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98章

假裝的?還是真不知情?

“要事冇有,就是你們池家的人,欺負人欺負到我頭上來了。”

虛空一震,從中走出一個白衣男子。

這男子,看起來非常年輕,而且也冇有什麼氣勢,但是,凡是認識他的人,全都心頭為之一悚。

“怎麼會是他?”

“他……他不是去皇城了嗎?”

“池家竟然惹上了這麼一個‘煞星’,今日怕是難以善罷甘休了。”

人群中,有不少來自其它地方的勢力。

他們自然不會對眼前這個年輕人感到陌生。

池衡極並不認識眼前這人,但是,他聽到了四周的議論聲,臉色變得更加凝重。

他的這些賓客中,不乏有大來曆之人,可他們在看到對方時,明顯都是心頭一緊,露出濃濃的忌憚。

不過,池衡極也僅僅隻是有一絲凝重罷了,倒還冇有到忍氣吞聲的地步。

“這位道友……”

池衡極正要說話時,突然的,被對方一聲冷哼給打斷了。

“誰跟你是道友了?你配跟我做道友嗎?”

嘶!

這話一出,不少人都倒吸一口冷氣。

甚至是那位屠公公,臉色也變得無比難看,眼前這傢夥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膽敢狂妄到這種地步!

池家的最強者‘池衡極’,雖然隻是長生大帝,可池家手裡邊握著的底蘊,可卻能瞬殺長生大帝。

“這傢夥該不會是哪裡冒出來的愣頭青吧?”

屠公公心底一陣冷笑。

要是池家僅僅隻有長生境的底蘊,那麼,他又怎麼可能會不遠萬裡,跋山涉水,前來送禮!

長生境很了不起嗎?

在他主子眼裡,長生境也就是一個使喚的下屬罷了。

真正讓他主子在意的是,池家背後隱藏的存在。

“等會,倒是可以賣池家一個麵子!”

屠公公腦海內,念頭一陣轉動,頓時生出很多計謀。

“好,既然我不配稱呼你為道友,那也無所謂了,一個稱呼罷了。”

池衡極儘管麵子有損,可還是強行忍住了動手的衝動。

這會兒,他已經在暗中吩咐人調查對方了。

“剛纔,你說我的人,欺負到你頭上了,這是怎麼回事?”

池衡極麵色一沉,道。

“你不認識我?”

蘇辰微微一怔,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如果要是眼前這個傢夥,真的不認識自己,那麼,派去龍血鎮的古疆劍士,又是誰的手筆?

這究竟是在演戲?

還是說,池家被人利用了?根本冇有牽扯到其中?

“你是……”

池衡極眉頭一皺,神色不解,正要說著時,他的調查已經有了回信。

關於蘇辰的資訊都出現在他的麵前。

“原來是丹閣之主大駕光臨,實在有失遠迎!”

池衡極感覺自己的態度已經放得很低了,可讓他冇想到的是,蘇辰壓根不領情。

“遠迎就不必了,把那些派往龍血鎮的古疆劍士交出來吧!”

轟!

這句話一出,場上有不少人勃然色變。

“什麼派往龍血鎮的古疆劍士?”

池衡極皺緊了眉頭,疑惑道。

“嗯?”

蘇辰看著對方一臉不解的樣子,倒也不像是在演戲。

幾乎在他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行動的時候。

安小溪那邊,已經拖

-->>

著渾身是血的池家小公子走了過來。

“多謝大人相助之恩!”

安小溪不傻,她知道,自己就是一個普通人。

之所以能夠擁有擊殺池家這群狗雜種的實力,那都是眼前這個白衣男子的功勞。

“下定決心了嗎?”

蘇辰目光一閃,道。

“下定決心了!”

安小溪神色堅定,道。

“那就遵從你本心的選擇,有我在,池家翻不起半點風浪。”

蘇辰的話,雖然說得輕描淡寫,但落在安小溪耳邊時,卻如同天地驚雷,滾滾轟鳴。

不隻是他,場上的那些賓客,也都一個個神色一悚。

至於池家的人,則是一個個怒不可遏。

要不是摸不清蘇辰的底細,他們早就動手了。

“爺爺……救,救我……”

池於能明顯感受到安小溪的殺機,這會兒,他除了身體上的痛苦,更有心底對死亡的恐懼。

“蘇閣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池衡極麵色難看,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我就一句話,這是小輩間的爭鬥,誰都不能插手!”

蘇辰態度冷漠。

“不……爺爺,都是這個人在使詐,是他,是他要殺我!”

池於無比驚恐的指著蘇辰,咆哮道。

“蘇閣主,這個事情還請你給我一個解釋!”

池衡極目光一冷,哼道。

“解釋?就憑你也配跟我要解釋?”

蘇辰一步踏出,天地間,陡然凝聚出一頭無敵龍象,冷冷盯著池衡極。

那龍象之威,震懾亙古內外。

“池於,你口口聲聲說我是賤人,可實際上,你要不是背後站著池家,在我眼裡,你連當賤人的資格都冇有,你就是一頭蠢狗。”

安小溪臉色清冷,聲音傳出時,最後一掌拍了下去。

轟隆一聲!

一道無比狂暴的力量,直接衝入這位池家小公子的天靈蓋。

“不……”

池建中雙目猩紅,不顧一切,就要衝上來救人。

“我都說了,小孩子家的事情,大人就不要插手了。”

蘇辰彈指間,一點寒光霜九霄。

天地人間,無數劍光,席捲而出,毀滅所有,鋪天蓋地,向著池建中碾殺而去。

“住手,蘇辰,你是想跟我池家不死不休嗎?”

池衡極心頭狂跳,雙眼噴火,冇有遲疑,一掌打出,長生本源,化作一片連綿不絕的青山,轟然鎮壓而來。

哢嚓一聲!

那一道道霜寒九霄的劍光,崩潰開來。

“呼……”

池建中看到這一幕,鬆了口氣。

可接下來的一個畫麵,卻是讓他丟了魂。

砰!

他的兒子!

也就是池家的小公子!

那位平日裡總是高高在上,是人命如草芥的池家子弟!

就在他麵前,被人硬生生擊碎了天靈蓋,神魂俱滅,生機消亡。

砰!

池於的屍體,倒在地上,露出一張充滿恐懼的麵孔。

他到死前,都冇有想明白,為什麼號稱武道大帝的爺爺,怎麼冇能出手救自己一命。

原來。

武道長生大帝,也不是冇有敵手。

這是他死前悟出的一個道理。

隻可惜,一切都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