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01章

打起來了

嗡!

蘇辰伸手一劃。

水鏡凝聚。

畫麵中有四個裝扮各異的人,此刻,站在一座墳墓前。

“嘿嘿,公子還真是厲害,居然把池家祖墳內的守衛都給殺光了。”

那是一個笑起來十分猥瑣的草袍老翁。

正揮舞著鋤頭。

不停的砸著他們池家在半山腰上一位老祖的墳墓。

“公子的神通,不是我們這種普通人能夠想象的,咱們隻要聽令乾活就是。”

畫麵中,一個青衫道人道。

“冇錯,大家都彆愣著了,趕緊開挖吧!”

一個提著菜籃子的大嬸,雖是婦道人家,可她的鋤頭揮起來卻是格外有力。

這一鋤頭下去,眼前這口寫著池家第九祖的墓碑,轟然坍塌。

“這……”

池家府外,眾人看到這一幕都傻眼了。

什麼?

蘇辰竟然當著池老爺子的麵把池家祖墳給刨了。

刨人祖墳。

如殺人父母。

這是要不死不休的節奏啊!

可更讓他們感到駭然的,還在後麵。

這會兒,那畫麵內的四人,動作迅猛,直接挖開這口‘第九祖’的墳墓,然後把埋藏在地裡的棺材給撬起來了。

“池家,你們對我準備的這份禮物,可否滿意?”

蘇辰伸手指了指虛空水鏡,頓時一陣漣漪泛起。

那口刻著‘第九祖’的棺材跨空飛了出來。

砰的一聲!

這口棺材,直接砸早池衡極跟前。

“嘶……”

眾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送棺?

蘇辰今天所說的禮物竟然是墳墓內的棺材!

欺人太甚!

這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池家的所有族人,一個個雙眼噴火,氣得咬牙切齒。

要不是前麵蘇辰展現出了驚天偉力,他們早就出手把蘇辰給打死了。

而池衡極這會兒更是目中寒光勁射。

渾身爆發出一陣浩蕩神威。

“蘇辰,你挖我池家祖墳,褻瀆我池家祖輩,我池衡極今天在此發誓,定要把你碎屍萬段。”

轟!

池衡極渾身煞氣,轟轟擴散,怒火掀起,不斷爆發。

整個人,踏步衝出,抬手一抓。

無儘本源,瘋狂湧出,凝聚時,形成一隻白色巨拳。

此拳,融合了‘都天冥焰’的力量,看上去通體赤黑,可卻蘊含了無比狂暴的大火焚之力。

“打起來了!”

“蘇辰這到底是幾個意思?”

“派人刨了池家的祖墳,這是故意要激怒池衡極嗎?”

“池衡極好歹也是貨真價實的長生大帝,且更有‘都天冥焰’相助,若是直接暴走,蘇辰怕是難以抵擋啊!”

“噓……彆說了,前麵談及蘇辰的人可都死了!”

眾人全都心頭一顫,退得老遠。

“長生大帝,在我眼中,與螻蟻冇有區彆!”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不屑之色,踏步間,渾身氣勢,轟轟爆發。

“戰神龍拳,落!”<

-->>

br

/>

砰!

一道震動天府輪迴的龍拳,爆發開來,與那轟鳴而來的冥焰之拳,碰撞到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那是如同虎嘯山林的巨響,傳開時,橫掃一切。

整個池家的建築,在這一刻,紛紛爆裂開來,化作一團團石粉。

甚至,有一些修為低弱的武者,在這一刻,都來不及逃竄,直接被這一場碰撞的餘波給轟殺。

長生大帝的交手,威勢太恐怖了。

等到這聲音緩緩消失後,都天冥焰拳的光芒散去,隻剩下一隻威勢霸道的龍拳,橫貫於天地間。

而在這龍拳上麵,更是站著一個少年,黑髮飄飛,衣衫舞動,如同人間君王。

“什麼?都天冥焰拳不敵戰神龍拳!”

“池衡極敗了!”

“果然,那個傳言是真的,蘇辰在丹閣抵擋修羅之地入侵時,當場擊殺了修羅聖主的分身。”

“是啊,那位修羅聖主的分身,好歹也是凝聚出了長生法相的存在,比起剛突破的池衡極,還要恐怖得多。”

“蘇辰能殺得掉修羅聖主的長生境分身,自然也能乾掉池衡極了。”

“這可不好說。”

“你們不要忘了,池家背後隱藏的那一位!”

“是哦,池衡極的底蘊,可一點都不比那位修羅聖主差。”

眾人心中閃過陣陣複雜的情緒。

“不,這不可能,父親大人不會敗的!”

池建中臉色狂變,道。

“好強的力量,日後,我也能掌握這種天地偉力嗎?”

安小溪握緊了拳頭,目中露出濃濃的嚮往與追求。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的戰神龍拳,徹底爆發,摧枯拉朽間,向著池衡極轟殺而去。

“這怎麼可能……”

池衡極心神狂顫,麵對蘇辰的這一拳,他根本抵擋不住。

有種全身要崩潰的錯覺。

“池家,最後給你們一個機會,交代清楚,古疆劍士進入龍血鎮的事情!”

蘇辰聲音冷冽無比,傳出時,天地一震,風沙吹過,一片肅殺。

“蘇辰,你少在這裡血口噴人,我池傢什麼時候派了古疆劍士進入龍血鎮摻和你跟大秦皇室的紛爭了。”

池建中隱藏在一旁,滿臉憤怒道。

“咦……我就說了,古疆劍士進入龍血鎮,可冇說它們與皇室的人勾結到一起!”

蘇辰本來還有些懷疑,自己會不會冤枉了池家,但看這情形,壓根就不存在冤枉的說法啊!

“哼,這還用你說嗎,皇室的人綁走了你的女人,現在外界都傳得沸沸揚揚的。”

池建中雙眼深處閃過一抹慌亂,道。

“外界傳得沸沸揚揚又如何,我說的是古疆劍士,誰能把古疆劍士與我的女人失蹤聯絡在一起?”

蘇辰一臉冷笑。

關於古疆劍士潛入龍血鎮的訊息,壓根就冇有往外傳遞。

而且,這外界之人,所關注的重點,都是皇室中那位慈寧皇後與蘇辰的鬥爭,可冇有人會把注意力放到古疆劍士上麵。

蘇辰也是因為有所懷疑,知道不一定是慈寧皇後派人綁走了仙兒,所以才選擇先追查古疆劍士這一條線。

“我不知道,這不關我事,我池家根本就冇有摻和你與皇室的紛爭。”

池建中心底有些慌亂,可還是咬了咬牙道。

“蘇辰,既然我兒說了冇有,那就是冇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