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88章

說來話長

“巧合?還是有人故意抓住這個空檔的時機要算計我?”

蘇辰目中幽光一閃。

此刻,他隻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放棄聖器碎片,前去追蹤剛纔逃走的那夥人。

還有一個選擇,那就是先拿下聖器碎片,再去追蹤那夥人。

但他心底隱隱有一種直覺,如果自己選擇了後者,恐怕,那夥人身上隱藏的陰謀,自己就要抓不住了。

“這個時候,主動給我把聖器碎片送上來,肯定有問題……”

蘇辰雙眸之中,閃過一抹非常冷靜的光芒。

仔細衡量其中一番利弊之後。

他就有了答案……

黑山府城的北邊,

這裡靠近洪荒黑山,地形複雜,密林無數,妖獸叢生。

一般來說,那些在黑山府犯了事的窮凶極惡之徒,隻要躲入黑山密林,基本上就不會有朝廷的人馬去追擊。

甚至是,他們的仇家也會放棄。

此刻,在這黑山密林之中,有一座荒廢的寺廟。

儘管這座寺廟,早已殘破不堪,但這裡邊,還是有人煙活動的痕跡。

呼呼呼呼!

突然,連續四道風聲響起。

正好有四道人影落下。

這四人,正是剛纔在城內碰瓷的草袍老翁、青衫道人、菜籃大嬸、白衣書生。

“嘿嘿,這次還真是豐收啊,冇想到那小子居然是一隻肥羊,出手大方,這一口氣就給了幾十萬靈晶。”

菜籃大嬸眉開眼笑道。

要知道,他們碰瓷數十次,可都冇有這一次賺得多。

“早知道,我們就不該那麼快收手,應該繼續多宰一些!”

白衣書生一臉壞笑道。

此刻的他,哪裡還有之前那種書生卷氣,儼然就是一個市儈之徒。

“要不是老黃給了我暗號叫我撤退,我肯定不會放過那小子,一定會磨刀霍霍,宰死那個人傻錢多的年輕人。”

青衫道人一臉不滿足道。

“碰瓷路子千萬條,安全第一條,這次的事情,我總覺得有些不踏實。”

這個被隊友稱作‘老黃’的草袍老翁,神色有些凝重。

他這會兒,生龍活虎的,壓根就冇有什麼被撞得腿斷了、腳瘸了的樣子。

很明顯,前麵的一幕,就是他們合起夥來。

自導自演的對蘇辰的敲詐欺騙。

事實證明,他們很成功,三言兩句,就成功弄來幾十萬的靈晶。

這樣賺錢簡直太容易了。

“有什麼不踏實的,那小子一看就是什麼貴族子弟,冇有出過家門,不知人世險惡,好騙得很。”

菜籃大嬸滿臉不屑道。

“嘿嘿……我已經把這個人記下來了,等咱麼什麼時候冇錢了,再去找這小子騙幾把。”

白衣書生一臉得瑟。

“這個主意好,以後,這小子就是我們的‘提款機’了,人傻錢多,不宰白不宰。”

青袍道人輕輕撫了一把白鬚子,讚同道。

他們三人,都非常開心。

唯有草袍老翁,臉色有些沉重,腦海內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對了,老黃,你是怎麼找到那個人傻錢多的傢夥?”

青袍道人突然想到了什麼,神色一動,問道。

“我記得老黃說過,好像是有人主動聯絡他了,要讓他從這個年輕人身上,取走一件東西。”

菜籃大嬸回想了一下,道。

“取走一件東西?那位聯絡你的主顧,有說要取走他身上什麼東西嗎?”

白衣書生一臉好奇道。

三人的目光,齊齊落在草袍老翁身上。

“冇有,那個聯絡我的人也很古怪,隻是說,隨便要走那個年輕人身上一件東西就行。”

草袍老翁白眉一挑,道。

“管他呢,反正冇有具體的要求,隻是要那個年輕人身上一件東西,這靈晶也能作數!”

白衣書生撇了撇嘴,道。

“就是,我聽老黃說了,那個客人可是大方得很,連麵都冇有見過,定金就給了五十萬靈晶!”

菜籃大嬸雙眼放光道。

“什麼?還有這事?那麼咱們這一次,每個人豈不是可以最少分得二十五萬靈晶?”

白衣書生滿臉驚喜,道。

“老黃,有這個事嗎?你怎麼冇跟我們說,該不會是你要貪了那筆定金吧?”

青袍道人神色有些不善,冷冷盯著草袍老翁。

“胡說什麼,我要真想貪了這筆定金,還會跟這娘們說?”

老黃冇好氣瞪了青袍道人一眼,又道。

“我之所以冇給你倆說,那是因為,我琢磨著,這個事情有些不對勁,怕出什麼幺蛾子,所以纔沒說出來。”

青袍道人一聽,儘管不怎麼相信對方的說辭,但也不好再說什麼過分的話。

“行了行了,大家就彆再糾結這個問題了!”

菜籃大嬸站了出來,道。

“反正那位神秘的客人,隻是要求,需要那個年輕人身上一件東西,那麼,我們就拿出一枚靈晶給對方唄,看看能不能換來更多的靈晶。”

很快,他們四人就統一定下了方案。

“我這就來聯絡那個神秘客人!”

老黃從腰間內取出一隻雪白色的紙鶴,彈指一射,火焰落下,直接燃燒起來。

呼!

這隻雪白色紙鶴,徹底燒開後,火光搖曳,從中走出一道清冷的倩影。

“東西拿到手了嗎?”

一個如同空穀幽泉的聲音,傳了開來。

老黃四人,全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心中生出一種自慚形穢之意,紛紛低頭,不敢直視對方。

“拿到了,我們從對方手裡邊拿到一枚靈晶!”

老黃態度恭敬,雙手撐上一枚晶石。

“靈晶?”

這道清冷的倩影,微微愣了一下。

顯然是冇想到對方居然會給自己弄來這麼一件東西。

“是的,這是我們兄弟幾人,費儘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手的。”

老黃強忍住心頭的悸動,道。

“說說看,你們是怎麼弄來這枚靈晶的?”

這道倩影冇有去接對方遞過來的晶石,好像神色間,有些警惕。

她在想著要算計蘇辰。

同時,也在防備著蘇辰藉機算計自己啊!

雖然這個概率很低,但是,小心才能駛得萬年船。

她與蘇辰鬥了這麼久,自然不敢掉以輕心。

“這個事情說來就話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