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82章

囂張的龍衛

此人看上去約莫四十來歲。

腦袋上麵,有一道醒目的刀痕,看上去非常猙獰。

而且,他的眼袋,比起大熊貓還要可怕,雙眼之內,瀰漫著濃鬱的血煞氣息,如同兩口血潭。

他的步伐,非常沉重。

每一步落下,就像是擂鼓敲動。

“麻煩來了。”

蕭定心頭一震,雖然有些慌亂,可卻麵不改色的轉身,朝著這群將士走去。

“幾位大人,有何貴乾?”

這一聲招呼,還算客氣,不過,眼前這群人的態度,卻是非常冰冷。

“哼……好大的膽子,你可知道,蘇辰乃是朝廷的通緝要犯,你膽敢放任要犯乘坐傳送陣離開,你可知罪?”

一聲大喝,傳出時,這些盔甲士兵,一個個磨刀霍霍,煞氣滔天。

不過,蕭定卻是見慣了大風大浪的人,絲毫冇有半點被嚇到的樣子。

“各位,你們可不要空口無憑的亂汙衊人,我不認識什麼蘇辰,而且,我這裡也冇有你們要找的人!”

蕭定臉上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蕭家主,明人不說暗話,請你告訴我,蘇辰剛纔乘坐哪一個傳送陣離開了。”

這時候,那個臉上有刀疤痕跡的將軍,出聲道。

“怎麼稱呼?”

蕭定眉頭一揚,道。

“哼……這一位是來自龍衛的步北將軍,你一介草民,看到我們將軍,還不快快行禮。”

有一個站在刀疤將軍身旁的馬前卒,站出來,大喝一聲。

“原來是龍衛的步北將軍,失敬失敬!”

蕭定故意露出很是熱情的樣子,拱手道。

“不用說這些假惺惺的話,我隻想知道,蘇辰到底是乘哪座傳送陣離開了?”

步北臉上露出拒人千裡之外的冷漠。

“步將軍,您是聽不懂我的意思嗎,剛纔我都說了,我不認識什麼蘇辰,你怎麼問還有意思嗎?”

蕭定臉上的笑容一凝,嗤聲道。

“放肆!”

“你一個小小的造神境,莫非敢跟我們步北將軍為敵!”

“蕭定,彆以為你們蕭家很了不起,惹惱了龍衛,你們蕭家眨眼間就得灰飛煙滅。”

“冇錯,我勸你識相一點,現在跪下來,老實交代清楚關於蘇辰的行蹤,否則今天就是你蕭定的死期!”

“蕭定,彆給臉不要臉,現在我們大人願意站在這裡好好跟你說話,彆不珍惜,等到了地牢,那就是酷刑纏身,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些士兵一個個神色倨傲,囂張道。

他們都是從皇城內來的,平常不論走到哪,都是自詡高人一等,自然不會把蕭定這個西北天府的土著放在眼裡。

“嗬嗬……諸位怕是還冇明白,這是什麼地方吧?”

蕭定臉上的寒光越來越濃鬱。

“你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還敢對我們出手不成?”

一聲濃濃的譏諷,傳了開來。

這些士兵,臉上都露出滿滿的不屑與狂傲。

“夠了。”

步北突然出聲製止了手下人。

這會兒,他心底猛地生出一種強烈危機。

眼前這人,很有可能,不是像表麵看起來這麼簡單。

“既然蕭家主不願說,那我們就不強人所難了。”

步北的態度,令得一眾屬下都有些不解,冇想明白,為什麼平日裡一貫霸道的將軍,居然會服軟。

“蕭家主,這押寶,可是有風險的,說不定,還冇等這賭注開盤,命就冇了。”

步北冷冷看著蕭定。

目中血煞之光轉動,如同一個漩渦,散發出攝魂之芒。

可是,蕭定始終不為所動。

“將軍所言極是,押寶是有風險的,彆在皇城呆久了,就不知道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蕭定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

二人的言語,像是針尖對麥芒,誰都冇有討到好處。

最後,還是以步北離開而結束。

“蕭家主,我們還會再見麵的!”

步北帶著人走了。

而這會兒,傳送殿外,還有不少其他勢力的人,他們看到步北碰釘子了,也都冇有上來找不自在。

蕭定的動作,已經表明,他是徹底站在蘇辰這一方了。

傳送殿內。

很快就安靜下來了。

“主公,這次會不會太冒險了?”

無聲無息中,有道灰影出現在蕭定跟前。

而且,這道灰影,看起來根本不是什麼人族,反倒像是妖靈。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機緣造化,蕭定自然也不例外。

“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這次的付出,不會冇有收穫的!”

蕭定看了一眼手裡邊的黑色卡片。

要不是這次他這麼全力的幫助蘇辰,他又怎麼可能得到這麼一張卡片。

雖然他還冇弄明白這張卡片的來曆與用途,但他心底隱隱有一種直覺。

或許,這張卡片就是自己能否更進一步的關鍵。

“那這群人怎麼處置?”

灰影話中所指的,自然就是步北一群人了。

“哼……來了西北天府,還想活著離開?那他們也太不把蕭定放在眼裡了吧!”

蕭定嗤笑一聲,眉宇間,閃過陰冷的殺機。

“莫非,主公的意思……”

灰影伸手比劃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問道。

“西北天府,不是中州皇城,誰來了,誰不守這裡的規矩,誰就得付出代價!”

蕭定一步踏出。

背後有三千輪紫月,浩浩蕩蕩,遁入虛空,消失不見。

同一時間。

西北府城的大街上。

步北一群人,動作飛快,氣勢洶洶,冇有半點隱藏,直奔城主府而去。

這次,他們在蕭定那裡碰釘子了,隻能退而求其次,去找上官路。

“將軍,那個蕭定太不識抬舉了,為什麼不直接把他拿下,搜魂奪取記憶資訊。”

一眾士兵中,有一個鷹鉤鼻的下屬道。

“這次我們來西北天府是確定蘇辰行蹤的,等解決了蘇辰之後,再去滅掉蕭家也不遲。”

步北神色冰冷,道。

“還是將軍高明。”

鷹鉤鼻下屬拍馬屁道。

很快,他們一群人就來到上官府外。

隻是還冇進門,就被城主府的衛兵給攔住了。

“來者何人?”

一聲大喝,傳出時,步北等人腳步一頓,停了下來。

“哼……睜大你們的狗眼瞧瞧,我等乃是來自皇城的龍衛,還不快快跪地恭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