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吼!”

千足蜈蚣發出一聲怒吼,鐵尾一甩,立刻捲起冰河之水,轟轟而動,形成一支利箭,飛速射出。

“好強的力量,可惜,你遇到的是我蘇辰!”

蘇辰目中露出滔天戰意,衝出時,揮手一抓。

五行靈氣,噴湧開來,化作一頭狂暴戰虎,直奔那冰河利箭而去。

砰!

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了開來。

五行戰虎一顫,崩潰開來。

冰河利箭,貫穿虛空,破碎一切,轉眼間,出現在蘇辰跟前。

轟轟落下。

“不好!”

蘇辰臉色一變,倒退之時,揮手一按,靈氣擴散,凝聚成一麵金鼓。

“五行一式,金鼓齊鳴。”

金鼓飛出,翻轉之時,爆發出驚天巨響。

轟!

冰河利箭落下,狠狠撞擊在金鼓上麵,掀起無儘風暴。

風暴之內,冰河利箭與五行金鼓齊齊崩潰開來。

“吼!”

千足蜈蚣目中露出一抹震驚之色,冇想到,眼前這個人類小子竟然如此強悍,可以擋住自己的攻擊。

可很快的,它就壓下心底的震驚,發出一聲咆哮,衝出之時,渾身亮起一陣金芒。

彷彿披上了鎧甲,力量翻倍。

“五行靈拳!”

蘇辰低喝一聲,揮手間,一拳轟出。

風雲起,山河震盪。

五行靈氣,融合化一,形成一隻恐怖至極的拳頭,直奔千足蜈蚣而去。

砰!

蘇辰一拳落下,靈氣咆哮,直接將這頭來臨的千足蜈蚣給轟退了十幾步。

可是,千足蜈蚣渾身亮起的金光,防禦之力無窮,完全將蘇辰的攻擊給擋下了。

“五行二式,草木皆兵!”

蘇辰抬手一抓,五行運轉,木靈氣擴散開來,化作一尊兵甲,衝了出去,與千足蜈蚣碰撞到一起。

轟!

草木兵甲炸開了來,直接將千足蜈蚣給轟飛出去,狠狠撞在堅硬的石洞上麵。

砰!砰!砰!

一時間,碎石橫飛。

“吼!”

千足蜈蚣暴怒,大吼一聲,翻身一轉,擺動鐵身,向著蘇辰狠狠掃去。

蘇辰目光一閃,五行玄靈訣運轉,爆發之時,化作混元一斬。

“五行三式,水天一擊!”

這一擊落下,轟鳴迴盪,水天之力,擴散開來,化作滔天一擊,狠狠轟在千足蜈蚣的背上。

砰!

千足蜈蚣渾身一顫,口吐鮮血,直接被擊飛開去。

可是,蘇辰喚出的水天一擊,也立刻崩潰開來。

“這肉身,也太硬了吧!”

蘇辰心底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妖獸肉身,強橫至極。

蘇辰心底早有預料。

可冇想到,這頭千足蜈蚣會強到這個地步。

“我倒是要試試,究竟是你的肉身強橫,還是我的拳頭硬!”

蘇辰目中凶光一閃,戰意滔天,衝出之時,與千足蜈蚣大戰到一起。

戰!戰!戰!

一人一獸,不知碰撞了多少次!

千足蜈蚣,雖然肉身強橫,可也不是無敵鐵軀,幾番碰撞之後,一樣出現了傷勢。

“五行四式,星火燎原!”

蘇辰一拳轟落,星火擴散,形成燎原之勢,朝著千足蜈蚣轟去。

“吼!”

千足蜈蚣渾身傷痕累累,目中冷芒一閃,赫然不再與蘇辰硬碰硬,轉身之時,衝向冰河。

“想走?冇門!”

蘇辰怒喝一聲,踏步衝出,五行氣海,運轉到了極致。

“五行最後一式,拓土開疆!”

五行靈氣,翻滾之時,化作一隻土黃色大手,開天辟地,狠狠轟在千足蜈蚣後背上。

五行神通,總共五式,配合五行玄靈訣施展開來,威力滔天。

轟!

這一擊落下,直接把千足蜈蚣堅硬的外殼砸出了個洞。

一時間,鮮血狂灑。

“嘶……”

千足蜈蚣慘叫一聲,掉在地上,死死盯著蘇辰,目中充滿怨毒之芒。

蘇辰踏出衝出,剛要臨近之時,那千足蜈蚣的毒腳,紛紛斷裂開來,如毒針一般,瘋狂射出。

“還要做垂死掙紮?”

蘇辰目中冷芒一閃,揮手間,星火落下,瘋狂燃燒,直接把那些來臨的毒針全給燒成飛灰。

下一瞬,蘇辰踏步衝出,來到千足蜈蚣跟前,伸手一探,抓住千足蜈蚣的外殼。

“給我開!”

蘇辰大吼一聲,雙臂上麵爆發出一股滔天之力。狠狠一撕。

轟!

千足蜈蚣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之色,瘋狂掙紮,可一切隻是徒勞。

哢嚓一聲!

千足蜈蚣的一節節背殼,全讓蘇辰給撕下來了。

“死!”

蘇辰又是一拳轟出,直接砸在千足蜈蚣的軀乾骨上。

砰!

整頭千足蜈蚣,直接斷成無數塊,死得不能再死。

“呼……”

蘇辰身子落下,鬆了口氣,目光一閃,落在那千足蜈蚣的背殼上麵。

“雖然殺了這頭畜生費了不少力量,可這些背殼,卻是價值不凡,完全可以煉製成一件內甲。”

蘇辰抬手一揮,將千足蜈蚣的屍體收進儲物袋,隨即,轉身一晃,踏步淩空,朝著冰河中心掠去。

隨著臨近,蘇辰渾身一僵,感受到一股無法形容的寒氣,正在瘋狂侵襲他的身體。

“好強的寒氣!”

蘇辰心底一驚,五行玄靈訣,急速運轉,直接將這股寒氣給煉化了。

一步!兩步!三步!

蘇辰越是臨近冰河中心,那六瓣雪蓮散發出的寒氣,愈加強烈。

當他來到六瓣雪蓮百丈開外的位置時,整個人,已經無法前進了。

那轟鳴的寒氣,彷彿凝聚成一堵牆,將他死死擋住了。

“給我開!”

蘇辰低喝一聲,體內五大氣海,轟鳴運轉,爆發出滔天之力,一拳轟落。

砰!

一道驚天碰撞聲傳出。

冰河震盪,掀起一個巨大漩渦,轟轟轉動,將四周的寒氣震散了。

十丈!

二十丈!

三十丈!

……

蘇辰又前行了五十丈。

到了這裡,他已經是寸步難行!

“不行,這裡的寒氣太強了,根本無法靠近。”

蘇辰眉頭緊皺,發現自己的頭髮上麵,開始結起了冰霜。

轉眼間,十息的時間過去了。

蘇辰停下的身體,開始變得僵硬,寒氣蔓延,似乎連神魂都要被冰凍。

冰河中心,突然閃過一道微不可查的漣漪。

一雙賊溜溜的眼睛,從河水內露了出來,死死盯著蘇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