夥,膽大包天,且心狠手辣,如果讓劉公公獨自前往,必定會遭遇不測。

所以,她很早就安排好了,讓夏淵這個長生境一起前往。

但現在的這個結果,卻是讓她無比震驚。

劉公公死了!

而且,還讓人割了腦袋送到宮裡邊來了。

“末將不敢隱瞞皇後孃娘,這是當日劉公公前來找末將商量時留下的影像。”

夏淵早就深知宮內爭端不少,所以,事事都留有後手。

如今,麵對皇後的質問,絲毫不怯,把事先準備好的證據拿了出來。

“本宮相信你!”

慈寧皇後也不是個一般人,看到夏淵遞過來的影像玉簡,冇有拿,而是輕輕搖了搖頭。

“這個事情先放一邊吧,當務之急是你要替本宮把凶手抓拿歸案!”

夏淵一聽,臉上露出沉吟之色。

“敢問皇後孃娘,您讓劉公公前往西北天府是為了何事?”

慈寧皇後目光瞬間變得森冷起來。

“哼……蘇辰那傢夥,膽敢在刀墓之中出手重傷我兒,我自然要找他算賬了,這次讓劉公公前往西北天府,就是宣旨讓他進宮。”

慈寧皇後玉眉之間,寒光閃爍。

“僅僅隻是宣旨讓蘇辰進宮嗎?”

夏淵臉色變得有些古怪。

“你是什麼意思?”

慈寧皇後看著夏淵的臉色,心頭一震,立刻察覺到濃濃的不對勁。

“蘇辰放話了,他說,你不僅派人羞辱他,還把他的妻子給抓走了,反過來要威脅他!”

夏淵在前來慈寧宮的時候,就把一切訊息都收集準備好了。

“敢問皇後孃娘,可有這一事?”

聽到這一聲詢問,慈寧皇後氣得嬌軀狂抖,怒不可遏。

“血口噴人!”

“這小兔崽子完全就是在血口噴人!”

“本宮隻不過差遣劉公公過去傳旨,宣他蘇辰進宮覲見罷了,哪會去做什麼下三濫抓人威脅的事情!”

慈寧皇後心頭翻起了驚濤駭浪。

冇想到,蘇辰殺人也就罷了,居然還率先出聲指罵自己。

“那這個事情就麻煩了,蘇辰已經放話,要您在三天之內交出一個叫‘仙兒’的姑娘,否則……”

夏淵說到這裡,似乎有些忌諱,頓時沉默了。

“否則怎麼樣?那個小兔崽子敢威脅本宮?”

慈寧皇後渾身殺氣騰騰,道。

“皇後孃娘請放心,不管發生什麼,末將都會保護好娘孃的安全!”

夏淵神色一震,道。

“行吧,既然你這麼有心,那這段時間,你就在慈寧宮外麵住下吧!”

慈寧皇後目光一動,道。

“遵命!”

夏淵微微躬身,退了下去。

“這個老狐狸。”

慈寧皇後看著夏淵遠去的背影,臉上的憤怒之色,漸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濃鬱的寒光。

“黑鬼!”

一聲輕喝,傳出時,宮內的燈光開始搖曳起來。

有一團黑影,從這些燈光投射在地上的影子內走了出來。

“拜見皇後孃娘!”

這團黑影,無比恭敬,直接跪倒在地上。

“劉公公離開皇城前,都跟誰接觸過?”

慈寧皇後聲音冷冽,道。

“除了與夏淵,並未有跟任何人接觸過。”

黑鬼的回答。

似乎有些出乎慈寧皇後的意料。

“冇人接觸過……到底是誰,躲在背後算計本宮,竟然藏得這麼深。”

慈寧皇後目光越發的深沉。

“夏淵,或許有問題,可以從他身上查起。”

黑鬼的聲音,一片嘶啞。

“不,夏淵畢竟是天帝的人,動不得,而且,名義上,他還是本宮的貼身護衛呢!”

慈寧皇後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譏諷。

這會兒,她話鋒一轉,道。

“蘇辰那小兔崽子,殺了劉公公後,還有什麼行動?”

既然有人想要借她這把刀,對付蘇辰,那她就乾脆先順著對方的意思來,隻要能夠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她就可以立刻反擊。

“蘇辰跟蘇家正式決裂了!”

黑鬼沉默了一下,道。

“決裂了?這就有意思了啊!”

慈寧皇後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清冷。

“蘇家出了叛徒,也正是那個叛徒,導致蘇辰的女人,目前失蹤了,下落不明。”

黑鬼聲音一陣平靜,冇有半點波瀾。

“外界,目前都在傳,蘇辰的女人被宮主您給綁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