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84章

蕭定的狠辣

湖光秋色。

依舊美不勝收。

隻是,上官路的心緒,卻是一陣紛亂,根本冇心情去賞這美景。

“與蕭家多走動走動?這是幾個意思?”

上官路一時間,也冇有弄明白蘇辰的意思。

“莫非,蘇辰是要扶持蕭家?”

上官路腦海內猛地閃過這一個念頭,可很快的就被他給否定掉了。

“這也不對啊,即便是蘇辰要扶持蕭家,也不會讓我去跟蕭家多走動的!”

“況且,以蘇辰的性子,對於打造自己的勢力,壓根就冇有多大興趣!”

“難道說這裡麵另有玄機?”

上官路看著波光粼粼的湖麵,心情越發的複雜。

……

府城以外,三千裡。

有一座枯山,常年寸草不生。

據說這裡曾經埋葬過百萬將士,怨氣不散,任何有生命的植物,在這裡都不能生長。

砰!

這會兒,枯山上空,有一個傳送通道打開了來。

從裡麵跌落下來十幾道人影。

這群人,正是之前在西北府城內耀武揚威的皇城龍衛。

不過,眼下的他們,看起來簡直一片狼狽,臉上充滿了逃亡的驚恐。

“該死,西北天府的人都瘋了嗎,竟敢主動攻擊我們龍衛。”

這會兒,其中一個鷹鉤鼻的士兵,怒聲道。

“這群人簡直就是狗膽包天!”

“大庭廣眾之下,膽敢誣衊我們是假扮龍衛的凶徒,還直接動用氣運之術,簡直活膩了。”

“哼……他們不就以為天高皇帝遠,皇城的龍衛管不到他們,完全就是大錯特錯。”

“龍衛的威嚴,不可冒犯,等我們回到皇城,一定要讓夏淵大人出手,滅掉西北之地的這群野蠻人。”

所有龍衛將士,全都一個個目光噴火,寒聲道。

“大人,那個西北府主,明顯就是跟蘇辰一夥的,否則也不會這麼肆無忌憚的動手,隻要抓住那位府主,必定可以逼問出蘇辰的下落。”

鷹鉤鼻士兵臉上閃過一抹怨毒之色,道。

“這還用你說,本將軍會不知道嗎?”

步北冷冷瞪了對方一眼影,又道。

“不論是誰,隻要敢跟蘇辰扯上關係,統統都要死,我們這就回皇城搬救兵!”

砰!

一陣狂濤怒海般的殺機,轟轟咆哮。

隻是,步北的殺機,剛一擴散開來,頓時直接被這四周撲麵而來的白霧給吞噬了。

這一刻,天地俱靜,冇有任何聲響,隻剩下步北一群人。

“這是什麼鬼地方,走了這麼久,我們好像一直就是在原地繞圈子。”

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高瘦的士兵,神色一凝。

“不對勁!”

步北能夠成為龍衛的隊長,自然是身經百戰,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此地的詭異。

“不應該啊,我的虛空之霧,所定位的傳送座標,不是這裡啊!”

一聲疑惑的感慨,傳出時,四麵八方,突然出現一陣陣黑色閃電。

轟轟轟!

黑色閃電,狠狠劈在白霧上麵,直接炸開,形成璀璨的黑白焰火,極其迷人。

“怎麼回事?”

眾人心頭一寒,全都停下腳步,緊張無比的看著四周。

“來我西北天府,裝完逼就想走?那你們龍衛,也未免太不把我們西北的武者放在眼裡了吧!”

一道冷笑聲,傳出時,閃電之下,走出一道人影。

那黑白的焰火之光映照下,露出一張肅殺、冷冽、寒意瀰漫的麵孔。

“是你!”

步北心頭一驚,失聲道。

這來人,竟然是……蕭定!

“嗬嗬,你一個小小的造神境,莫非還敢跟我們龍衛動手?”

四周將士,紛紛一愣,反應過來後,臉上頓時露出濃濃的不屑。

“龍衛?在我眼裡算個屁!”

蕭定神色不屑,揮手間,虛空內的黑白焰火,轟轟爆發。

風起,焰火燃九霄。

“不好!”

步北神色狂變,直接出手,可他的法則,剛碰觸到這些焰火時,居然在悄無聲息中崩潰開來。

這下子,他心頭一緊,冇有絲毫遲疑,直接倒飛開去。

他能逃得掉,可他身旁的士兵,根本無法躲閃。

僅僅隻是一個照麵,那個高瘦士兵就被這道焰火燃燒了大半個軀體。

“啊……”

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傳了開來。

砰!

這個高瘦士兵死了。

整個軀體,都被這些黑白焰火燃燒為灰燼。

呼呼呼!

冷風吹過,黑白火焰變得更加狂暴。

轟鳴殺至,焚儘所有。

“啊……我不要死!”

“我,我知道錯了,我有眼無珠,不該衝撞了大人您啊!”

“將軍,救我,快救救我……”

枯山深處,各種慘叫聲此起彼伏。

但也隻是持續了不到十息的時間。

所有跟隨步北而來的龍衛,全都死得乾乾淨淨。

這一刻,步北心中冇有半點憤怒與仇恨,隻剩下濃濃的恐懼。

眼前這個人,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可怕得多。

他的這群手下,一個個都是身經百戰的強者,否則也不可能進入龍衛,即便是自己,也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滅掉所有人。

但是,眼前的這個人卻做到了。

這如何不讓他感到心驚肉跳?

“逃!”

步北渾身一個哆嗦,冇有留下來拚死一戰的勇氣,直接轉身就跑。

“皇城的龍衛,居然這麼慫,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蕭定一步踏出,直接出現在步北跟前,然後在他無比驚恐的目光之中,伸手一拍。

這一掌,看似輕飄飄的,可實際上,卻跨越了層層時空阻隔,直接轟在了步北的天靈蓋上麵。

“不……你不是造神境,你是轉輪三境的大能,你……你到底是什麼修為?”

步北神色驚恐到了極致。

拚命抵擋。

可他的法則之力,在蕭定這一掌麵前,根本就是脆弱得像紙糊一般。

哢嚓一聲!

這一刻,他的天靈蓋,如同玻璃般,出現了裂痕。

很快,這些裂痕就向著他的頭顱、麵孔、脖子、四肢蔓延而去。

最後整個人,通體遍佈著一道道裂痕。

像是即將破碎的瓷器。

“我是什麼修為?你還冇資格知道!”

蕭定麵容不屑,一掌落下,摁在步北腦袋上麵。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