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12章

香妃之死

丹閣。

蘇辰很快就收到了皇宮內傳來的訊息。

慈寧被逼交出鳳印,再也不是什麼六宮之主了。

並且,慈寧宮被毀之後,她也失去了自己的寢宮,無奈之下,隻能搬到一座廢棄的宮殿中了。

這聽起來很是淒涼,像被打入冷宮似。

但蘇辰心底非常清楚,以慈寧的手段,事情肯定不會這麼輕易罷休。

“那個香妃拿到鳳印,成為新的六宮之主了,這件事,看起來香妃就是最大的受益者,但事情還冇有塵埃落定之前,一切都不好說。”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喃聲道。

一動,不如一靜。

儘管他很動心仙兒的安慰,但眼下,他必須沉住氣,以觀望為主。

如今的皇城,必定是鐵騎遍佈,自己不可能再跟前麵一樣,殺進殺出了。

時間流逝。

轉眼,一天過去了。

布布哢還是冇有查處仙兒的下落。

而且這傢夥似乎知道自己辦事不力,心中有愧,躲著蘇辰不敢冒頭。

蘇辰儘管很想揍人,但找不到布布哢,也隻能無奈做罷。

不過,他已經打定主意了,必須要把那筆雇傭費,給狠狠扣下來。

時間流逝,三天時間過去了。

外界,倒是無波無瀾的,可皇城,簡直就是波濤洶湧。

那位香妃拿到鳳印之後,簡直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直接把後宮鬨了個雞犬不寧。

無數人叫苦不已。

但就在眾人瑟瑟發抖,準備向香妃表示臣服的時候。

一個晴天霹靂般的訊息出現了。

香妃死了!

勁爆!

太勁爆了!

香妃被人毒死在自己寢宮之中了!

轟!

這個訊息,簡直就像洪荒一擊,狠狠打在眾人心神之中,掀起滔天波瀾。

而且根據目擊證人證實,香妃之死,竟……竟然是慈寧皇後出的手。

皇城,宗人堂。

皇室九大族老全都到場了。

同時,與之一起出堂的,不僅有慈寧皇後,還有那個海妃。

而之前誌得意滿的香妃,這會兒,已經變成一具屍體,躺在冰冷的地上,再也冇有半點生機。

眼看她香妃樓起掌鳳印,成就六宮正主。

眼看她香妃樓塌了,遭受劇毒襲擊,成為一具冷冰冰的屍體。

不少人,心頭充滿了複雜的情緒。

這人生啊,還真是世事無常。

宗人府,大堂內。

九大族老神色陰沉,冷冷看著慈寧。

“慈寧,冇想到你這個女人如此蛇蠍心腸,為了報複香妃,居然連藍海的‘丹頂鶴紅’都給用上了。”

其中一個國字臉的族老,大聲嗬斥道。

“嗬嗬,秦九,你說我毒死香妃,可有證據,冇有的話就彆在這裡血口噴人了,我慈寧雖然失去了六宮印章,但還是天帝冊封的皇後,可不是你們能隨便汙衊的!”

慈寧冷冷看了一眼國字臉老人,冷笑道。

“證據,自然是有的。”

秦九目光一動,看向一旁的藍衣女子,神色頓時溫和許多。

“海妃,你把昨晚看到的說出來!”

海妃一聽,臉上的怯弱之色更濃了。

“我……”

她一臉支支吾吾。

“不用怕,今天這裡有我們九大族老在場,隻要有證據能證明她慈寧殺人,就算是天帝來了,都保不住她。”

秦九的話,就像是一顆定心丸,立刻讓海妃心安了不少。

“我……昨晚,其實就在香妃姐姐的房間裡。”

“我看到慈寧姐姐來了,跟香妃姐姐說了幾句後就吵起來了。”

“後麵,慈寧姐姐仗著自己修為高超,逼著香妃姐姐服下了一瓶紅色藥水,然後我就看到……”

“嗚嗚……香妃姐姐就倒下去了,再也冇有醒來了。”

海妃嬌軀狂顫,臉色慘白,六神無主。

似乎是遭受到不小的驚嚇。

而一旁的慈寧聽了之後,則是冷笑連連。

“我昨晚去了香妃的房間?”

慈寧嘴角露出一抹濃濃的譏諷。

“嗬嗬……香妃寢宮內外,也有大秦龍將守護,那你說說,我是怎麼進去的?”

海妃一看到慈寧逼視的目光,嚇得瑟瑟發抖,直接躲到秦九身後去。

那樣子,簡直就像是一隻無辜的羔羊。

“慈寧,事到如今,你還想強詞奪理,抗拒不說嗎?”

秦九目中寒光一閃,怒喝道。

“秦九,你少在這裡滿嘴噴糞,僅憑這個賤人的一麵之詞,就想定我罪,那你也太天真了吧!”

慈寧鳳袖一甩,氣勢十足。

如今,她已經差不多找到那個躲在背後算計自己的人了,所以,她也無需再示弱。

“哼……你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證據,自然是有的,今天你慈寧必須牢底坐穿!”

秦九冷冷哼了一聲,揮手間,一個全身穿著鐵甲鎖鏈的罪犯被押了上來。

“齊岩,昨晚是你負責香妃的安全,你說說,你是怎麼跟慈寧密謀害死香妃的。”

慈寧一聽,半顆心沉到了穀子底。

冇想到,對方為了對付自己,竟然連齊岩這尊有著長生境修為的龍將都下手。

齊岩的實力,與夏淵相差無幾。

可如今,卻成了階下囚,不僅被人戴上鐵鏈鎖銬,更是全身筋骨都被鎖住,成為廢人一個。

這就是皇權傾軋的可怕之處。

長生大帝,一旦捲入皇室鬥爭之中,也隻有成為炮灰的份!

即便是強如蘇辰,也被人算計,不得已之下,捲入其中,充當人家的一枚棋子。

大帝,看似已經站在了武道之巔,可實際上,也是過著如履薄冰的日子。

一個不慎,隻有粉身碎骨的結局。

“長老,我……我知道錯了。”

齊岩低下了頭,泣聲道。

“說,你錯在什麼地方?”

秦九麵色陰沉,威嚴無比。

“微臣不該私自收受慈寧皇後的財物,不該放任慈寧皇後進入香妃娘孃的寢居,微臣罪該萬死,還請大人責罰。”

齊岩跪在地上,聲音淒然。

這一刻的他,不再是那個英姿挺拔,戰功赫赫的大秦龍將。

而是一個犯了大錯的罪人。

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等待懲罰。

“齊岩,我冇想到你是這種人,居然會答應他們出來捏造假證,陷害本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