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25章

一人宣戰一宗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眾人心頭忍不住冒出同樣的疑惑。

“饒他一命?你當我蘇辰是軟柿子嗎?誰想上來捏一下都行?”

蘇辰抬手一抓,直接把周憶拽到跟前。

“爺爺,救……救我……”

周憶渾身是血,麵露痛苦,像是即將溺水而為的人,正在苦苦掙紮。

不過,讓他感到心寒與絕望的是,在這一刻,那個在他眼中無所不能的爺爺,卻不敢動手。

“蘇公子,這個事情的確是周憶的過錯,但他畢竟是年輕人,況且你也殺了我玄宗這麼多……”

周太青的話,隻是說到一半,就戛然而止了。

砰!

蘇辰那掐住周憶脖子的手,猛地用力一捏,混元罡氣,爆射而出,直接打入周憶體內,瘋狂摧毀他的生機。

“啊……”

最後一聲慘叫,短促而劇烈,傳出時,周憶的身體直接被打爆。

那濺射而出的鮮血,像雨滴般,噴灑在周太青的陰沉的臉頰上。

不過,這老東西隱忍的功夫的確了得。

眼睜睜看著自己孫子被蘇辰當場擊殺,他都能強行忍住心中的殺機,隻是用無比陰冷的目光盯著蘇辰。

“蘇公子的手段,果然名不虛傳!”

周太青雙眼猩紅,如同一頭毒蛇,忍而不發。

“誰敢碰我的女人,我就滅誰!”

“要是不服,你們周家可以齊上陣,拉上整個太玄宗一起當墊背也行。”

“我蘇辰殺人從來不嫌多!”

“滅一個是滅!滅一門也是滅!滅一宗也是滅!”

蘇辰聲音之中,有著毫不掩飾的殺機,迴盪開來,令得無數玄宗弟子、長老膽顫心驚。

這是一個一人宣戰一宗的少年!

也是一個用自身偉力逼迫得玄宗不敢反抗的少年!

前世,蘇辰與太玄宗有過一段培養之恩。

但這一世,他們之間冇有任何牽扯,所以,太玄宗若敢與他開戰,那麼,他不會手軟,當真會屠儘所有。

前世之緣,早已了斷。

今生之情,唯有仙兒。

誰敢碰他的女人,屍山血海,紅塵枯骨,絕不手軟。

周太青畢竟是一個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也是能夠算計宗主之位的厲害角色。

當他得知蘇辰在皇城內的所作所為之後。

他就冇有了出手的勇氣。

即便是他眼睜睜看著自己孫子死在蘇辰手中,他也不敢亂動。

否則,迎接他的就是蘇辰的雷霆絕殺。

到那時,整個周家,都會伴隨著他的倒下而灰飛煙滅。

此刻,他縱使滿腔怒火,但也隻能忍下。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隻要他周太青一天冇死,那麼,今天這筆賬就會一直記著。

“蘇公子,周憶是他死有餘辜,冒犯了尊夫人,可如今他已死,這個事情能否就這麼過去?”

周太青皮笑肉不笑道。

此刻,誰都看不出他是一個死了孫子的人,彷彿死去的隻是一個莫不相乾的無名小卒。

“仙兒,你說呢?如果你還不解氣,我可以替你屠了這個宗門內所有姓周的!”

蘇辰一臉雲淡

-->>

風輕道。

彷彿,於他而言,屠一門,隻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你……”

周太青心頭狂跳,感受到蘇辰渾身散發出來的那種恐怖氣勢,他根本不敢有絲毫怨氣。

這會兒,眾人的目光,齊齊一閃,都落在仙兒身上。

大家怎麼都想不到,昔日聖女,如今歸來,竟然已是成了大帝的夫人!

甚至,有不少人都露出了毫不掩飾的羨慕之意。

有這麼一位願意為之覆殺八方的夫君,真的是人生之幸。

“仙兒,如今天下將亂,玄宗已經承受不起大的損失了,您……”

燕龍極神色有些疲憊,正要說著時,蘇辰一道冷漠無比的目光落下,立刻讓他渾身打了個冷顫。

要不是此人為燕飛的父親,就憑藉剛纔他那一番話,蘇辰直接就出手鎮壓了。

他是要讓仙兒做選擇,但卻絕不允許,有任何人,以天下道義脅迫仙兒。

“仙兒,隨便你怎麼決定都行,我想說的是,這個世界,每天死的人很多,不在乎多一個周家,或者少一個周家。”

蘇辰的話,雖然顯得非常冷漠,但這就是事實。

這是一個偉力歸於己身的世界。

強者,擁有掌控世間一切的霸權,做事隨心所欲。

而弱者挑釁強者,那就等同於在自掘墳墓。

今天這一幕,明顯就是周家作死,先是對仙兒動手,後麵周憶更是出言不遜挑釁自己。

眾人看向仙兒的目光,都充滿了恐懼。

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想到,在這一刻,事關周家數百條性命的生殺大權,就掌握在這位聖女手中。

“聖……聖女,我……”

周太青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想要求情,不過,當他看到蘇辰淩厲的眼神時,頓時心頭一窒。

四周有不少太玄宗的長老,都在暗暗關注著這一幕。

包括燕鐵霜。

她握緊了拳頭,目中露出濃濃的期待。

“這位聖女到底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眾人心底猜測紛紛,很快的,答案就揭曉了。

“蘇辰,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吧!”

仙兒麵色複雜,環視了太玄宗一圈,發現這個曾經給她無數回憶的地方,如今變得陌生而冷酷。

這一刻,她對這裡再也冇有半點歸屬感。

“呼……”

周太青聽到仙兒的決定後,心頭鬆了口氣。

不隻是他,還有燕龍極,也是臉色好看了不少。

當然,隱藏在暗處的一些人,卻是露出濃濃的失望。

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燕鐵霜。

“這怎麼可能,仙兒姐姐居然願意放過周家一馬!”

燕鐵霜拳頭緊握,目中充滿了不甘。

場上。

周太青態度恭敬,直接朝著仙兒拱手道:

“聖女,多謝您大人大量,願意寬恕我周家的罪行,您放心,從今往後,我周家當唯您馬首是瞻!”

周太青簡直就是個‘人才’,自己的孫子死在蘇辰手裡了,可現在,一轉眼就像是忘記似的,直接當眾支援仙兒。

隻可惜,他的這份‘臥薪嚐膽’的想法是美好的,但冇有機會實施下去了。

“不用了,在這裡,我要宣佈一個事情!”

……-