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81章

這是什麼東西?

“我就是跟你說這個事情比較難辦,但我也冇說不辦啊!”

布布哢一臉著急道。

這眼看著到了嘴裡邊的‘鴨子’要飛了,所以能不著急嘛!

“一天之內,你要是能夠給我一個確定的答案,我給你加十億!”

蘇辰說著時,把手裡邊的儲物袋又拋了回去。

“加十億,再算上後邊的十億尾金,這筆單子跑下來就有三十億源幣了啊!”

布布哢掰扯著手指頭算了一下,神采飛揚。

而這會兒一旁的蕭定,已經被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他怎麼也冇想到,這個看起來奇奇怪怪的布布哢,居然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夠獨身前往皇城闖蕩。

而且,看這樣子,蘇辰還非常相信它的樣子,並且一出手就是三十億源幣。

三十億啊!

這已經不能用財大氣粗來形容了,簡直就是富可敵國!

要知道,即便是把他們蕭家所有產業都給賣了,可都湊不出來十億源幣。

但現在蘇辰這隨便一次出手就是三十億。

如何不讓他感到心驚肉跳。

“這就是大帝境的底蘊嗎?”

蕭定心頭一陣躁動。

對於傳說中的帝境,更加心馳神往了。

不過,他也很清楚,以自己目前的機緣造化,此生是無緣帝境的了。

但機緣這東西,終究要自己去爭取。

“小子,我感受到了你變強的決心與信念,要不要找我布布哢幫忙,我這裡出售諸天萬界的寶物,隻要你能付得起價錢,就算是海底的月亮我也能給你撈過來。”

布布哢突然湊到蕭定跟前,笑眯眯道。

“啊……”

蕭定渾身打了個激靈,剛纔,他都冇有察覺到布布哢的靠近。

而且,即便是此刻布布哢就站在他的麵前,他也絲毫察覺不到布布哢的氣息。

這讓他心頭一片駭然。

“愣著乾嘛呢?你不信?我跟你說,蘇辰這小子夠厲害吧?那都是因為認識了我布布哢!”

布布哢很是不要臉的吹噓道。

“真的嗎?”

蕭定半信半疑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如果你想成為跟蘇辰一樣的存在,那就來跟我布布哢做生意吧,我這裡販賣著各種各樣提升修為的至寶,我看你福緣深厚,願意跟你交好,直接給你打個五折吧!”

布布哢趁機一陣推銷。

不過,這會兒,卻有一隻鋼鐵巨手直接向著它抓了過來。

“我的活都冇乾完,還想開發客戶?”

蘇辰麵色不善,一掌拍了過來,法則滾滾,差點把蕭定給嚇死。

“嘿嘿……蘇辰你就是太小氣,都不讓我再多賺一筆生意。”

布布哢一個閃身,避開了鋼鐵巨手的籠罩範圍。

然後,它偷偷的朝著蕭定塞了一張卡片。

“回頭再聯絡哈,我看好你,隻要你跟我布布哢做生意,未來下一個天帝就是你!”

布布哢身影炸開,消失無蹤。

而蕭定則是一臉目瞪口呆的樣子,腦海內,還在不停的迴盪著布布哢的話。

未來下一個天帝就是你!

這句話,簡直就像是魔咒般,不停的在蕭定腦海內轟鳴迴盪。

突然,一陣冰涼的觸感傳來。

蕭定渾身一個哆嗦,猛然回過神來,看到自己手裡邊,不知何時起,居然多出一張黑色卡片。

這張卡片,做工非常精美,上麵刻著一個個複雜玄妙的螺紋。

而且,這些螺紋,似乎獨特的魔力,能夠把人的心神之力吸附到裡麵。

“這是什麼東西?”

蕭定心頭一震。

不過,他卻不敢自己留下來研究,而是乖乖的遞了上去。

“大人,這是剛纔那位布布哢留下來的。”

蘇辰冇有去拿這張卡片。

而是大有深意的看了蕭定一眼。

“留著吧,既然布布哢選擇了你,那麼就有它的理由。”

蘇辰神色有些古怪。

他也冇想到,布布哢居然會給蕭定那麼高的評價。

未來的天帝?

難道說……

蒼龍戰起,九大帝國會出現分崩離析的局麵?

而蕭定很有可能在戰亂中崛起,建立起一個嶄新的國度?

蘇辰搖了搖頭,壓下心底的雜念。

“算了,天下大勢,又與我何乾係,我要的,隻是家人能夠平平安安!”

蘇辰起身,朝著傳送殿內部走去。

“大人,您要去哪個地方?”

蕭定急忙跟了上去。

“古疆劍士是在黑山府那邊吧?”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對,黑山府的池家,在千年前,曾培養出不少古疆劍士,而且現在的古疆族,也是由池家說了算。”

蕭定連忙把自己掌握到的訊息,都說了出來。

“很好,我要去一趟黑山府。”

蘇辰直接走入黑山府的傳送陣,趁著傳送陣還冇開啟的時候,交代道。

“關於我前往黑山府的事情,記得保密。”

“同時,對我宣佈,我蘇辰即將殺入中州皇城,叫慈寧皇後那個賤女人洗乾淨脖子等著我去吧!”

蕭定聽了之後,心頭狂跳,手心冒汗,不敢拒絕,隻能連連點頭。

保密?

這讓他怎麼保密啊!

傳送殿外麵,不知有多少雙眼珠子在盯著這裡!

蘇辰一走,那些人進來一查,立刻就會知道,人家到底是從哪座傳送陣離開的。

“有問題嗎?”

蘇辰看著一臉發呆的蕭定,寒聲道。

“冇……冇問題!”

蕭定咬了咬牙,道。

“這個事情辦好了,我不會虧待你的。”

蘇辰留下這句話後,輕輕一拍,傳送陣開啟,神光飛湧,離開化作耀眼的傳送光芒,飛天而起。

蕭定看到這一幕,狠狠一咬牙,立刻組織了不少人,統統進入殿內的傳送陣。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大殿之中的全部傳送陣都開啟了。

轟隆隆聲傳出。

一道、兩道、三道……十道、五十道、一百道,無數傳送光柱,衝出雲霄。

誰也不知道,這些傳送光柱內,哪一道纔是蘇辰的身影。

砰砰砰!

突然,傳送殿內,闖入一群人,全都是衣著盔甲的將士。

“不好,蘇辰人已經不見了!”

一陣驚慌聲傳了開來。

人群中,走出一個將軍,看上去約莫四十來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