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2609章 春宮圖

-

第2609章

春宮圖

“什麼?蘇辰把皇陵給燒了?”

某座王府內,有一個衣著深紅色王袍的王爺,聽到這個訊息後,愣住了。

但很快的,他就露出暢爽的笑聲。

“哈哈……蘇辰這一把火燒得好啊,真是天助我也!”

這會兒,那些跟隨在這位王爺身後的下人,全都一臉迷惑。

他們根本想不清楚。

為什麼這把火燒得好?

要知道,他們的這位主子,身上流淌著的可也是皇室的鮮血啊!

蘇辰燒了皇陵,無異於是把皇室的臉麵狠狠扔在地上踩。

這等同於是把自家主子也給羞辱了纔對啊!

但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何自家主子在聽到訊息後,不僅冇有憤怒,反而是非常開心的樣子。

這位王爺並冇有理會下人的疑惑,而是嘴角微微一翹,道:

“慈寧的位置要保不住了。”

……

長街上,一個風度翩翩的貴公子,抬頭時,看了一眼皇陵所在的方向。

儘管,那熊熊火焰已經被撲滅,可還是留下一片濃煙狼藉。

“這不像是蘇辰的作風啊……”

貴公子眉頭微微一皺,嘀咕道。

這時候,他雙眼之內,突然間,多出一層卜算之芒,似乎是在推衍著什麼,可最終這些卜算之光都莫名潰散開來。

“不可算……這背後,到底又把誰給牽扯進來了?”

貴公子臉色微沉,撤去自己的卜算之力,步伐匆匆,直接離開皇城。

他隱隱覺得,自己剛纔那一把推算,肯定是讓對方給察覺到了。

果不其然。

這會兒,在丹閣內部,蘇辰緊閉的雙眼,猛地睜開了來。

“天邪子!”

蘇辰嘴角微動,揮手間,時光之河,緩緩流動,凝聚出前麵大街上的一幕。

其中,有一個貴公子的人影浮現而出。

此人正是天邪子!

也就是……東不冷。

“還真是有趣,我來皇城鬨事,東不冷這傢夥也跟著來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深沉的光芒。

要不是剛纔東不冷動用推算之力,一不小心讓自己察覺到了,他還不知道,這傢夥居然藏在暗中觀察自己。

“東不冷來了,說不定,風笑笑那個賤人也在,還有大唐的那個玲瓏仙子,這些人,就像毒蛇,隱藏在暗處,時刻窺伺著我,隻要我稍有差錯,就會瘋狂撲殺而來。”

蘇辰臉色一冷,儘管形勢對他來說非常嚴峻,但他卻冇有半點怯意。

嗡!

突然,在他屋內出現一陣傳送神光,擴散時,化作一道身影。

“小子,我幫你一把火燒了皇陵,你是不是該感謝我啊!”

布布哢眉開眼笑的走了過來。

“哼……我是讓你放火燒皇陵,但我可冇讓你最後還指名道姓是我乾的!”

蘇辰看到這傢夥,氣就不打一處來。

他是跟布布哢合夥密謀行動,但這傢夥,也太自作主張了。

放完火燒了皇陵的同時。

更是偽裝成自己,留下‘此事就是爺乾的’囂張之語。

“反正你是債多不壓身,你跟皇室的關係都鬨得那麼僵了,也不在乎多一個火燒皇陵的罪名。”

布布哢撇了撇嘴,道。

“火燒皇陵,我是無所謂,可是,看你這樣子,不單單是去皇陵放火這麼簡單吧,你是不是順手牽羊,還從皇陵內偷東西了?”

蘇辰突然想到什麼,目中寒光一閃。

這傢夥打著自己的旗號,去皇陵內走了一趟,真要盜了寶物,那自己豈不是要給它背黑鍋?

蘇辰雖然不懼大秦皇室,但也絕不會去給布布哢這傢夥無故背鍋。

“小子,你這說的是什麼混帳話,我布布哢乃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正人君子,又怎麼可能會去乾那些偷雞摸狗的事情。”

布布哢板著臉,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

“嗬嗬,你要真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正人君子,你就不會,火燒皇陵的同時,還偽裝成我的樣子,跳出來亂喊話了。”

蘇辰一臉嗤笑,認真打量了布布哢幾眼。

那目光,越發是像在看著賊子一樣。

“小子,你……你這是什麼眼神?”

布布哢心頭一堵,慌聲道。

“不對,你這反駁的語氣有問題。”

蘇辰的感知超乎異常,立刻察覺到了問題,冷聲道。

“說,你到底從皇陵之中偷了什麼東西?”

布布哢一聽,渾身打了個哆嗦。

但很快的,它就反應過來,準備繼續否認。

可是,在蘇辰直逼心神的目光注視下,最後還是泄氣了。

“小子,我纔沒有從皇陵內偷東西,而是那裡麵的寶物有靈,看到我布布哢長得帥氣迷人,主動跟我走了。”

布布哢厚著臉皮道。

“行,那你趕緊把那皇陵內的寶物拿出來,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寶物瞎了眼,會主動選擇跟你走。”

蘇辰也懶得計較這傢夥的說辭,此刻,他心裡也很好奇,布布哢究竟從皇陵內偷了什麼東西。

他在離開皇城的時候,明顯能夠察覺到,皇陵內有好幾道恐怖的氣息被驚動了。

顯然是布布哢拿走的東西,來曆很不一般。

“嘿嘿……”

布布哢一臉得意,揮手間,在他麵前,居然出現一個紫金羅紋的布袋。

“小子,這裡麵裝的可都是好東西,也不知道哪個傻叉,居然把這東西拿去當陪葬品。”

哢!

這會兒,紫金羅紋袋的口子被布布哢打開了。

頓時,有一幅幅古老的畫卷飛了出來。

“什麼東西?”

蘇辰眉頭一皺,拿起其中一幅畫卷,打開後,看到的居然是一副春宮圖。

而且。

上麵還賦詩一句:

少年紅粉共風流,錦帳**戀不休。

興魄罔知來賓館,狂魂疑似入仙舟

蘇辰直接把畫卷一收,扔到一旁,又拿起另一幅畫卷,打開之後,還是那羞羞的男女房事之圖。

“對壘牙床起戰戈,兩身合一暗推磨!”

蘇辰看了一眼上麵寫的句子,眉頭一皺,還是扔到一邊。

然後,他拿起第三幅畫卷。

“一倒一顛眠不得,雞聲唱破五更秋。 ”

蘇辰掃了這上麵不堪入目的東西,眉頭皺得更緊了。

“所以,你說的好東西,就是這些玩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