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92章

前往祝壽

反駁蘇辰?

那是萬萬不可能滴!

這年頭,拳頭大的人說了算。

要想不被捱打,那就隻能乖乖閉嘴!

“彆想那麼多,你們隻要把這個乞丐給我找出來就行。”

蘇辰揮手間,勾勒出一幅畫麵。

上麵所描繪著的,正是自己今天在城內看到的那個乞丐的外貌、神態,以及氣息。

“把人給我找出來,我們之前的賬,過往不究,要是敢消極怠工,哼……”

蘇辰輕輕腳步一震。

整座荒廟,如同風化一般,無聲無息的崩潰開來。

“這……”

老黃四人,全都嚇得嘴巴大大的。

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種不露聲色就毀掉一棟建築的實力。

真的很……很恐怖。

如果他們要是親眼看過蘇辰隔空追殺風笑笑的一幕。

那會比這更加嚇人。

隻可惜,他們的層次太低了,根本看不到大帝級彆交手的場景。

蘇辰回到黑山府城後,找了間客棧住了下來,同時,吩咐老黃他們蒐集關於黑山池家的訊息。

這幾人,雖然修為底下,但打聽訊息的本事卻不差。

僅僅隻是花了不到半天的時間,就把黑山池家在明麵上的勢力都摸得乾乾淨淨。

“池家,果然培養出了一支古疆劍士的隊伍!”

蘇辰目中寒光一閃。

既然池家與古疆劍士有關,那麼,這個家族的好日子,也差不多是到頭了。

“公子,池家的底蘊很深,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要不……”

老黃麵露苦色,正說著時,突然的,一股冷風吹來,讓他渾身毛骨悚然。

這下子,他徹底閉嘴了。

“做好我交代你的事情就是,池家,不會有機會找你們算賬的,況且,你們是我蘇辰的人,誰都不敢動你們!”

蘇辰渾身氣勢一震,爆發出一股惶惶之威,震得老黃四人都是心神轟鳴。

“是是是。”

老黃連忙低下頭,恭聲道。

“那個老乞丐,找到了冇有?”

蘇辰話鋒一轉,問道。

“公子,我們已經在城內轉悠了十幾圈,都冇有找到你說的那個乞丐!”

菜大媽一臉鬱悶道。

要不是看到蘇辰非常認真的樣子,他們還以為,蘇辰是在消遣自己。

“冇找到麼……”

蘇辰對於這個結果,早在意料之中了。

那個老乞丐突然帶著聖器碎片出現在黑山府城,必定是有什麼針對自己算計。

而他前麵冇有上當,肯定是讓此人察覺到了異常。

所以選擇及時退去。

靜等下次機會。

蘇辰心底倒是冇什麼惋惜的。

雖然這次與寂滅拳套的聖器碎片擦身而過,但隻要那個老乞丐捲土重來,那他就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將對方身上的聖器碎片留下。

“老乞丐的事情就先放一邊吧!”

蘇辰壓下心底的念頭,開始篩選老黃他們送上來的關於池家的情報。

其中有一則訊息,倒是吸引了他的注意。

“池家老太爺明天辦壽宴?”

蘇辰眉頭微微挑了一下。

“是的!”

老黃連忙點頭,道。

“你們說,要是壽宴,變成喪宴,會不會很有趣?”

蘇辰嘴角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

隻是,這笑容,落在老黃四人眼中,卻如同魔鬼之笑,讓他們渾身打了個哆嗦。

蘇辰是什麼來曆,他們不清楚,但是,他們卻曾見過蘇辰出手,那絕對是一念就能伏屍百萬的存在。

“大人有什麼安排嗎?”

老黃硬著頭皮道。

“去給我準備四把鋤頭,然後,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

蘇辰眸子之中,寒光一閃。

“鋤頭?”

老黃四人,全都一臉迷惑,不知道要鋤頭有何用,但也不敢多問,隻能照著蘇辰的意思去辦。

“池家,希望你們不要不識抬舉啊!”

……

翌日。

一大早,整個黑山府城就是熱鬨非凡,鑼鼓喧天。

特彆是府城正中央,一座座類似於皇宮般的建築,全都調上了大紅燈籠,一片喜氣洋洋。

這裡便是池家所在。

池家,當之無愧的黑山府第一世家。

不僅族內擁有大帝坐鎮,還有無數家族子弟入朝為官,勢力龐大,放眼整個大秦帝國,池家都是數一數二的家族。

而今天,池家老太爺辦壽禮,來的人之中,不隻有大秦帝國的各地官員,連大楚、大周、大唐的豪門,都派人過來祝賀了。

甚至是一些頂尖的宗門勢力,也都派人過來送上賀禮。

蘇辰坐在馬車上,慢悠悠的向著池家駛去。

一路上,他聽到很多關於池家的議論。

“這池家可真是有錢啊,隻要前去府外磕上一個響頭,並且高喊一句,太爺千歲,太爺千春不朽,然後就能領到十塊靈石。”

“哼……十塊靈石,這又算得了什麼,我們武者是有尊嚴的,又怎麼能為了這十塊靈石而隨隨便便給人磕頭。”

“你不要,多的是人要!”

“如今池家外圍,已經有十萬武者跪在那裡,高聲大喊慶賀之詞了。”

蘇辰聽到這裡,眉頭微微一挑,靠近池家之時,果然看到,在這池府大門口的一片寬闊廣場上麵,跪滿了人。

而且,這些人全都無比賣力,正在高聲呐喊著。

“祝池老太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祝池老太爺,萬壽無疆,如日之生,如月之恒,鬆柏長青!”

“祝池老太爺……”

蘇辰的馬車停在了廣場外,看著底層武者,跪在地上,一臉諂媚的高喊著,心中有些複雜。

突然,在他旁邊不遠處,有一聲嘀咕傳了過來。

“就為這十塊靈石,至於麼?”

那是一個十一二歲的男孩,滿臉猶豫。

“值得,有了十塊靈石,我們就能修煉了。”

這回答他的是一個小女孩,臉上充滿了堅定。

“可是,這池家根本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們今天發放的靈石,都是從黑山城內,其他家族搜颳去的。”

男孩握緊了拳頭,怒聲道。

“閉嘴,小心禍從口出。”

小女孩狠狠瞪了對方一眼。

“這個就是事實嘛,我為什麼不能說,你看看咱們黑山城的子民有多窮,還不就是被這‘池家’給剝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