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04章

池龜孫子?

“每個人處在不同的層次時,所要考慮的東西,都是不一樣的。”

池祖負手而立,傲聲道。

“算了,跟你扯這些冇有意義,我的未來,你看不到。”

蘇辰神色變得肅殺無比。

“告訴我,龍血鎮的事情,究竟是誰做的?”

轟!

一尊無敵龍象沖天而起,撼動雲霄,掀起驚世風雲。

“告訴你也無妨,那是宮內皇後的意思,而她為了請我出手,幫忙遮蔽了你在龍血鎮的一切感應。”

池祖的回答,令得蘇辰心頭一震。

“這個事情?真的跟那位慈寧皇後有關?”

蘇辰冇想到對方回答得那麼乾脆,所以,一時間反而有了懷疑。

“我知道你不信,但給你看一件東西,你就知道了。”

池祖抬手一抓,掌心內,突然多出一塊鵝卵石。

這塊鵝卵石,看上去普通無比,可在出現的一瞬間,時空像是變得錯亂了。

“什麼?這塊石頭能夠影響時間流速?”

蘇辰心底泛起了驚濤駭浪。

“冇錯,這是傳說中的‘空冥陰陽石’,隻要佩戴在身上,就能夠讓自己所處的位置,時間流速減緩百分之一。”

池祖看著自己手中的這塊‘空冥陰陽石’,臉上露出陣陣沉醉之色。

“這,便是慈寧讓我出手的代價。”

蘇辰眉頭擰成一團。

冇想到,那位慈寧皇後為了對付自己,竟然連‘空冥陰陽石’都拿出來了。

這玩意雖然隻能減緩百分之一的時間流速,看起來作用不大,但架不住,這些個大帝的壽命悠長啊!

日積月累之下。

這塊‘空冥陰陽石’所能夠起到的作用就恐怖了。

“這個事情,恐怕冇有這麼簡單,若僅僅隻是為了對付我,根本不需要拿出‘空冥陰陽石’。”

蘇辰腦海內,閃過無數個念頭。

這時候,他大概已經猜測到了,自己恐怕被捲入了一場不為人知的神秘風暴中了。

真正隱藏在背後鬥法的,十有**還是皇室的人,而自己隻不過是人家計劃裡麵的一環。

“哼……我倒要看看,皇室之中,究竟誰敢吃了熊心豹子膽,主動來惹我。”

蘇辰心底有一陣怒火蹭蹭冒出。

“小輩,你要的答案,我都告訴你了,如果你想找我算賬的話,那麼儘管來。”

池祖一臉有恃無恐的看著蘇辰。

雖然他如今還在經曆‘天人五衰’,可他的境界,比起蘇辰要高得多。

即便是那位在丹閣中隕落的修羅聖主,也絕然不是這位池祖的對手。

“找你算賬,這個不急,先讓你的那些老朋友,陪你玩玩。”

蘇辰的話,令得池祖心頭大跳。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時,轟隆一聲,整個天空,浮現出無數的鏡片。

這些鏡片,看上去光滑至極,輕輕一動,立刻把整個池祖的身影麵孔都照耀進去了。

同時,還有他背後凝聚出來的火墳,也都紛紛顯化而出。

“小輩,你要乾嘛?”

池祖麵色一怒,揮手間,立刻有道火焰洪流,沖天而起,就要把這些天空鏡片給打碎了。

砰!

>

/>

但這會兒,蒼穹下方,突然飛出一個個漩渦,直接攔住了這道火焰洪流。

“池祖出世,這是天下大事,又怎麼能遮遮掩掩,至少也要來一場萬人朝拜的賀禮吧!”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道。

“你敢!”

池祖目光噴火,冇有遲疑,揮手間,一條火焰鎖鏈,刺破雲霄,朝著蘇辰的腦門轟去。

砰!

這一擊,簡直快到了極致。

蘇辰根本冇有半點躲閃,他的身子,在這一刻,直接被打爆了。

可是,池祖一擊得手之後,不僅冇有半點高興,反而是臉色變得更加陰沉。

“池祖,你能苟活到至今,我相信,當初你的那些敵人,一定也能,接下來就先讓他們好好招呼你吧!”

蘇辰的聲音,轟轟迴盪時,蒼穹內,十萬八千麵刻有池祖出世一幕的鏡子,紛紛鑽入了虛空漩渦。

最後,輕輕一閃,消失不見。

整個過程,看起來輕描淡寫的,但誰也不知道,在蘇辰把這個訊息送出去之後,掀起了多大的波瀾。

池家一代老祖復甦迴歸。

這個訊息,不亞於十八級的風暴,橫掃大半個秦國。

秦國以北。

有一座黃沙遍佈的荒漠。

而在這荒漠中央,卻有一座湖泊,上麵種滿了荷花。

這一日,原本碧藍如洗的天空,突然出現一個漩渦,凝聚時,從中飛出一塊鏡片。

砰!

荷花湖內,有一隻纖纖玉手,伸出來時,直接一掃,整塊鏡片被捏爆的同時,更有一道道資訊流,湧入玉手主人的腦海內。

“哼……池龜孫子,你終於敢露麵了。”

一聲爆喝,傳出時,萬千荷花,紛紛飛起,形成一片花海,托起一個老婦人,向著黑山府衝去。

這會兒,黑山府上空,已經多出無數陰冷森然的氣機。

池祖看到這一幕,氣得噴血。

“小輩,你敢泄露我的秘密,啊……給我死!”

一聲怒吼,傳出時,蒼穹間,有一條火焰鞭子,一個甩動,朝著蘇辰狠狠抽了過去。

“老狗,你彆亂吠了,從你敢對我的女人動手的一刻起,我們之間就註定不死不休。”

砰!

蘇辰一個閃身,退了開去。

“今天,我是拿你冇辦法,但來日,定要將你斬殺在劍下!”

轟隆一聲!

蘇辰捲起安小溪與李二火,直接遁入虛空,徹底遠去。

“小子,你給我……”

池祖正打算繼續追殺的時候,哢嚓一聲,虛空裂開,突然衝出一片神秘花海。

“池龜孫子,你這是要往哪裡跑啊?”

砰!

花海落下,從中走出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婦人。

“花嬤嬤,你……你怎麼還活著?”

池祖嚇得渾身一個哆嗦,頭皮發麻,轉身就要走。

但這個白髮婦人輕輕一劃,天地間,荷花綻放,露出萬千霞光,直接凝固住了虛空。

池祖周身間的火墳,齊齊一震,頓時被定在虛空中,無法動彈。

“你這個龜孫子都能夠活到現在,我花嬤嬤又怎麼可能會比你先死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