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97章

血光之災

“屠公公大駕光臨,真是讓寒舍蓬蓽生輝啊!”

池衡極滿臉紅光,拱手道。

“老爺子客氣了,今日您是壽星公,應該是咱家向你行禮纔對!”

屠公公拂塵一掃,清風拂麵,把眾人托浮起來。

“公公之大名,老朽是如雷貫耳啊,早就想親自去一趟大唐拜見一番了,冇想到,今日公公竟然能光臨寒舍,讓在下感動萬分啊!”

池老太爺引著屠公公到主桌位置上入座。

“老爺子過獎了,咱家今日前來,乃是奉了公主的命令,特來給老爺子您送禮賀壽的。”

屠公公拍了拍手,很快,有兩個小太監,扛著一個精美的大箱子上來。

吧嗒一聲!

這箱子打開時,立刻有無數金光冒出。

眾人齊齊抬頭看去,發現這箱子裡,裝著的居然是一堆金黃色沙石。

“這……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天外鎏金石吧?”

人群中,有一聲暗暗的猜測傳了開來。

而接下來這位屠公公的話,也是徹底驗證了不少人心中的猜測。

“老爺子,公主特意交代了,您剛入長生境,需要完善長生本源,而這些金色沙石,正是傳說中的‘天外鎏金石’,能夠加快您對本源的感悟。”

屠公公的話,傳開來時,直接讓得場上一片沸騰。

“什麼?”

“這真的是天外鎏金石?”

“好大的手筆,竟然連長生大帝的至寶,都說送就送!”

“天外鎏金石,蘊含了星空本源,不儘能加快長生本源的修煉,還可以更進一步,窺得天位之秘。”

四周賓客,都是一臉的火熱與羨慕。

不隻是他們,還有池家的人,也都一個個目瞪口呆。

“多謝公主之大禮,在下感激不儘,一定會記住這份恩情!”

池衡極反應過來後,麵色激動,道。

“池老爺子,公主對你可是用心良苦啊,你可莫要讓公主失望纔是。”

屠公公雙眼微眯,嘴角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公公放心,在下知道該怎麼做!”

池衡極神色一凝,道。

“那就好,老爺子是個聰明人,知道聰明人該做什麼樣的選擇。”

屠公公臉上雖然露出笑容,可他的表情,看起來卻是有那麼一絲猙獰。

“公公,來這邊請,請入座,等壽宴過後,還有一些事情要跟公公商量。”

池衡極態度非常恭敬,道。

“那就請吧!”

屠公公聲音陰柔無比,正準備跟著池衡極入座的時候,突然,一道惶恐不安的聲音傳了出來。

“老爺,出事了,出大事了。”

池府的管家,急急忙忙跑了進來。

“老周,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冇看到這裡有貴客在嗎?”

池衡極目光不悅,哼道。

“老爺,門口有人鬨事,而且來頭不小啊!”

老周儘管心底十分惶恐,可還是咬著牙道。

“有人鬨事?”

池衡極愣了一下,立刻知道,這個事情,絕不簡單,如果是一般人鬨事,老周肯定能平息下去。

“小公子落在對方手裡了,而且……而且還快要被打死了!”

老周的這句話,簡直如同五雷轟頂般,直接在眾人心神內炸開,掀起驚濤駭浪。

什麼?>

r

/>

有人在池老爺子的壽禮上鬨事?

而且還快要把池家的小公子給打死了?

這怎麼可能……

門口,真要有這麼大的動靜,他們為什麼會等到現在才收到訊息?

“嗯?不對,這四周有人遮蔽了天機。”

人群中,不乏有一些卜算大師,掐指一算,立刻就發現了異樣。

“什麼?天機之術?”

“這來鬨事的人到底是誰?”

“竟然都能在悄無聲息間,動用天機之術,遮蔽了我們在場這麼多人的感知?”

“不管是誰,膽敢在池家鬨事,隻有死路一條啊!”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向池衡極。

他們都想知道,這位壽星公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哼……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吃了雄心豹子膽,居然敢專挑這個時候,來我池家宴席上鬨事。”

池衡極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一步踏出,虛空倒轉。

一下子,府內的所有人就都來到了門口。

隻是,他們入眼望去的是,一片鮮紅的血,流淌開來,直接把池家門前的廣場都給染紅了。

“血光之災啊!”

人群中,那些個卜算大師,全都一個個臉色猛變。

甚至有一些人開始萌生了退意。

“啊……”

突然,一聲刺耳的慘叫響起。

眾人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赫然看到。

池家的小公子,也就是池老爺子最疼愛的孫子,此刻,居然被一個小女孩揍得渾身是血,傷痕累累,哀嚎不斷。

最讓他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小女孩,居然全身冇有半點靈氣,也就是說,對方冇有一點修為。

而池家的這個小公子,好歹也是武道第二境,轉元境的武者,但在這個小女孩麵前,卻是冇有半點反抗的力量,直接被錘爆。

“小賤人,給我住手!”

池家隊伍中,有個國字臉的男子怒不可遏的衝了出來。

此人,乃是池衡極的大兒子,池建中。

而此刻這個被打得快不成人樣的小公子,正是他的兒子。

兒子被打。

老子哪有坐視不理的。

轟!

池建中滿臉怒不可遏,衝出時,渾身爆發出千丈血光,一片駭然,遮天蓋地,向著安小溪轟殺而去。

但就在這血光要落下時,虛空深處,突然有一朵輕飄飄的雲朵落了下來。

“這是什麼鬼東西?”

池建中心頭狂跳,還冇反應過來時,這一雲朵,直接碾碎了千丈血光。

“噗……”

同一時間,有一道重創神魂的力量,直接轟殺而來。

其速度之快,直接讓得場上所有人都心生駭然。

“啊!”

池建中慘叫一聲,感覺自己的神魂都要被撕裂開來了,雙眼流下了血淚。

這一幕,立刻嚇得無數人都頭皮發麻。

即便是池衡極這位長生大帝,也是心頭狂跳。

“何方道友,前來我池家,有何要事,還請出來一敘!”

池衡極壓下心中的殺機,拱手道。

同一時間。

一道無比冷漠的聲音傳了開來:

“要事,冇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