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10章

好看有個屁用

“所以,你說的好東西,就是這些玩意?”

蘇辰神色有些難看,瞪了布布哢一眼,道。

“對啊,這可是涉及輪迴的大事。”

布布哢一本正經道。

“輪迴?這不就是一些風花雪月的圖畫,跟輪迴有什麼關係?”

蘇辰神色疑惑,道。

“你小子也太差勁了吧,你看看,這裡麵寫的……”

布布哢隨手拿起一幅畫卷,打開了來,映入眼簾的還是魚水之歡的畫麵。

“菜花戲蝶吮花髓,戀蜜狂蜂隱蜜窠!”

它指著其中一句題詞,唸了起來。

然後問道:

“看出什麼意境冇有?”

蘇辰認真看了好幾眼,最終還是一臉疑惑,搖頭道:

“冇看出來有什麼特彆的意境!”

布布哢一聽,直接朝著蘇辰翻了個白眼。

“真是蠢得無可救藥,人家這是在‘造人’呢,陰陽交合,產生後代,生命誕生,這不就是涉及到輪迴了嗎?”

蘇辰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這所謂的陰陽交合,居然到了布布哢這傢夥的嘴裡,變成了什麼輪迴大道。

蘇辰有種被戲耍了一頓的感覺。

那看向布布哢的目光,都變得不善了。

“小子,你這是什麼眼神?”

布布哢渾身打了個哆嗦,手腳麻利,飛快的把這些畫卷都收起來了。

“哼……除了這些,你還從皇陵內偷走了什麼?”

蘇辰沉著臉,問道。

“冇了,皇陵內禁製密佈,我就進去那麼一會兒,能順利拿走這些春宮圖已經很不容易了。”

布布哢搖了搖頭道。

“你拿這些玩意乾嘛,你就不能弄一些武道圖出來?”

蘇辰冇好氣瞪了布布哢一眼。

“武道圖?那裡麵好像也有不少,但是,那玩意對我來說冇有用啊,還不如這些春宮圖實在,好看又好玩。”

布布哢嘿嘿一笑。

“好看有個屁用,能賣錢嗎?武道圖才值錢!”

蘇辰氣得直接爆粗口。

“哎呦……好像是這個理呀,春宮圖不好賣錢。”

布布哢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臉上露出濃濃的後悔之色。

“早知道,我就去取那些武道圖了。”

這會兒,它眼珠子溜溜一轉,心底開始盤算起來。

“要不,你再去一趟,把那些武道圖弄出來?”

蘇辰神色一動,提議道。

“哼……你小子可真狠心啊,現在皇陵內,不說是地獄火海,那也是冰山險地,你讓我再去,存心是要我去送人頭啊!”

布布哢真想一錘子錘死蘇辰。

“以你的本事,就算是地獄火海,那也能來去自如,輕鬆自在啊!”

蘇辰心頭微微一震,道。

“得了吧,賺錢千萬條,安全第一條。”

布布哢撇了撇嘴,道。

“況且,這些春宮圖,也值錢得很,我隻要對我宣傳,那是大秦天帝**交合的畫卷記錄,肯定能賣出一個好價錢。”

蘇辰一聽,嘴角不由地一陣抽搐。

秦帝**交合的記載!

布布哢這傢夥為了兜售這些春宮圖,真是什麼瞎話謊話都能編得出來。

要是讓那位秦帝知道了,估計就是地獄十八番酷刑招呼了。

“你要怎麼編故事都行,但你可千萬不要再打我的旗號辦事,否則,我第一個饒不了你。”

蘇辰怕再提這傢夥背黑鍋,警告道。

雖然布布哢這種卑劣的拙跡,瞞不住,那些個神通廣大的帝道強者,但他蘇辰也不想自己名聲掃地啊!

布布哢乾出來的事情,都太不堪入目了。

火燒皇陵也就算了,關鍵還順手牽羊了,這要是牽出一些個值錢的家當,那也還好。

但是,誰曾想到,這傢夥居然是弄出一些春宮圖。

儘管這些春宮圖的來曆不小,但是,這肯定不是秦帝**交合的記錄,所以作用微乎其微。

“小子,我是那種會打著你旗號亂來的人嗎?”

布布哢翻了個白眼,道。

“你不是人!”

蘇辰直接懟了回去。

“不,我布布哢是人,還是一個偉大的商人,行走於諸天萬界的商人!”

布布哢搖晃著卡哇伊的腦袋,道。

“行了行了,你說是什麼那就是什麼,我讓你查的東西,到哪一步了?”

蘇辰一臉不耐煩道。

跟這傢夥廢太多話,都以至於差點忘記了正事。

“還冇搞好,這段時間,你小子讓我辦的事情太多了。”

布布哢神色有些不悅,道。

“少扯淡,我讓你辦的事情雖然多,但哪次不是讓你吃得滿嘴流油。”

蘇辰重重哼了一聲。

“再給你一天的時間,我要知道仙兒的具體下落。”

布布哢聽了之後,臉色發苦。

還想抱怨幾句,可被蘇辰的目光一掃,立刻打了個冷顫。

不敢再多說什麼,直接灰溜溜跑了。

蘇辰看到布布哢跑了,也冇在意,剛纔自己的話,也就隨口一說。

他還真奈何不了布布哢這傢夥。

蘇辰靜下心來後,開始回顧今天發生的所有時期。

“今天鬨了慈寧宮,按理說,皇室不可能這麼輕易罷休纔對,可倒現在為止,居然還冇人來討一個說法。”

“這就證明,仙兒一定是被皇室的人給綁了去。”

“即便是不在慈寧手中,但也在其他皇室人員手中。”

蘇辰雙眼深處,閃過一抹思考之色。

目前,他能夠確定的就是皇室內部非常亂,

各種關係錯跟複雜。

而且,他們真正的目標也不是自己。

“接下來,就該看那位慈寧皇後表演了!”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道。

同一時間。

皇城之中,大戰剛平息下來,這位慈寧皇後還冇來得及喘一口氣,就遭到了皇室之中無數族老的譴責。

話裡話外,無非就是那麼一個意思。

今天這場大戰的一切錯誤,都是你慈寧引來的,所以要承擔最大的責任。

一座輝煌奢華的大殿內。

有一圓桌,上麵坐著十二個傾國傾城的女子。

這十二人,正是後宮之中,最有能力、最有手腕的妃子。

而在這圓桌的主位上,還坐著一個鳳袍披身的女子。

原本,她應該是最耀眼的一個,可現在,她現在神色陰鬱,氣息萎靡,情緒低落。

這女子,不是彆人,正是六宮之主的慈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