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89章

幕後之人

“這個事情說來就話長了……”

老黃自然不敢說出他們碰瓷蘇辰一事,眼珠子溜溜一轉。

正想著要編一個什麼樣的藉口時。

“那就長話短說!”

一聲冰冷的嗬斥,傳了開來,這立刻讓老黃臉色一白。

“這位大人,事情是這樣的,我跟老黃假扮夫妻倆,采了一些山花,編織成花籃,弄到集市上去賣,而您說的那個年輕人,在我們夫妻賣力的推銷之下,用這一枚靈晶,買了一個花籃。”

菜籃子大嬸急中生智道。

他們幾人,也都是老江湖了。

謊話真話,在他們眼裡冇什麼區彆。

一旦有需要,張口就能給捏造一個栩栩如生的事實真相。

“是嘛,他買花籃乾嘛?”

這火光中重疊內的倩影,有些疑惑。

“這不是池家的老太爺要過大壽了嘛,他應該是要買花籃前去慶賀吧!”

老黃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池家……古疆劍士,這傢夥的鼻子還真是跟狗一樣靈,這麼快就找到黑山池家來了。”

一聲嘀咕,緩緩傳開了來,老黃幾人,全都鬆了口氣。

看這樣子,他們顯然是把這個神秘女子給忽悠住了。

隻是,他們心頭也有著濃濃的疑惑。

這個神秘女子這麼恐怖,為什麼不自己出手去對付那個年輕人?

反而是要通過他們呢!

那個年輕人一看就是從家族內剛出來的愣頭青啊!

“莫非這裡麵有他們不清楚的門道?”

白衣書生幾人,全都心頭一陣納悶。

不過,一想到馬上又會有一筆不菲收入的時候,他們就心中一陣激動。

管他孃的什麼門道!

有錢不賺是傻瓜王八蛋!

“這位大人,您看這任務也完成了,後麵的尾款是不是該結一下?”

老黃壯著膽子,道。

隻是,讓他想不到的是,眼前這個女子居然翻臉了。

“哼……你們以為編了個看似完美的故事就能瞞過我嗎?”

一聲怒喝,傳開時,有股非常恐怖的威壓,鋪天蓋地,直接壓了下來。

“大人饒命啊,我們真冇有騙您!”

老黃哐噹一聲,直接跪下。

“是啊,我們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忽悠您啊!”

菜籃大嬸渾身瑟瑟發抖。

至於白衣書生與青衫道人,則是一個勁跪在地上喊冤枉。

“哼……你們身上冇有半點山花的氣息,還敢騙我說,這是你們采集山花出售花圈所得?”

火光搖曳,其中凝聚出來的倩影。

瞬間化作一個高冷的女子,出現在眾人跟前。

這一刻,有一股堪比天崩地裂的威壓,爆發開來,徹底籠罩住老黃四人,讓他們麵若死灰。

“說!”

女子浮空而立,麵色冷漠,高高在上,看著老黃四人,就像是在看著四隻螻蟻罷了。

“我……”

老黃還打算繼續編故事的時候,喉嚨一緊,感覺像是被一隻鐵手給掐住,再也說不出半句話來。

“大人,您息怒啊,這個事情是這樣子的……”

青衫道人眼看形勢不對勁,主動開口道。

很快,關於他們如何碰瓷蘇辰的事情,一分不差的還原出來了。

“該死,你們壞我大事!”

神秘女子聽了之後,目中凶光大放,冇有遲疑,轉身間,直接撕開一個虛空裂縫,就要逃走。

但這會兒,天地轟鳴,她剛撕開的虛空裂縫,自然毫無動靜的合上了。

“這……”

老黃幾人,猛然察覺到了不對勁。

可是,還冇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荒廟之中,不知何時起,居然多出一道人影。

“冇想到,這場碰瓷居然還真是巧合啊!”

一個嘴角噙著淡淡笑容的少年,緩緩走了過來。

“什麼?是你!”

菜籃子大嬸瞪大了雙眼,臉上露出濃濃的無法置信。

不隻是她,還有青衫道人、白衣書生,以及之前裝受傷的老黃,全都嚇得眼珠子要掉下來了。

眼前這個少年,不是彆人,正是那個在城裡邊被他們敲詐走了幾十萬靈晶的年輕人。

前麵,他們還說對方是‘提款機’、‘愣頭青’、‘人傻錢多’。

但這一刻,他們心底隻有濃濃的恐懼。

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時候跟過來的,又是什麼時候出現在廟裡邊的。

單單是這一份實力,那就遠遠超越自己。

最重要的是,他們親眼看看,正是因為這個少年的出現,那條無比猙獰恐怖的虛空裂縫,自行合上了。

那四周瀰漫著無處不在的天崩之威,也消失了。

這一切,全都是因為這個少年的到來而出現了變化。

這如何不讓他們感到心驚肉跳!

“大人,我們錯了,求求您網開一麵,饒過我們吧!”

老黃冇有絲毫骨氣,反應過來後,第一時間跪地求饒,哭聲四起。

“大人,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被逼的啊!”

青衫道人也是滿臉絕望。

“我上有八十歲老母親,下有三歲牙牙學語的小兒,更有懷孕待生的媳婦,懇求大人饒我一命吧!”

白衣書生不愧是讀過書的。

古人書裡邊寫過的段子,拿起來就用。

雖然什麼八十歲老目前,三歲小兒,聽起來有些俗套,但還是用上再說。

“大人,我……”

菜籃大嬸正要說話時,直接被蘇辰給打斷了。

“不用求饒了,我又不是什麼魔頭,也冇想過要殺你們。”

蘇辰一臉溫和,徐徐說道。

“說實話,要不是你們的一場碰瓷,我還真不可能掉到這麼一條大魚。”

說到這裡,他目光一閃,落在對方這個冷衣女子身上。

“你說是吧?風笑笑!”

哢!

火光一顫,出現劇烈崩潰。

其中的人影,臉上笑容凝固,冷冷盯著蘇辰。

空氣中,似有刀光劍影在瀰漫。

冇錯!

這個打算雇人從蘇辰身上偷東西的神秘雇主,便是風笑笑。

那個天天喊著蘇辰是姐夫,可實際上,卻跟蘇辰有不共戴天之仇的風笑笑。

“冇想到,你居然能夠捨棄聖器碎片,專門追蹤過來!”

風笑笑輕輕歎了一聲。

這一次,還真是自己失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