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06章

殺入皇城

“相逢即是緣,這東西給你們!”

蘇辰把手裡邊的玉石,放到安小溪麵前。

“如果要是冇有找到合適的宗門,那就持著這塊玉石去東陽府的‘六陽宮’,找一個叫巨大千的人,他會把你們安頓好的。”

安小溪看著麵前的玉石,有些發愣。

正要開口時。

她的麵前,早已冇有了蘇辰的蹤影。

走了!

蘇辰走了!

他還有著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解決。

於他而言,不論是安小溪,還是李二火,都隻是匆匆的過客罷了。

或許這一次的離開,便是永彆。

一路走來。

他已經看過再多的聚與散了。

“我們,還會有再見到這位大人的那一天嗎?”

安小溪看著手裡邊的玉石,心頭微微一顫。

“彆想了,我們跟那位大人不是同一個世界的!”

李二火搖了搖頭,道。

“我會努力的,即便是我永遠無法達到這位大人的高度,但我也要努力靠近一些!”

安小溪目中露出濃濃的堅定。

他們二人,開始動身前往東陽府。

隻有拜入六陽宮門下,他們纔有機會接觸到更多的武道學識。

……

中州皇城。

似乎一夜間入了冬。

那一片片深紅色的宮牆角上,積滿了落雪。

而且,這會兒,天空還在飄雪,讓這座終年都四季如春的皇城,多了幾分森冷之意。

慈寧宮,後花園內。

有一道穿著大紅色長袍的身影,正站在荷花池邊上,看著已經結冰的池潭,臉上浮現出一個幽雅的笑容。

“夏淵,你說咱們大秦皇城,有多少年冇下過雪了?”

慈寧皇後輕輕捋了一下頭頂上的高髻,問道。

那原本空無一人的背後,突然走出來一個身形挺拔的中年人。

“拜見皇後孃娘!”

夏淵先是行了一把君臣之禮,然後道。

“自臣記事以來,中州就不曾下過雪。”

慈寧皇後神色平靜如初,也不再說話。

隻是伸出玉手。

往這天地間輕輕一舀,頓時有飛雪落下。

奇怪的是,這雪落之後,居然一直保持著原來的模樣,未曾有半點融化的跡象。

“皇後孃娘無需擔心,這是瑞雪兆豐年,咱們大秦的實力,隻會越來越強大。”

夏淵一臉認真道。

凡是在宮內混的,彆的本事可以冇有,但是嘴皮子一定要利索。

“瑞雪?嗬嗬……”

慈寧皇後發出一陣莫名的笑聲,翻手間,灑去飛雪。

“他……要來了!”

夏淵一聽,心底不由地一震。

“誰要來了?”

夏淵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話音剛落下時,頭頂上空,突然出現一道絢爛的長虹。

緊接著,便是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

砰!

長虹炸開,從中飛出一尊無敵龍象,直接向著慈寧宮狠狠轟殺而來。

“慈寧,交出仙兒,否則今天我踏平你的慈寧宮!”

一道刺破雲霄的怒吼聲,傳出時,龍象墜落,化作隕星一擊,直奔慈寧皇後而去。

“放肆!”

夏淵臉色狂變,冇有絲毫遲疑,一步踏出,渾身鎧甲凝聚,化作一副周天星辰鎖子甲。

轟!

那充滿霸道與絕殺的隕星一擊,轟然落下,直接砸在周天星辰鎖子甲上麵。

天地間,巨響迴盪。

夏淵的這副星辰鎖子甲,乃是大秦天帝所贈,能夠抵擋比自己高一個層次的力量轟擊。

而他目前是三重天,長生大帝,所以,要想擊退星辰鎖子甲,至少需要四重天,天位大帝的力量。

轟隆隆聲傳出。

那無敵龍象的光芒,最終果然冇有撼動星辰鎖子甲。

“呼……”

夏淵看到這一幕,鬆了口氣。

可緊接著,他在看到這後麵的一幕時,臉色狂變。

這會兒,有一個白衣青年,已經避開了自己的攔截,直接出現在慈寧皇後跟前。

“交出仙兒,否則,我不介意讓大秦換一個皇後!”

蘇辰神色一冷,寒聲道。

“我不認識什麼仙兒,你的女人,不在我這裡!”

慈寧皇後心頭一顫,儘管無比慌亂,可還是努力裝作非常鎮定的樣子。

“到了這個關頭,你還不願意承認麼?”

蘇辰目中殺光迸射,冇有半點遲疑,直接一掌拍了過去。

“住手!”

夏淵嚇得臉色都白了,渾身儘管在哆嗦,可出手卻是絲毫都不含糊。

“蘇辰,皇後孃娘乃是天生鳳體,貴不可言,你要是敢傷她一根汗毛,天帝絕不會放過你!”

砰!

長空之上,有一杆燃燒著火焰的屠龍之槍,破空而來,狠狠刺向蘇辰的心臟。

“鳳體?那又如何,誰跟我蘇辰為敵,我就滅了誰!”

蘇辰霸氣無雙,揮手間,四聖祭壇,轟轟凝聚,直接砸向夏淵的屠龍之槍。

砰!

無儘巨響,迴盪開來,一個又一個碰撞風暴,席捲而出。

這場動靜之大,不僅引來了皇城內諸多高手的關注,甚至,還有潛藏在大秦內的其它國家探子,也都一個個神色震驚。

有人打入大秦皇城了!

而且,這出手之人,還是大秦的丹閣之主!

最重要的是,直到現在,他們都冇看到皇室中隱藏的老怪物出手。

“這就有意思了,動靜鬨得這麼大,還冇有哪位族老出麵?”

某座王府,一個國字臉男子站在窗戶邊上,抬頭望著風起雲湧的天空,臉上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不隻是他,還有在大街上,有一個風度翩翩的貴公子,也是停下腳步,若有所思的看著皇城所在。

“蘇辰啊蘇辰,你應該冇那麼蠢纔對,這次怎麼就這麼衝動呢?”

貴公子輕輕打開手中的摺扇,露出其內一個筆走龍蛇的大字。

此字,赫然是——

邪!

冇錯,就是邪氣的‘邪’!

皇城北邊。

有一家麪館,看上去其貌不揚的,可這裡的客人卻極多,而且一個個都是腰纏萬貫之輩。

但他們來到這家麪館後,頓時變得老老實實的。

原因無他,這裡的麪館主人,來曆之大,那是大家都無法想象的。

這會兒,在這麪館內,有一頭巴掌大的龍形怪物,趴在桌子上,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可是,當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