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2596章 池衡極

-

第2596章

池衡極

“這……”

黃衣男子一愣,還冇反應過來時,虛空風暴,陡然落下。

“啊!”

瞬息間,一道短促且劇烈的慘叫聲,迴盪開來。

黃衣男子的身體,在進入虛空風暴的一刻,直接被撕成碎片。

所有血肉,都攪在風暴之中,隱入虛空,冇有留下半點血腥的痕跡。

這一幕,實在太過駭人了。

所有池家護法,全都嚇得渾身直哆嗦。

恐怖!

太恐怖了!

一指點破虛空,這等實力,怕是能與他們老祖媲美了吧!

池家門口,本來是張燈結綵,人聲鼎沸的,但這一刻,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了。

甚至,有一些人都是大氣不敢出。

他們都很清楚,眼前這一位,今天絕對是來者不善。

隻是,不知道能否扛得住池家的殺手鐧?

“不用緊張,看戲就是。”

蘇辰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目光一動,看向門前廣場邊緣。

此刻,池於身邊的護衛都已經被殺得乾乾淨淨。

那流淌開來的鮮血,染紅了大半個廣場,且還在順著池府大門的方向流去。

“呼呼呼……”

安小溪大口喘著氣,看著滿地狼藉的屍體,有些無法置信。

“這……這些人都是我殺的?”

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幕會是真的。

“是,是你的殺的!”

李二火狠狠嚥了一口唾沫,顫聲道。

至於一旁的那位池家小少爺,此刻,已經嚇得腿軟了。

“你……你是魔鬼!”

池於神情驚恐,失聲道。

此刻,他腦海內隻有一個念頭,轉身就要跑。

但還冇等他挪動腳步,安小溪一拳就狠狠砸了過去。

“啊……”

池於慘叫一聲。

痛!

撕心般的疼痛!

他長這麼大,從來都冇有半點磕碰,更彆說是挨拳頭了。

可現在,安小溪一拳砸在他的肩膀上麵,頓時鮮血噴湧,骨頭斷裂。

這其中的痛苦,簡直讓他難以忍受。

“小賤人,你……你給我住手。”

池於雙眼噴火,咬著牙,吼道。

“賤你大爺的,你全家才都是賤人!”

安小溪雖然看起來有些柔軟,可真正發起飆來,比李二火還要狠得多。

砰!

這會兒,她抓起池於的頭髮,扯著他到了李二火跟前。

“給二火道歉!”

安小溪力氣無比凶猛,不管池於願不願意,她直接把對方的腦袋摁倒了地方,然後用力的磕磕磕。

砰砰砰!

這一聲磕頭,簡直落地有聲,洪亮有力。

池於磕得腦門上麵都是血。

紅彤彤的血。

染紅了青石板,也激發了李二火心中的希望。

這一刻,他無比解氣的看著這一幕。

任你高高在上橫眉冷眼,此刻,還不是如死狗一樣在地上趴著。

“二火,你說要怎麼處置他?”

安小溪神色一動,問道。

“這……”

-->>

李二火雖然心底把池於恨得要死,可真正到了他能抉擇的關頭,卻是變得猶豫不決。

“你們死定了,你們竟敢讓我磕頭,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池於拚命掙紮著身子,咆哮道。

“不好意思,我們還真不知道你是誰,你媽身邊有著三千個隔壁老王頭,誰知道你是跟哪一個老王生的?”

安小溪嘴角浮現出一抹濃濃的嘲諷。

“你……”

池於氣得臉色發白,雙眼死死盯著安小溪,露出凶殘噬人的目光。

“再瞪就把你眼珠子挖下來!”

安小溪一巴掌拍了過去,狠狠扇在池於臉上。

“啊……”

池於又是一聲慘叫。

那些被堵在門口的造神護法,全都一個個神色大變。

要知道,這一位可是他們家主最疼愛的小兒子啊,如今,卻在自己家門口,被人這般羞辱。

這要是讓家主知道了,那還不得掀起雷霆之怒。

但此刻,他們根本不是蘇辰的對手,儘管心中不願,可還是不得不傳訊給府內正在操辦壽禮的家主。

池家內宅。

這會兒簡直是高朋滿座。

秦國的各方要員,以及天下豪門,全都齊聚於此,正在給池老太爺祝壽。

池老太爺今天過的可不隻是三百歲壽辰。

還是慶祝他修為大增,從萬法境突破,更上一層樓,達到了長生境。

長生大帝!

這放眼整個大秦,又有誰家能有長生帝守護?

所以,他的生辰壽誕,自然是八方來賀,萬民朝拜。

“西南府秋家,祝池老太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獻上壽禮,西海明月神珠一顆!”

“東南府曲家,祝池老太爺踏入長生境,從此逍遙自在,長生不朽,特獻上壽禮,北極山十萬年份仙藥長白參一株!”

“大周逍遙門,祝池帝與天地同壽,與日月同輝,獻上壽禮,深海帝血金魚一條!”

……

內府的唱和壽禮聲,從來就冇有停過。

這些前來祝賀的人,出手極其大方,各種各樣的天地奇珍,簡直迷花了眼睛。

甚至,還不乏一些人間仙藥。

這足以可見池家在蒼龍大陸上的威勢之強。

恐怕,一般長生大帝,甚至是四重天境的天位大帝、五重天境的逆命大帝,都未必能與之比擬。

“大唐長樂公主的近侍,屠公公到!”

一道突如其來的通報聲,立刻讓得內府的人都騷動起來了。

“什麼?連大唐帝國的長樂公主都派人過來了?”

“咱們的池帝,麵子可真大,連長樂公主都得派人前來祝壽。”

“池家的勢力,比我們想象的還要恐怖得多,否則,僅僅隻是池老太爺這位長生大帝,那是不可能造成如此大的動靜。”

四方桌上的客人,紛紛低聲交談起來。

就在這時,一夥人從硃紅大門外走了進來,那為首的是一個衣著宮廷服飾的宦官。

這個宦官,看起來年紀有些大了,臉上充滿褶皺,步伐輕飄飄的,手臂上放著一把拂塵,輕輕一甩。

然後,目光環視了全場一圈。

眾人心頭有些發堵,不敢與這位屠公公的目光對視,紛紛低下頭。

“屠公公大駕光臨,真是讓寒舍蓬蓽生輝啊!”

這會兒,主桌上麵,有一個穿著大紅袍子的老者,走了過來,拱手道。

此人,便是池家老太爺,池衡極。

長生大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