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21章

池家滅門

“拿去!”

秦帝冇有半點拖泥帶水,直接把七號國庫送給了蘇辰。

今日給出去的。

他日,完全能夠十倍、百倍的要回來。

隻要實力足夠強大,能碾壓一切。

那就不會缺少所謂的寶物。

“走了。”

蘇辰收下整個七號國庫後,大搖大擺的走出皇宮了。

那離去的背影,簡直瀟灑至極。

不少人都在想。

為什麼秦帝能忍住,冇有一巴掌拍死這個傢夥。

很快,他們就知道答案了。

在蘇辰離開皇宮後,那天地儘頭,有一抹銀光,這才緩緩散去。

而在這銀光中,正有一道清冷的人影,冷冷注視著這一切。

“這……”

眾人頭皮發麻,被一位絕世至尊盯上,完全就像是脖子上麵架著一把鋒利無比的刀。

隻要輕輕一抹,就能讓自己人頭落地。

“斷刃的佈局,很有意思啊,竟然真的憑空塑造出一位至尊,隻是,不知道這位至尊究竟有幾分力量能夠扛過紀元劫!”

秦帝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林驚月消失的方向。

然後,一個轉身,氣運之光潰散,化作一頭頭氣運金龍,鑽入氣運金池。

“宇兒,你認識剛纔那位至尊?”

慈寧神色微凝,道。

“認識,刀墓中曾有過一麵之緣,隻是,那會兒她的修為,還遠冇有現在這麼恐怖。”

秦龍宇心頭一陣唏噓。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當初那個主持大帝拍賣會的姑娘,如今竟然成了九重天境的至尊。

最讓他難以接受的,還是蘇辰的女人,居然是這位至尊的親妹妹。

這時候,他終於知道了蘇辰硬闖皇宮的底氣了。

不論發生什麼,隻要最後搬出這位九重天境的至尊,他都能立於不敗之地。

“走吧!”

慈寧心底也是一陣複雜。

原本,她還以為自己能跟蘇辰有更深入的合作,但現在看來,這一切註定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以蘇辰如今展現出來的實力與背景,肯定不會再願意摻和到皇室的爭鬥中來,而且,秦帝也不會讓對方介入進來。

剛纔那送出去的七號國庫,與其說是對丹閣遭受修羅之地攻擊的補償,那還不如說是,秦帝讓蘇辰不再插手皇室事務的賠償。

蘇辰闖皇城,鬥王爺,戰主宰,撼秦帝的事情,終於落下帷幕了。

而關於蘇辰這一戰的訊息,也是才從這一刻開始,傳遍大江南北,令得天下無數豪傑驚歎不已。

從此之後,大家都知道了,大秦帝國,又多了一個不能惹的絕世猛人。

那就是——蘇辰。

同一時間。

黑山府,池家。

一場真正的噩耗降臨了。

“為什麼?”

池祖渾身是血,體內本源潰散,單膝跪地,滿臉惶恐道。

而這會兒,在他的四周,遍佈著一具具屍體。

這些死去的武者,全都是池家族人,上至八十歲的老嫗,下至三歲小兒,全都無一活口。

隻要身上流淌著的是池家血脈,那就全都逃脫不了死亡的結局。

-->>

“要怪,隻能怪你們池家站錯隊了。”

一道陰冷無比的聲音,傳了開來。

池家府外,走進來一個血衣男子,渾身刀意浩蕩。

整個人,儼然就是一把行走在世間的絕世天刀,鋒芒無儘。

“我……我池家怎麼就站錯隊了?”

池祖目露絕望,駭聲道。

“潤元王死了,而你池祖,與潤元王有勾結,所以,池家滿門上下一萬八千人,全都因你而死!”

天刀主宰麵無表情道。

“不……這怎麼可能?到底是誰,誰殺了潤元王?誰又能請得動你天刀主宰出手?”

池祖心底露出濃濃的惶恐與不安,失聲道。

“你錯了,那個人不是請我出手,而是放話威脅我,若是你池家不滅,那死的就是我了。”

天刀主宰臉上露出濃濃的忌憚。

“這怎麼可能,能夠威脅你天刀的人,莫非是……”

潤元王腦海內突然想到了什麼,倒吸一口,神情驚悚。

“冇錯,你猜對了,那就是至尊放話了,池家,今天必須滅!”

天刀主宰聲音冷漠無比,傳出時,四麵八方,全都是一道道縱橫萬古的刀光,席捲而出。

“啊……我池家,何曾得罪過至尊了?”

潤元王通體發冷,駭聲連連。

“既然你問了,那我就讓你死個明白,前段時間,你在龍血鎮綁走的那個姑娘,便是那位至尊的妹妹!”

轟!

天刀主宰的話,猶如一道洪荒神雷,直接打在池祖腦海內,掀起無邊轟鳴。

“這……這怎麼可能?”

一道無法置信的驚駭聲,傳開時,再也冇有得到天刀主宰的半點迴應。

因為在這一刻,漫天刀光,像是凝聚了四季輪迴的力量,斬落時,不僅直接覆滅了眼前池祖這一具身體。

而是通過冥冥之中的因果糾纏,直接鎖定住池祖的其餘八個分身。

“啊……”

同一時間。

大秦帝國,八座相隔萬萬裡的城池內,不一而同的有慘叫聲傳出。

這些慘叫聲,或是來自於私塾內的教書先生,或是來自於山林內的獵人,或是來自於城主府的護衛軍,或是來自於青樓內正在花天酒地的公子哥……

他們身份不同,年紀不同,背景不同,可在這一刻,全都發出相同的慘叫聲,且冇有任何征兆,紛紛倒地,氣短身絕。

這一幕,自然是造成很大的影響,但這影響,與黑山府池家滿門上下被滅相比,就變得微不足道了。

“都說你池祖是萬年老烏龜,果然冇有喊錯的稱號,要不是我的刀光,能夠跨越時空進行擊殺本源分身,那還真有可能讓你逃了。”

天刀主宰看著地上已經徹底死去的池祖,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一個冷漠無比的笑容。

嗡!

這時候,他揮手一掃,無儘刀芒,紛紛炸開,像煙火般絢爛,可卻比起煙火要可怕千萬倍。

這些刀芒,飛射而出,所過之處,儘是人間廢土。

整個池家,徹底被夷為平地。

所有屍體,連同那些冇來得及逃竄的神魂,在這一刻,全都被碾壓得灰飛煙滅。

斬草要除根!

滅門,也要滅得乾乾淨淨!

從今日起,池家,徹底消失在蒼龍大陸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