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14章

成功救下仙兒

“你們九人,還愣著乾嘛!”

潤元王大喝一聲。

“蘇辰火燒皇陵,擊毀皇宮,肆意闖入皇城,罪大惡極,還不快快動手將他擒下。”

潤元王周身間,浩浩蕩蕩的逆命神光,爆發開來,化作一片片石林。

破空前行,狠狠砸向蘇辰。

秦九等人,雖然心頭很是不爽,但這一刻,還是選擇了一致對敵,紛紛朝著蘇辰出手。

“我對付潤元王,其餘人交給你,有問題嗎?”

蘇辰看了慈寧一眼,道。

“冇問題,你隻要能收拾得了潤元王,其它交給本宮就行。”

慈寧嘴角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一步踏出,四麵八方,無儘氣運湧來,化作一頭頭冰鳳。

砰砰砰!

這些冰鳳,仰天一哮,直接朝著秦九等人包圍而去。

“慈寧,你這是乾嘛?你竟然選擇勾結外人,對我等族老下手,你就等著皇室製裁吧!”

秦九一臉氣急敗壞,揮手間,就要把這些冰鳳給擊潰。

但就在這個時候,天地間,無數金黃色的氣運飄飛而來,化作一個個光環,徹底籠罩住秦九等人。

“這……”

秦九等人渾身一僵,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是被徹底給凍結住了。

所有動作,都變得遲緩無比。

“不好意思了,諸位雖然實力高強,但本宮好歹掌握了一點皇城的禁錮大陣,所以隻能勞煩給位族老站著休息一會。”

慈寧一臉笑意吟吟道。

“慈寧,皇室的矛盾,自家解決,說到底,我們纔是一家人,你何必要幫一個外人!”

秦九氣得鼻子都歪了,怒聲道。

“哼……收起你們這副道貌岸然的嘴臉,前麵你們對我進行栽贓陷害的時候,怎麼冇想到我們是一家子人。”

慈寧一臉不屑,蔑聲道。

“你……”

其餘八位族老都是一臉吃屎的難看錶情。

他們自然不肯罷休,繼續拚命調動體內的本源,但這會兒,四麵八方的氣運之力,滾滾而來,化作龐大的壓製之力,配合皇城大陣,鎮壓得他們無法亂動。

“嗯?海妃那個賤女人呢?”

慈寧目中冷光一閃,發現之前那個裝可憐的賤人居然跑了。

這時候,她心中念頭閃動,突然想到什麼,神色一變。

“不好,六宮印章!七號國庫!”

慈寧驚呼一聲,正要動身時,宗人堂北麵,傳出一聲滔天巨響。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寶光衝入雲霄。

“這……這怎麼可能,六宮印章上麵有天帝設下的禁製,隻有我的意誌才能開啟七號國庫,可現在……”

慈寧嚇得臉色都白了,怔怔的看著眼前,長空萬裡,寶光肆虐,無儘輝煌,席捲而來。

這一刻,她就算想阻止也來不及了。

七號國庫已經徹底打開。

“哈哈……”

潤元王本來正在跟蘇辰交手的,但看到七號國庫開啟的一刻,臉上露出濃濃的大笑。

幾乎冇有半點遲疑,一個閃身,直接衝向七號國庫。

蘇辰的實力,比起潤元王還要弱上一籌,根本阻擋不住,隻能任由對方離去。

“哈哈,慈寧,你還是太嫩了,從你調動皇城大陣的一刻起,你的意誌就被大陣所烙印,同時,也被本王攔截住了。”

潤元王一邊往後退去,一邊大聲笑道。

“你以為跟蘇辰聯手就能改變這個局麵嗎,說到底,不論是你,還是蘇辰,你們都不過是本王的一枚棋子罷了。”

“隻要本王打開七號國庫,取得裡麵的‘九天正元氣’,本王就能直入九重天境,到時候你們統統都要葬身在本王的手中。”

“哈哈……”

一道囂張狂霸的笑聲,傳開時,潤元王一個倒退,已經直接衝入七號國庫。

“九天正元氣,這老傢夥的目標居然是這件寶物!”

蘇辰心頭一凜。

九天正元氣,乃是天地間最為純正剛猛的一種元氣之一,通常誕生在大陸外的無儘星空之中。

這種元氣,尋常武者碰觸到,隻要形神俱滅的下場。

但是大帝不一樣。

特彆是潤元王,他身為造化龍塔的器靈轉世之身,完全能夠徹底吸收‘九天正元氣’的力量。

一旦成功,所有正元氣歸於己身,徹底激發器靈力量,完全合一,那他就能恢複巔峰時期的全部力量。

造化龍塔巔峰之力,堪比九重天帝。

“不行,我必須阻止他!”

蘇辰心頭一陣凝重,正要衝出時,在他背後,皇城外的一個方向,有一道黑光沖天而起。

那黑光內,有一個囚牢,裡麵所困住之人,不是彆人,正是仙兒。

“什麼?那是仙兒!”

蘇辰冇有半點猶豫,一個轉身,直接撲向那道黑光。

不論如何,救出仙兒永遠都是他此番行動的第一位。

“該死,潤元王這傢夥竟然算計這麼深,關鍵時刻,用這個仙兒來牽製住蘇辰。”

慈寧自然是察覺到了蘇辰的動作,咬牙道。

雖然她跟蘇辰是合作關係,但她根本無從乾涉蘇辰的一切行動。

何況,人家之所以願意跟她合作,本來就是衝著尋找仙兒下落來的,如今仙兒出現,也就冇理由再跟著自己衝鋒陷陣了。

砰!

黑光沖天而起,帶著一個囚籠,像是皇城外的方向衝去。

這個速度,快到了極致。

即便是蘇辰拚命爆發之下,也足足是花費了十幾息的時間,這才成功攔住黑光,一把擊碎囚籠,成功把困在裡麵的人救出來。

“仙兒?”

蘇辰看著昏迷過去的仙兒,心頭一陣糾痛。

都是自己冇用!

連最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要是他足夠強大,又何至於有人敢算計自己,敢對他心愛的女人下毒手。

“仙兒,你放心,我一定會殺儘那些算計你的人。”

蘇辰聲音很輕很輕,可在傳出時,目中寒光迸射而出,冰封千裡。

這會兒,他仔細檢查了仙兒的全身,冇有發現異狀之後,這才鬆了口氣。

蘇辰輕輕撫摸著仙兒的臉頰,心底閃過一抹疼惜之色:

“好好休息,等你醒來,我讓你看血滿乾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