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22章

仙兒被人欺負了

太玄宗。

一片盛開得璀璨的桃花林內。

清風盪漾,花香瀰漫,一場人間仙境。

而在這花林深處,有一間草屋,屋前擺放著一副星羅萬象的棋局,有一老一少正在對弈。

這老人,看上去年紀很大,麵容蒼老,但仔細一瞧就會發現,他與燕飛之間,有著七八分相似之處。

此人,正是燕飛的父親,燕龍極。

“蘇公子的路數,當真讓人出乎意料啊!”

燕龍極抓起一枚棋子,輕輕落下,歎聲道。

“多謝伯父誇獎!”

蘇辰笑意吟吟,又落了一子。

整個棋局,黑子白子各執半壁江山,看起來不分勝負。

但燕龍極心底很清楚,這顯然是對方故意為之,若是這個年輕人願意,隨時就能顛覆這一場看似棋逢對手的局麵。

“蘇公子,這一次還要多謝你把鐵霜送回來。”

燕龍極一臉誠摯道。

“這是我答應燕飛的,自然一定會辦到。”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道。

“況且,我這也是順路為之。”

聽到這裡,燕龍極眉頭忍不住的皺了一下。

“順路為之?”

燕龍極不知道蘇辰話中所指。

“伯父還不知道吧,跟我交往的仙兒姑娘,正是貴宗的聖女。”

蘇辰一臉笑容道。

“啊……”

燕龍極忍不住失聲驚呼。

這個事情,他還真不知道,自己宗門的聖女,居然跟蘇辰走到一起了,難怪乎他會這般失態。

“伯父很意外?”

蘇辰目光微閃,道。

“的確有些意外,不過,你們能走到一起,那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燕龍極是個人精,反應過來後,立刻改口奉承道。

“那就好,我還以為貴宗會乾涉仙兒的婚姻呢,既然不會,那是再好不過了。”

蘇辰一臉意味深長道。

“蘇公子放心,你跟仙兒的婚事,我們太玄宗上下都是支援的!”

燕龍極嗬嗬一笑,道。

可他話音一落,立刻就有打臉的事情發生了。

“蘇大哥,出事了,仙兒姐姐被人欺負了!”

燕鐵霜火急火燎的跑了過來,都顧不上喘氣,急聲道。

“嗯?”

蘇辰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凝,變得冰冷至極。

“鐵霜,到底怎麼回事?”

燕龍極心頭一顫,道。

儘管他已經猜到了什麼,但眼下還是不得不裝作什麼都不知情的樣子。

“周憶那王八蛋龜孫子,帶著人把仙兒姐姐圍住了,而且還拿出什麼一紙婚約,逼迫仙兒姐姐要下嫁給他。”

燕鐵霜雙眼冒火,道。

“而且,他還放話威脅了,若是仙兒姐姐不答應,那就彆怪他周憶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飯了。”

聞言。

蘇辰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這怎麼可能,周憶好歹也是宗門聖子,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來?”

燕龍極還想為周憶辯解一句。

隻可惜,燕鐵霜根本不給他麵子,又繼續插了一句。

&nbs

-->>

p;

“正因為他是聖子,所以,他纔敢這麼肆無忌憚,他還說了,聖子與聖女結婚,這纔是天作之合,宗門就算知道了,也會舉雙手讚成。”

燕鐵霜一臉複雜,道。

她怎麼都冇想到,蘇辰帶著仙兒回來一趟太玄宗,居然會鬨出這麼大的風波。

“天作之合?哼哼……我看是他們周家墳頭長草了,都急著要去棺材裡躺著了吧,我蘇辰的女人,也是你們宗門一些阿貓阿狗能惦記的?”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間,消失在桃花林內。

“蘇辰,你彆激動,等我查清楚了,一定給你個交代!”

燕龍極臉色無比難看,咬了咬牙,就要追上去。

不過,這時候燕鐵霜漫不經心的一句話,卻讓他心頭大跳。

“老爺子,你可知道黑山府池家為什麼會被滅?”

燕鐵霜笑嘻嘻的看了燕龍極一眼,道。

此刻,她再也冇有半點著急與氣憤,彷彿剛纔一切都是偽裝出來的罷了。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燕龍極心底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

關於黑山府池家被滅的事情,他也是剛剛收到訊息,心中無比震撼。

誰能想到,一個擁有萬年老怪坐鎮的‘帝級’家族,一夜之間竟然被人夷為平地,並且那位池祖的所有分身,統統被抹去,徹底隕落。

這等滅門慘案,直接驚動了大秦帝國內無數隱世豪門。

“黑山府池家,他們就是碰了仙兒姐姐,所以才被滅的,而這一次,周家的人,不知好歹,竟敢去動仙兒姐姐,他們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

燕鐵霜冷笑一聲。

“什麼?”

“黑山府池家的滅門與仙兒有關?”

“誰乾的?莫非是蘇辰?不!這不可能,他蘇辰還冇那麼大的本事!”

燕龍極心底內掀起了一片驚濤駭浪。

“蘇辰的本事,比你想象的還要可怕得多,連皇室都得對他低頭!”

燕鐵霜的話,無疑是狠狠刺激了燕龍極一把。

“莫非皇城內發生的那些事情,傳聞都是真的?”

燕龍極雙眼一瞪,反應過來後,臉色大變。

“糟了……”

轟!

他幾乎冇有遲疑,一個閃身,離開桃花林,衝向前山。

這會兒,桃花林內的花瓣,還在紛紛揚揚的灑落,落英繽紛,著實迷人。

而燕鐵霜嘴角也微微勾起,露出一個無比森然的笑容。

“周家,你們當初害死我父母,這筆仇我一直記著呢,我實力低微,自然是對付不了你們,但這世上,有的是能收拾你們的人。”

燕鐵霜目中殺機炸裂,寒聲道。

她知道,自己爺爺肯定清楚一些事情的真相,但似乎有所顧忌,不敢揭開這一層紙。

可她不一樣。

她冇有任何畏懼的東西,也不在乎所謂的宗門和諧,更不會追求穩定高於一切的局麵。

她隻想要報仇!

為了報仇,她不惜動了小心思,把蘇辰給算計進去了。

她知道,這麼做很不地道,但她冇有辦法了,想要收拾那位姓周的太上長老,隻有這麼一次機會。

“蘇辰哥哥,對不起了,我一定會向你賠禮道歉的!”

燕鐵霜目中泛起陣陣水霧。

儘管,她的視線有些模糊了,可她的動作,絲毫不慢。

一個閃身,就飛出了桃花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