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93章

池家的霸道

“你看看咱們黑山城的子民有多窮,還不就是被這‘池家’給剝削的。”

男孩撅著小嘴道。

“而且,這幾百年來,黑山城除了池家,為什麼冇有第二個能夠成氣候的家族?”

“那還不是都被池家給滅了!”

不遠處。

蘇辰聽到這裡,臉上露出一抹恍然大悟之色。

難怪他一進城就發現,黑山城的子民都過得非常窮苦,包括這裡的武者,所能享用到的武到資源,都非常貧瘠。

原來是這裡的一切都被池家給控製住了。

池家,高高在上,控製住全部的經濟、資源,從而達到一手遮天的地步。

誰想要成為武者,想要修煉,都必須成為池家的傀儡,為池家賣命,纔有可能獲得足夠的修煉資源。

否則,這輩子隻能是個窮哈哈的普通人。

“李二火,你給閉嘴,不許再說這些混賬話了。”

小女孩氣沖沖道。

“不!”

“安小溪,我受夠了!”

“我不想一輩子碌碌無為,不想一輩子忍氣吞聲,不想長大以後被池家無情的剝削!”

“我要離開這裡!”

“我一定要出人頭地!”

李二火目中迸發出一抹濃濃的堅定之色。

“是嘛?你一個低等下賤卑劣的小雜碎,也想出人頭地?”

突然,一道濃濃的不屑聲傳了出來。

廣場內,有一個衣著綾羅錦袍的少年走了過來。

這少年看起來也是十來歲,麵容雖是稚嫩,但態度卻無比囂張。

那看著李二火與安小溪的目光,充滿了高高在上,彷彿是仙神在俯視著人間螻蟻。

“你……你怎麼罵人了呢?”

李二火拳頭緊握,怒聲質問道。

“哈哈,罵人?在我眼裡,你就是一個下等賤民,就是我們池家圈養的奴隸,罵你隻是輕的。”

錦衣少年嘴角浮現出濃濃的不屑。

“你……”

李二火雖然氣得胸口翻滾,可還是咬著牙,忍住了。

“安小溪,我們走!”

他拉起身旁的小夥伴就要離開。

可這會兒,一群人迅速靠了過來,直接把他們給團團圍住了。

“我讓你們走了嗎?”

錦衣少年似笑非笑的看著這一幕。

“哼……你們這兩個不知好歹的賤民,看到我們池於少爺,還不快快跪下磕頭。”

“還愣著乾嘛,跪下啊!”

“你們倆今天要是想活命的話,那就趕緊跪下求饒!”

“冇錯,今天是老太爺大壽的日子,小少爺看在老太爺的麵子上,說不定還能饒你們一命。”

一群池家護衛,紛紛道。

這裡的動靜不小,很快就引起了廣場內那些前來祝壽討彩禮的人的注意。

隻不過,大家都是一臉冷漠,隻是看了一眼就不再理會。

甚至,根本冇有人去關心李二火與安小溪的命運。

在他們看來,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年輕,衝撞了池家子弟,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

“二火,要……要不,我們跪下吧!”

安小溪一臉恐懼,怯聲道。

“不!我不跪!我纔不向這小兔崽子下跪!”

李二火神色倔強,道。

“什麼?你敢罵我?”

錦衣少年一聽到自己被人罵了,頓時火冒三丈。

想他堂堂的池家嫡係子弟,走到哪裡,彆人還不得畢恭畢敬的,可今天,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給罵了。

“小雜碎,你敢罵我,好啊,本來我是打算饒你們一命的,但我現在改變主意了!”

“我要把你們抓去地牢!”

“我要讓你徹底成為我池家的奴隸!”

“我要你充當我的人肉沙包,我要日日夜夜的折磨你,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錦衣少年目中怒火翻滾,指著李二火,怒吼道。

“給我把這個奴隸渾身骨頭給震碎!”

嘶!

這個命令一出,全場頓時響起陣陣倒吸一口冷氣的聲音。

震碎全身骨頭!

這份痛苦,即便是武道強者都未必能承受得住,何況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孩子。

不過,池家的護衛可冇有管這些。

對他們來說,心慈手軟,那是不存在的。

他們早就看慣了殺人如麻。

如今隻是震碎一個孩子的骨頭,對他們來說,輕鬆多了。

“小奴隸,碎骨之後,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連要飯的力氣都冇有,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出人頭地。”

錦衣少年哈哈一笑,聲音之中,充滿了囂張。

“不……”

安小溪嚇得花容失色,泣不成聲。

反倒是李二火,根本冇有任何懼色,而是目露瘋狂,如同一頭野獸,狠狠盯著錦衣少年。

砰!

突然,一個刹那間,李二火的身子如同炮彈一般衝撞出去。

但那錦衣少年似乎擁有修為在身,反應奇快,一個閃退,竟然直接避開了。

“哼……你這小奴隸,真是不知死活,還敢對本少出手?當誅滅九族!”

錦衣少年目光陰冷無比,掃了一旁的護衛一樣。

“還愣著乾嘛,給我把這小奴隸的骨頭打碎,然後逼問出他的家人下落,帶到他麵前,當著他的麵殺掉。”

毒!

太狠毒了!

不僅要折磨李二火,還要當著他的麵,殺掉他最親最近的家人。

眾人隻是心頭一震,馬上就冷靜下來,誰都不敢胡亂出聲議論。

這就是池家的威勢!

整個黑山府,池家一手遮天,他們的話,甚至比大秦律令還要好使。

“遵命!”

池家一眾護衛,麵容冷漠,冇有半點留情,一掌黑虎掏心,直接向著李二火抓了過去。

“你,你們池家,如此慘無人道,遲早要遭報應的!”

李二火根本無法躲閃,麵對著這沖天而降的一拳,他是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懦弱與無能為力。

砰!

這一掌,準確無比的轟擊在他的胸口上麵。

“啊……”

一道淒厲的慘叫,迴盪開來。

整個廣場,肅然一靜。

那狂暴的勁道,衝入李二火體內,瘋狂破壞他的全身骨頭。

所過之處,寸寸破碎,骨崩血滅。

“給我把他的舌頭割下來,吵死了,彆等會影響到我爺爺的壽禮。”

錦衣少年看著李二火躺在地上殘喘哀嚎,嘴角不屑。

“不……”

安小溪儘管嚇得六神無主。

可還是在最後關頭站了出來,幫忙求饒。

“你們不能割掉二火的舌頭,他被你們碎掉全身骨頭,已經夠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