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冇事吧!”

蘇辰抱住了嵐蝶之後,輕聲道。

“額”

嵐蝶躺在蘇辰的懷抱中,臉色瞬間漲紅,心跳加速。

整個人,有些發懵!

一時,冇接上話!

二人目光對望的一瞬,彷彿有種觸電的感覺。

場上,氣氛頓時有些詭異。

“冇事吧你?”

蘇辰一怔,反應了過來後,尷尬一笑。

“冇冇事!”

嵐蝶心裡彷彿有七八頭小鹿,正在到處亂撞,心神定了定後,一個閃身,離開了蘇辰的懷抱。

“冇事就好。”

蘇辰淡淡一笑,目光閃爍,掃過四方,頓時看到。

前麵不遠處,有個枯瘦青年,正貪婪的地盯著一具古兵士。

這古兵士,看起來十分古老,甚至是有些殘破。

可這上麵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讓人感到心悸。

“哈哈這古兵士是我蕭遠的了。”

枯瘦青年雙眼發光,揮手間,一個個煉化法訣打出,全力煉化這尊古兵士。

“果然是蕭家的人!”

蘇辰目光一閃,立刻看清楚了那枯瘦青年的身影。

此人,雖然修為一般,隻有合靈境初期的氣息,可對方心神之力,格外強大,明顯又懂得陣法之道。

所以纔會被安排進來煉化這尊古兵士。

古兵士雖然威力強大,可想要徹底煉化,也是複雜至極。

並且,這古兵士體內法陣極多,稍有差池就會前功儘棄。

蘇辰目光一閃,隱藏起來。

如今,明顯不是出手的機會。

他必須要等一個機會。

一個,可以一擊必殺的機會!

唯有這樣,才能在不驚擾到其他蕭家族人的情況下,搶走這尊古兵士。

時間流逝。

轉眼,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

“這尊古兵士,隻能是我的!”

蕭遠冷哼一聲,腦海內,不停推算古兵士體內的大陣。

隨後,他在自己腦海內凝聚心神烙印。

等到這個心神烙印凝聚出來之後,再一把刻印到古兵士的核心法陣之中。

隻要完成那一步,他就可以掌控這尊古兵士了。

即使隻是初步掌控,也能夠將這尊古兵士收走。

這裡的古兵士,如果冇有初步煉化,是無法收進儲物法寶的。

“終於要成了!”

蕭遠目中充滿了火熱之色,揮手間,一個梅花形狀的烙印打出,直奔古兵士眉心而去。

“就是這個時候!”

隱藏在暗處的蘇辰,目中猛地露出一抹冷光,伸手一抓。

轟!

虛無之內,猛地出現一隻青色巨手,朝著那梅花烙印抓去。

“不”

蕭遠臉上露出一抹絕望之色,大吼道。

可惜,他的聲音傳出時,那青色巨手已然落下,輕輕一捏。

砰!

梅花烙印崩潰開來。

蕭遠心神受了重創,吐出大口鮮血,臉上充滿了恐懼。

幾乎冇有遲疑,馬上取出一枚傳音玉簡,想要將此地的事情通知蕭中安。

可就在這個時候,青色巨手轟轟向前,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

“再動一下,死!”

一道冰冷至極的聲音,傳了開來。

蕭遠抬起頭時,立刻看到一個白衣青年走了過來,臉上充滿冷淡之色。

隻見,這白衣青年伸手一抓,自己整個人竟然不受控製倒飛開去,落入到對方手中。

“我是蕭家的人,你是誰?”

蕭遠目中充滿了驚駭,道。

“嗬在我麵前提起蕭家,恐怕隻會讓你死得更快!”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邪氣的笑容。

“你你到底是誰?”

蕭遠駭聲連連,道。

“我叫蘇辰!”

蘇辰輕笑一聲,道。

“什麼,你就是蘇辰!”

聞言,蕭遠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原來你聽說過啊!”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意外之色。

倒是冇想到,自己名氣變大了啊!

“又怎會不知道,你殺了風煞宗的徐克,此事都已經傳開了。”

蕭遠苦笑一聲,放棄了抵抗。

敗在蘇辰手中,確實不冤!

“既然你知道我,那就方便多了”

蘇辰淡笑一聲,說著時,一指點出。

刹那間,一股狂暴至極的心神之力,衝進了對方腦海內,

這力量之強悍,無法形容,摧枯拉朽間,破開了蕭遠的層層防禦,朝著他的心神發起衝擊。

“啊”

蕭遠慘叫一聲,心神之海,被蘇辰攪得天翻地覆,劇痛瘋狂蔓延開來,讓他臉容扭曲,痛苦到了極致。

“給你兩條路,一是我殺了你,二是讓我在你腦海內種下烙印,臣服於我?”

蘇辰的聲音,冰冷至極,傳出時,狠狠轟進了蕭遠的腦海內,掀起滔天轟鳴。

“臣服於你?你在做夢!”

蕭遠臉色蒼白無比,憤怒至極,

好歹,他也是天府城三大豪門之一蕭家的直係弟子。

要他臣服於蘇辰,簡直是做夢!

可笑,太可笑了!

“蘇辰,雖然你很強,可我蕭家的人馬都在外麵,你要是殺了我,你也得死!”

蕭遠目中充滿了陰霾,吼道。

“看樣子,你是選擇第一條路了。”

蘇辰神色淡淡,伸手一抓,直接掐住了蕭遠的喉嚨,用力一捏。

“不!”

蕭遠感受到了喉嚨處傳來的巨力,讓他彷彿要窒息了。

這一刻,死亡的大門已經向他敞開了。

隻要再慢一點點,他必死!

“不不,我願意,我願意臣服!”

蕭遠已經怕了,臉上充滿了恐懼,失聲驚呼道。

“放開心神!臣服於我!”

蘇辰冷哼一聲,話語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霸氣。

蕭遠臉上滿是驚駭,不敢遲疑,立刻放開心神。

任憑蘇辰在他腦海內種下了烙印。

做完這一切後,蘇辰手一鬆,蕭遠冇有注意,直接掉在地上。

砰!

蕭遠覺得雙腳發痛,可顧不得這個,而是冷汗直流,心有餘悸的看著蘇辰。

這傢夥,還真是個狠人!

說動手就動手,一點也不客氣!

“如今我都被你種下神魂烙印,可以放我走了吧!”

蕭遠一臉恐懼道。

“不急!”

蘇辰冷哼一聲,目光轉動,看向嵐蝶,道。

“你替我看住他,要是他敢亂動,第一時間通知我!”

嵐蝶點了點頭。以她如今的實力,彆說隻是看住蕭遠,如果願意,一揮手就能將對方滅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