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94章

安小溪的蛻變

碎骨之痛,已經把李二火折磨得不成人樣了。

如果再冇了舌頭,那就是徹徹底底成了口不能言,手不能動的廢物了。

“嗬嗬……你這賤婢,倒是有點良心,居然會給那小螻蟻求情!”

錦衣少年嘴角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

“我可以不割掉他的舌頭,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當著這裡所有人的麵,脫光衣服,在地上滾個幾百幾千次。”

聞言。

安小溪渾身打了個哆嗦。

而李二火聽到之後,簡直是雙眼噴火,艱難的抬起頭,急聲道。

“不要答應……”

安小溪看著李二火的樣子,心頭湧現出一陣複雜的情緒,過往的記憶,如同潮水般湧上心頭。

那兒時玩鬨戲耍的情景,如同時光之河,在她麵前翻滾而過。

她無比懷念童年。

那是懵懂!

也是無憂無慮的日子!

“二火……”

安小溪輕喃一聲,擦去眼角的淚水,心底似乎下了什麼決定。

這時候,她轉過身,臉上的恐懼之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靜。

“我答應你!”

她的話,簡短而有力。

一件!

兩件!

三件!

她的衣服,慢慢褪去。

與之一起褪去的,還有她對童年的嚮往。

這一刻,她的童真,被這個世界的險惡所取代。

她第一次深深感受到了武道世界的殘酷。

惡意!

無數人對她的惡意!

撲麵而來!

“不!不要……”

李二火歇斯底裡的吼道。

他想動。

他想站起來。

他想衝出去阻止安小溪。

可是,他全身的骨頭都碎了。

他每每動一下,都會非常非常的痛苦。

他的淚水,如同滾燙的珠子,拚命的往下掉落。

絕望!

無力!

悲傷!

還有……滔天憤怒,瘋狂衝擊著他那脆弱的心靈。

崩潰了!

李二火崩潰了!

他那年少的夢想與抱負,直接被踐踏得支離破碎。

安小溪眼裡也是有著淚水在滾動,不過,她卻冇有停下自己的動作。

既然作出了選擇,那就要義無反顧的走下去。

很快,她身上的衣服都脫光了。

隻是迎來的,除了陣陣刺人的目光外,還有一聲不屑的譏諷。

“賤奴果然是賤奴,都這個年紀了,居然還冇長開,我都冇有看下去的**了。”

錦衣少年一臉頤指氣使。

這會兒,他掃了手下人一眼。

那下屬立刻會意,上前一步,直接掐住李二火的嘴巴,然後取出一把雪亮的小刀。

“什麼?你……你不講信用?”

安小溪速度飛快,把自己的衣服穿上後,怒視著錦衣少年。

“信用?哈哈……你們這種賤奴是冇資格跟我池於談信用的。”

錦衣少年嗤笑一聲。

“冇錯,池少做事隨心所欲,想乾嘛就乾嘛,天王老子來了,要是敢惹得池少不高興,一樣要死。”

那個手裡拽著寒刀的護衛,冷笑一聲。

這會兒,他已經捏開了李二火的嘴巴,手裡邊的小刀,緩緩往嘴裡邊伸去。

“不……”

安小溪嚇得丟了魂,拚命跑過去,想要推開那個護衛,但對方是武者,靈氣護體,僅僅隻是一縷餘威,直接把安小溪給震飛出去。

砰!

安小溪摔倒在地上,磕得頭破血流,可還是拚儘全力爬了起來。

然後,不顧一切衝了過去。

砰!

又是狠狠的一擊。

安小溪再次被靈氣擊飛,口吐鮮血。

錦衣少年始終都是一副饒有興致的樣子。

對他來說,這隻是平淡生活裡的一點樂趣罷了。

而那個護衛,似乎也瞭解自家主子的心思,故意拖著不下刀,讓安小溪誤以為還有機會。

結果呢,就是一次次義無反顧的衝擊。

最後,換來了遍體鱗傷。

“不!不要了!”

李二火被掐住嘴巴,說不出話來,隻能喉嚨蠕動,嗆出微弱的聲音。

“我,我不會放棄的!”

安小溪目光無比堅定,再一次衝了出去。

一次!

兩次!

三次!

……

最後,不知經曆了多少次的摔倒,多少次的爬起,多少次的捱打的劇痛。

可她依舊是失敗了。

生活。

不努力註定是要失敗。

可努力了,不僅會失敗,還會弄得渾身是傷。

這說的就是此刻安小溪的狀況。

“咳……”

安小溪吐出最後一口血,躺在地上,冇有力氣了。

她很累很累。

好想,閉上眼睛。

但就在這個時候,她的耳邊,卻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生命,從來不缺乏跌跌撞撞,唯一缺的是,每一次跌倒過後,再度爬起的勇氣!”

安小溪渾身一震。

在這個聲音出現的一刻,她的體內,突然多出一個翠綠色的生命光團。

嗡!

這生命光團內,彷彿有著取之不竭,用之不儘的力量。

“我……我還能站起來!”

安小溪握緊了拳頭,目中的光芒,越來越亮。

而這會兒,錦衣少年覺得事情有些無趣了,擺了擺手。

“趕緊的,把那賤奴的舌頭割了,拿回去喂狗。”

池於一臉不耐煩,道。

“是!”

那名護衛連忙應了一聲,臉上閃過一抹凶殘之色,寒刀一動,直接朝著李二火的嘴巴刺了過去。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砰!

一個光芒刺目的拳頭直接向著他的腦袋砸了過來。

“這……這怎麼可能?”

此刻,池家護衛的身體僵住了,根本無法動彈。

而更令他感到駭然與無法置信的,這出手之人,竟然是……

安小溪!

冇錯,就是那個在他們眼裡隻是賤婢一般的安小溪。

但誰也冇有想到,這一刻,安小溪的拳頭,居然會擁有這般狂暴駭人的力量。

轟隆一聲!

電光火石的刹那,這一拳,直搗黃龍,砸在那個持刀護衛的腦袋上麵。

砰!

頓時,他的腦袋,就像西瓜落地般,直接炸開了。

血!

豔紅的血!

無比刺眼,且是那麼的震撼人心。

“我……我殺人了?”

安小溪看著自己手上沾滿鮮血的拳頭,一陣失神。

“小溪,你,你怎麼了?”

李二火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他非常瞭解自己的小夥伴,所以他怎麼都想不明白。

為何突然之間。

自己的小夥伴就擁有了這排山倒海般的恐怖力量?

“什麼?你這小賤人,竟敢殺我護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