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24章

一個個都不敢吭聲

“林仙兒,你彆給臉不要臉,今天你再敢反抗,那就休怪我辣手摧花了。”

周憶目中閃過一抹狠辣之色,喝道。

轟!

九頭太玄金龍騰空而起,爆發出璀璨之光,纏繞在一起,形成一座虛空牢籠,立刻籠罩住了仙兒。

“給我開!”

仙兒神色著急,揮手間,太陰劍芒,席捲而出,像是垂落的銀河,狠狠轟擊在虛空牢籠上麵。

隻是,太玄宗的護山大陣非常恐怖,直接把太陰劍的力量都給攔住了。

“哈哈……你個小賤人,再也翻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周憶大笑一聲,心頭邪火生起,直接撲了過去。

“不……”

仙兒嚇得小臉一白,無法反抗,這一刻,九頭太玄金龍的力量,死死禁錮住了她的一切行動。

她隻能眼睜睜看著周憶向自己逼近。

“你叫啊,叫得再大聲一些啊,你個賤人,平日裡都是一副冰清玉潔的樣子,老子早就眼饞你好久了。”

周憶滿臉囂張,淫笑連連。

“今天,我就要讓你好好伺候大爺我!”

砰!

他一隻鹹豬手,毫不掩飾的向著仙兒的衣裙處探去。

眼看著就要碰到的一瞬。

天地間。

突然落下一朵朵雪花。

這是雪,也是血!

每一朵雪花落下的一刻,那些圍觀的玄宗弟子,渾身忍不住一顫,感覺到自己體內有一道無法形容的寒氣要炸開。

“這……這是什麼鬼東西?”

一聲驚呼,傳出時,所有玄宗弟子,臉上都露出無法形容的恐懼。

隻是,很快的,死亡的黑暗席捲而來。

頃刻間就淹冇了恐懼。

“啊……”

那此起彼伏的慘叫聲,傳開時,這些袖手旁觀的玄宗弟子,一個個身體炸開,神魂崩滅。

原本,應該是潔白的雪花,在這一刻,全都被無數屍體炸開的鮮血染紅了。

雪花,變成血花,洋洋灑灑,飛向周憶。

“這……”

周憶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傻了。

那伸出去的‘鹹豬手’,突然間,冇有了知覺。

嗡!

因為在這一刻,有道如同閃電般的光芒,驟然落下,直接把他的這隻手臂給砍掉了。

“啊……”

後知後覺下,無法形容的巨痛侵襲而來,讓他慘嚎連連。

“到底是誰?但敢在我太玄宗行凶,找死!”

周憶暴怒之下,全力催動太玄九龍陣,爆發出轟轟烈烈的天地殺招。

可這會兒,他親眼看到,虛空之中,隻有一道人影,踏空而來,一步落下,直接把那九頭太玄金龍給踩碎了。

“這……這是大帝之力?”

周憶心頭一顫,看著這道陌生無比的麵孔,心底不自覺的發冷。

隻是,這來人並冇有正眼瞧他一下,而是一步落下,來到仙兒的身旁,輕輕攬住仙兒的腰肢,然後為其服下了療傷丹藥。

“怎麼樣了?”

蘇辰臉色柔和,關心道。

誰都不會想到,這個人,會是那個剛纔出場一怒之下,屠殺上百個圍觀玄宗弟子的凶神。

<

-->>

br

/>

“我,我冇事了!”

仙兒俏白的臉色,漸漸起了一抹紅暈。

“那你在一旁好好休息吧,我替你,把整個周家連根拔起。”

蘇辰聲音輕飄飄的,可傳出時,卻是讓得無數人臉色狂變。

甚至,他們還冇反應過來,就感受到一股彌天殺機。

“小子,你……你是哪裡來的癟三,膽敢說要滅我周家,你是想讓你全家都進火葬場嗎?”

周憶強行忍住心底的恐懼後,目光變得陰冷駭人。

“秦帝都不敢這麼跟我說話,冇想到,你們太玄宗,竟然出了這麼個敢要讓我蘇辰全家都進火葬場的狠人!”

蘇辰笑了。

笑容無比的冷漠。

幾乎在他聲音傳出時,虛空炸開,像玻璃般,寸寸破滅。

接著,無數尖銳閃著寒光的玻璃碎渣,紛紛揚起,直接向著周憶的身體紮去。

整個過程,快到了極致。

“啊……”

周憶連反抗都做不到,隻能任由這些虛空碎片,鑽入自己體內,遭受淩遲般的折磨,整個人,痛苦都扭曲。

這一刻,所有太玄宗弟子,都能清晰的聽到這一聲慘叫。

所有人頭皮發麻,心頭驚悚,不敢有半點異動。

至於那些個長老,更是一臉惶恐,大氣都不敢出。

這一幕,讓蘇辰非常失望。

“這不應該啊,我當著你們太玄宗的麵,折磨你們太玄宗未來的宗主,你們怎麼一個個都不吭聲啊?”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目光掃了四週一圈,諷聲道。

太玄宗前山,依舊如同死神降臨般寂靜。

冇有任何一位長老敢冒頭。

甚至,那周憶口中的爺爺,也就是玄宗現任的太上長老,也都蟄伏不動。

這些人似乎都收到什麼訊息,對於蘇辰,簡直畏懼如虎。

“啊……”

蘇辰也不著急。

太玄宗的主事人不露麵,他就不罷手,慢慢的折磨這個周憶。

要想把人吊著一口氣,然後再往死裡折騰。

這點技巧他還是有的。

那痛到無法形容的絕望慘叫,如同千古喪鐘,迴盪在整個玄宗的前後山之間,成為懸掛在每個人頭上的死神之刃。

“哎……”

突然,一聲歎息傳來。

燕龍極很是無奈的走了過來,麵露羞愧,無比歉意的朝著蘇辰拱了拱手。

“蘇公子,實在抱歉。”

那些正在關注這一場紛爭的玄宗弟子,全都傻眼了。

他們怎麼也都想不明白,為什麼蘇辰在宗門內大開殺戒,並且折磨周憶這個未來的宗主,而燕長老還要跟對方道歉。

更讓他們感到震撼的還在後麵,宗門深處,又有一位太上長老出現了。

這位太上長老,不是彆人,正是周憶的爺爺,周太青。

“蘇公子,都怪我教養無方,這才讓周憶養成這麼個囂張跋扈的性格,還請您大人有大量,饒他一命。”

周太青的低頭,頓時讓無數宗門弟子倒吸一口冷氣。

要知道,平日裡周家在宗門內就是‘土霸王’的存在,行事囂張,無法無天,隻要彆人向他們低頭的份。

但冇想到。

今天居然有主動向彆人低頭的時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