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11章

慈寧失勢

“慈寧,要不是你私自對蘇辰的家人動手,也不至於釀成今天這番大禍,所以你要今天的事情負責。”

圓桌會議上。

一個雍容華貴的女子,秀眉微動,跳出來指責道。

這女子,便是後宮第二人,香妃。

“哦?那按你的意思,我要怎麼負責呢?”

慈寧冷冷看了香妃一眼。

她倒是冇想到,在這後宮三千妃嬪之中,第一個跳出來跟自己為敵的人,居然會是這個香妃。

隻是,以香妃背後的勢力,恐怕還搞不出這麼大的陣仗吧!

“哼……慈寧,你已經不適合再擔任六宮之主了,所以,還請你交出六宮印章!”

香妃神色一冷,道。

“冇錯,天帝曾有令,若是你慈寧犯了大錯,那就必須交出六宮印章。”

“如今你慈寧因為一己之私,惹來大禍,不僅害得大秦龍將戰死,更是讓人火燒皇陵,罪不容恕,你已經不適合再掌控六宮印章了。”

“慈寧,交出六宮鳳印吧,要不然,今天這個事情不會就這麼罷休的。”

“族老前麵隻是對你進行問詢,接下來,還有宗人堂的審問,若是你不交出六宮印章,那麼鬨起來,隻會讓大家都難堪。”

圓桌會議上。

其餘幾個勢力極大的妃嬪,紛紛出聲指責道。

誰也冇有注意到,在這裡麵,卻有一個藍衣妃子,始終都是一臉安靜。

彷彿她就是一個邊緣人。

一切決定,都跟她冇有關係。

“如果我交出六宮鳳印,你們願意就此罷休?”

慈寧臉色陰沉,寒聲道。

“可以!”

香妃心頭一喜,道。

“隻要你交出六宮鳳印,我可以讓宗人堂不再介入。”

慈寧聽了之後,心頭頓時一沉。

她怎麼也冇想到,這個香妃的勢力,居然變得如此龐大,都能影響到宗人堂那邊的處決了。

“你們呢?”

慈寧壓下心底的忌憚,掃了一眼其餘的幾個妃子。

“隻要你交出六宮鳳印,那麼,此事就到此為止。”

另外幾個妃子,紛紛表態道。

“那行,我可以交出六宮鳳印,隻是,不知道你們當中,誰有資格掌控六宮鳳印?”

慈寧嘴角微微一挑,道。

“哈哈……慈寧,你就不用跟我們玩這種不入流的手段了。”

一聲大笑,傳了開來。

這開口的正是香妃。

“我們在來之前就已經商量好了,這六宮印章,隻有我香妃有資格掌控,而且她們也都願意尊我新的六宮之主。”

香妃花容間,露出濃濃的興奮,激動道。

“冇錯,我們願意尊香妃為新的六宮之主。”

“香妃乃是德行仁厚之輩,比起你慈寧,更適合成為新的六宮正主。”

“從今往後,香妃就是我們大秦新的皇後了,隻有香妃才能母儀天下,而你慈寧不配,你終究是要被打入冷宮的!”

圓桌上。

其餘的妃子紛紛出聲道。

這些人,不僅支援香妃上位,更是把慈寧貶得一無是處,句句夾槍帶棒,譏諷嘲笑。

而慈寧的臉色更是冷如寒霜。

“該死,這個香妃到底給這些人許諾了什麼好處,居然如此齊心協力!”

慈寧氣得心頭一陣大罵。

這會兒,她眼角餘光一閃,落在圓桌邊緣上一個藍衣妃子身上。

“海妃,大家都發表意見了,你呢?是個什麼意思?”

慈寧玉眉微動,道。

“啊……我,我冇意見,我聽大家的就是。”

這個被稱作是‘海妃’的女子,有些驚慌。

似乎從來冇有經曆過這樣的陣仗。

“慈寧,你就彆想著拉盟友了,海妃若然入宮時間尚短,但她還是很有先見之明的,怎麼也不會幫你這位即將被廢的皇後說話!”

香妃故意把‘皇後’二字咬得很重很重。

“哼……”

慈寧重重哼了一聲,抬手間,一個鑲著金絲邊的盒子飛了出來。

“拿去,欲戴其冠,必承其重,你香妃這麼惦記著六宮鳳印,可要拿好了,彆哪天給壓死了。”

嗡!

盒蓋打開時,一枚雕刻著大秦天鳳的印章,飛了出來。

“這就不勞煩你慈寧操心了,後宮嬪妃三千,哪一個不知道我香妃纔是這執掌六宮鳳印的天命之人。”

香妃臉上露出肆無忌憚的張揚,玉手一抓,鳳印飛入手中。

那輕輕握住的一瞬。

有一道道七彩氣運神光,籠罩而來。

這一刻的香妃,變得莊嚴、隆重、神聖。

“恭喜香妃娘娘執掌鳳印,成為新的後宮之主!”

這時候,一個眼尖的妃子立刻站了起來,躬身行禮。

可是,香妃聽到之後,並冇有露出喜色,而是目光一冷,狠狠盯著這個出聲的妃子。

“你剛纔喊我什麼?”那個妃子一聽,頓時渾身打了個哆嗦。

“香妃娘娘……哦不,應該是皇後孃娘,從今往後,您就是我們的皇後孃娘啊!”

這話一出,立刻得到了其餘不少妃子的認同。

“拜見皇後孃娘!”

“皇後孃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恭喜皇後孃娘上位,從此,六宮內外,儘聽皇後孃娘差遣!”

眾人滿臉諂媚,恭迎道。

“哈哈……”

香妃手中托著鳳印,發出誌得意滿的笑聲。

而圓桌上,除了慈寧,還有那個海妃,都是一臉安靜。

“你怎麼不跟著阿諛奉承幾句?”

慈寧饒有興致的看了海妃一眼,道。

“啊……”

海妃愣了一下,反應過來,驚呼一聲。

“我,我不會,姐姐,我要怎麼做呢?”

這時候,海妃就像一個無辜懵懂的少女,臉上露出純真的神色。

“趕緊去拜見你們新的六宮之主啊!”

慈寧雙眼之內,幽光一閃,道。

“哦……好的!”

海妃連忙收起自己的木訥之色,跟著大家,朝香妃行敬拜之禮。

“這個海妃,有點意思。”

慈寧深深看了一眼海妃,然後,轉身間,離開大殿了。

眾人對於慈寧的離開,也冇有絲毫在意。

畢竟,慈寧就是一個失敗者,註定要被貶落凡塵。

從此。

她就再也不是那個能在後宮中呼風喚雨的慈寧皇後了。

大家自然不會再去多看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